演出:莫比斯圓環公社╳謝東寧策展,姚尚德創作
時間:2012/02/19 18:30
地點:台北市忠泰廢墟建築學院

文字 方祺端

那夜,風很大,一直吹,一直吹。看畢《驅。殼》所帶來的感受,也像風一樣刮過身體,而心也隨之而一直顫抖。

《驅。殼》是《身體平台》中的其中一個作品,由姚尚德創作,並為唯一的表演者,作為表演場地的廢墟建築學院實則是中華路上一幢已經荒廢的公寓。《驅。殼》整個演出穿越於整幢公寓,從四樓的三溫暖到荒蕪的二樓,以至公寓外的馬路,最後終結於一樓的坑洞之中。姚尚德幾乎是以裸身出現,身上只有一件極薄的黃色塑膠雨衣,其裸身實則上已是一覽無遺。整個演出之中,表演者終究不發一言,而只以身體去與空間、觀眾作接觸、碰撞與對話。

在演出的開首,觀眾被表演著視為「物」來對待,有觀眾的身體「變成」衣服被穿上,有觀眾的手「變成」杯子被拿著,表演者甚至躺於觀眾的腿上,由於這些突如其來的親密接觸,加上困惑於自己在表演中的位置與角色,部分觀眾顯得尷尬,以至開始出現一些不安的情緒,希望不被表演者所觸碰,希望不要被拉進其表演之中。隨著演出的進行,當表演者將觀眾視為「人」來對待時,表演者與觀眾的感覺更為親密,也更多的互動。不被表演者觸碰的想法也隨之而愈演愈烈,部分觀眾在跟隨表演者走動的同時,也相應走向一些較為「遠觀」的位置,逐漸產生出懼怕、不安的情緒。

不安正是整個演出的基調,表演者的身體始終處於一種不安、痛苦的狀態之中。這種疼痛的感覺隨著演出的進行而愈見激烈,並從身體上的物理痛楚逐漸轉變成心理上的痛苦,透過表演者時而細緻、時而狂暴的肢體帶動之下,這種痛苦直接從表演者身上刺向觀眾。表演者在整個演出之中,都在拚命找尋一處能夠平靜下來地方,以能平撫身體的躁動與痛苦,而於整個空間之中四處尋覓、遊走及衝撞,從樓梯、地板、窗戶以至馬路上的機車與房車,表演者卻始終尋不著一個長久的休歇之地。其後表演者試圖從觀眾身上找尋所需要的平靜,也是覓尋不果,直至最後,其縱身躍下一樓的坑洞之中,整個演出戛然而止,籠罩整個演出的不安感才能得以平息。

如果廢墟轉喻著繁華都市潛藏著的荒涼寂寞,那麼《驅。殼》中的表演者,就是荒涼之中寂寞地死去的一隻怨靈。同時也是都市人的心底裡,渴望被愛、被擁抱,卻始終未能如願、未能平撫下來的心魔,始終處於一種躁動不安的狀態,始終找不著休歇的地方。怨靈終歸埋葬於廢墟之中,身體的感覺、內心的回聲也被城市的霓虹燈與喧囂聲所掩蓋。廢墟、身體、心魔再次被擱置於一隅,直至不斷加速的城市遺忘其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