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春美歌劇團
時間:2015/07/11 19:30
地點:大稻埕戲苑

文 王妍方(社會人士)

《悍動天下》取材自唐太宗時期,中書令房玄齡懼妻乙事進行編寫。劇情自房玄齡年少尚未致仕,卻身染奇病,其妻盧氏不願夫歿後再嫁,以金釵劃傷臉部;房玄齡見妻性烈,感動之餘不敢再提要妻子改嫁,嗣後房玄齡康復,因獻計助秦王李世民登基有功,被拔擢為中書令。唐太宗並賞賜二名美人予他為妾,房玄齡恐妻不喜,戒慎婉拒。卻在一次酒酣耳熱間意氣用事,收下兩名美人。盧氏怒極,趕走美人,此事因而鬧上朝堂。太宗為測試盧氏,便給予盧氏兩個選擇,一是讓夫納妾,二是飲下鴆酒以身殉命,即不再逼迫房玄齡納妾;盧氏依約而行飲下鴆酒,太宗眼見此景,對盧氏堅不讓夫納妾的決心深感訝然,方告知杯中所盛之物實為濃醋,折服於盧氏寧死也不願讓夫納妾,甚至不惜飲下毒酒殉命的行為,吃醋一說就此而生。

八幕戲中,除第一幕即明確表示房玄卿重病,盧氏不惜金釵刺臉表明夫婦情感深厚外,第二幕至第四幕則將重心置於玄武門之變與秦王登基為帝的謀略過程,至第五幕時才導入盧氏個性悍烈,房玄齡實為疼妻卻被外界謠傳為懼妻的核心事實。本劇在上半場的情節架構上,雖為舖陳房玄齡與杜如晦之機智巧計,利用李氏兄弟嫌隙帶入玄武門之變,助秦王一登大統,採用大量武戲企圖提升青年演員可見度,皇家爭鬥與手足鬥智被輕淺帶過,劇情走向乾澀冗餘,主角房玄齡僅於中間幾幕穿插點綴,予人印象並不鮮明。下半場雖逐步導入軸心,幾段情節安排卻未見深意。如長孫皇后受太宗託付,至中書令府一探盧氏底細,兩人互動間不見長孫皇后實際用意,亦未使唐太宗夫妻與房氏夫妻在立場上形成對照,整體點線面未完整連結,上半場以血腥爭鬥為始,下半場卻以溫馨小品作結,上下場劇情難以完整接軌,宛若兩部戲被放在同一場次演出,演出印象漸生疏離。

該劇令人莞爾之處,莫過於郭春美所飾演的房玄齡一角,恰如其分的將懼妻姿態呈現的唯妙唯肖,郭姿蓉所飾演的程咬金帶入三花演出特色,兩位演員皆鮮明包裹出角色特質,令人留下深刻印象;飾演盧氏的簡佳誼聲嗓已有長足進步,惟與丈夫互動間,雖表現出身為妻子的妒意與怒氣,在(兇)悍的部份仍稍顯收斂;何佩芸所飾之秦王(李世民)雖有表現,受囿於劇情安排,僅能深入淺出帶過,其餘角色因篇幅不足,難以讓人留下深刻印象,僅能一瞥即逝。音樂約有三分之一以新編調為底,上半場唱詞多有尾韻不押,同段唱詞但每句皆不同韻腳的狀況發生,曲調風味略失幾分。

乍見劇名《悍動天下》,再看宣傳文案,原以為是唐太宗為維護男權,刻意為愛臣賜下美妾,導致房妻(盧氏)大發女性雌威,純屬「吃醋」趣談的小品劇目。惟皇家鬥爭與手足相殘的情節安排,並未強化房玄齡巧智多計的形象,順應劇情舖陳,房玄卿受帝王重用,在朝堂享譽美名,卻(懼)愛妻情深的內在表現,人物與劇情編排並未相輔相成,整體形象單薄,使盧妻吃醋事件所引發的相關效應被分散模糊化,也是這樁千古吃醋奇譚,雖能「悍」動天子,未能「撼」動天下的最大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