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奇巧劇團
時間:2015/08/16 19:30
地點:新北市政府市民廣場

文 王妍方(社會人士)

《空空戒戒大冒險》系列為奇巧劇團兒童劇創始之作,以《西遊記》中的孫悟空、豬八戒、沙悟淨做為主要敘事者,化身為空空、戒戒、沙沙等三位師兄弟,以小短篇的演出型式發表數回,遂後加入了西方童話元素,藉由月光寶盒穿越時空的設定,首檔長篇演出與西方名著《木偶奇遇記》接軌;今夏推出新作《空空戒戒大冒險之船長虎克》(原於高雄衛武營首演時,定名為《空空戒戒大冒險之虎克船長》),將焦點轉移到虎克船長身上。

沿續奇巧劇團混搭劇種的一貫風格,本劇以歌仔戲為基底,加入了踢踏舞、搖滾樂、唱跳歌舞劇等元素。將主線焦點放在虎克船長與戒戒身上,利用水手們對於虎克船長的畏懼與敬仰的姿態,塑造出他暴躁易怒的形象,再藉由戒戒(劉建幗飾)假扮態度親切的虎克船長,與真實的虎克船長本尊(李冠昇飾)的前後態度落差,顛覆挑動水手情緒,推動故事劇情。開演前所發放的紅藍紙扇,十字走道將觀眾席一分為四,演員持著船漿與甲板行進其中,擴延舞台範圍,使觀眾成為協助演出的一份子,在玩樂中使演員與觀眾有所接觸,以互動性演出延伸與團隊的關係連結,提升參與感。

由於本次演出結合奇巧劇團配合高雄駁二工作坊的學習內容,演出者多為工作坊學員,不無將所學實務運用至現場演出,產生經驗連結的作用;飾演虎克船長的表演者李冠昇原為表演家合作社成員,有長期的歌唱經歷,與飾演戒戒的奇巧團長劉建幗,兩人演出資歷豐富,說學逗唱皆有出色表現。敘事焦點雖置於虎克船長與戒戒身上,其他演員亦因個人所長與角色定位擁有發揮空間,鱷魚先生利用踢踏舞發言,空空武戲甚強,沙沙因為是水中同族能讀懂鱷魚先生的發言而變成了翻譯,眾水手們齊力演唱的虎克之歌,對虎克船長所表現出的敬畏與服從,加強塑造出虎克船長的鮮明形象。

工作坊學員因非全數為專業演員,演出資歷各有不同,偶有口條不清導致對話模糊的狀況產生,在群眾口號呼喊上略顯鬆散。順著劇情的沿伸往下探進,劇情主要以戒戒與虎克船長之間的善惡對抗二分法為重心,其他角色(空空、沙沙、水手群等)雖有發揮空間,強調團結力量大。數個小片段的個別演員分支點使演出無法在聚焦在各角色上,支線薄弱難與主線呼應。與現場觀眾進行遊戲的高度互動,因戶外演出變動因子太多,未必能悉數控制,導致輕微拖板的狀況產生。

本劇最值得玩味的部份在於虎克船長的設定。他擁有財富,渴望如同早已離去的彼得潘一般能夠飛翔,因無法達到目的,禁止眾水手說出「彼」、「得」、「飛」等字眼,對抓傷他臉及咬斷左手掌的鱷魚憤恨在心,下令捕抓所有的鱷魚,也因此一直怏怏不樂,卻在殺死鱷魚先生後產生悔意,導致水手們皆棄他而去。戒戒提醒虎克船長說,他擁有一群夥伴與取之不盡的財富。但虎克船長與水手群的夥伴關係,實質上是威權式的上對下結構,戒戒會認定水手們是虎克船長的夥伴,理應是基於虎克船長雖然脾氣暴躁卻未曾實際傷害過任何人,被傳聞喝阻的水手群雖害怕但敬畏虎克船長。但虎克船長殺死鱷魚先生的那一劍,宛若開啟潘朵拉的盒子,使水手們「認知」到虎克船長在傳聞中的殺人行為轉化為真實,在心中產生了被威脅的恐懼感,才選擇離開虎克船長而去,相較於空空、戒戒、沙沙的團結,對於「夥伴」的定義與組成,究竟是全然的信任?還是威權式的恫嚇?產生了迥異的思考方向。

上一檔《木偶奇遇記》的演出重心強調「勇敢」、「誠實」、「愛心」等個人特質,《船長船克》轉用團體認同與個人分享做為本次演出軸心,以學習分享為引導,構築快樂本質,學著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並樂於分享,運用東西方童話的結合與改寫,並在戲曲與搖滾樂上做出融合,採用歌舞劇的形式,使目標定位於兒童劇的觀眾群更易吸收,旨在意趣淺白,摒除成人世界的多元複象,讓觀賞演出的觀眾群能夠順著主角們前進的腳步,在開心的舞蹈中,啟動快樂的開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