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無獨有偶工作室劇團
時間:2015/10/17 14: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謝筱玫(2015年度駐站評論人)

《洋子Yoko》主要改編自繪本家佐野洋子的散文作品《無用的日子》。晚年獨居、只有貓咪陪伴的洋子古怪孤僻卻又瀟灑自在,貌似不留戀人世,在被醫生宣告只有兩年可活時,居然如釋重負、得到解脫,把扣除生活費的畢生積蓄拿去買了一台夢想已久的積架車,而且開始理直氣壯地迷韓劇、過著隨心所欲的擺爛頹廢生活。她以一種大剌剌的態度面對死亡、面對衰敗、面對孤老,毒舌地記錄自己與身邊的老(女)人生活,看似反勵志,卻又那麼符合人性而撫慰人心。

編劇把原著第一人稱的敘事觀點改成第三人稱,也因此多了種疏離冷靜的觀看距離,頗適合這種人偶同台的形式。同時,敘事線也插科打諢地穿插三隻貓的聚會閒聊,側面介紹洋子其人,以及試著從貓的觀點笑看嘲弄人情世事。但全劇最吸引人之處,還是洋子與母親的愛恨糾葛情結。洋子的哥哥早夭,母親把喪子的怨念發洩在她身上,所以洋子的童年飽受母親身心虐待。成年後母親罹患失智症,她無法忍受與母親共同生活,「用現金把母親拋棄」,將她送入安養院。失智後的母親卻變得溫柔可親,讓人無法再恨。每每提及母親,幼年的洋子(半身高不到的人偶)就會出現場上,彷彿她在母親面前,永遠是那個脆弱的小女孩,如此渴望著母親的愛。王娟的演技收放自如:記憶中的母親、失智的母親、年幼的洋子、老年的洋子,以聲音與姿態無縫轉換。最後兩人在安養院的小床上相擁,洋子感謝母親的癡呆,讓自己得以被(母親與自己)原諒,母女和解一景十分安靜動人。原來失憶也有其慈悲的一面。

記憶於是構成全劇表現手法的隱喻。導演一開始即安排三位檢場在舞台上塗鴉,畫下各種行住坐臥如廁等生活場景與生命軌跡。2D的線條除了呼應佐野洋子的插畫家身分外,更令人想到記憶在腦海中如何轉化、簡化,甚至消逝,(洋子晚年亦為失憶症所苦)。因此,劇末當內容敘事又回到初始原點,三位檢場這次卻只是對著虛空畫畫,一切的曾經發生彷若遁入空無。同樣地,舞台設計也有人生如客旅寄居的遷徙來去意象:整個舞台就是一個大紙箱。結尾處也讓檢場將舞台上的物品打包裝箱,像是生命的終結,也像是未完待續、打包搬家準備前往下一個驛站。也因此讓洋子最後的死亡不那麼令人悲傷。

一般人對偶戲的直覺還是停留在兒童劇的表現形式,(看戲當天也有不少小朋友觀眾),其實今日偶戲早已多元蓬勃發展,成為非寫實劇場的表現利器。無獨有偶的《洋子Yoko》即是圓熟地以偶的美學形式表現成人議題的範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