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愛慕劇團
時間:2015/11/16 19:30
地點:高雄院子劇場

文 黃明德(策展人)

在進入此次觀戲空間之前,先是於店家門口領取票券,接著被領進院子劇場其獨特的空間內,途中穿過狹窄巷弄,並從一樓的入口魚貫而入。演出開始,前方投影映出不知何人的視角,並伴隨著些許模糊且稚嫩的聲音,跟著其步伐的移動與話語的內容,才知曉觀者正與小女孩的視角合而為一。她一步一步的前進,並對著觀眾無從辨認的對象訴說起遊戲規則,從而把另一個空間的我們帶入其扮家家酒的世界中。正當演員的身影漸漸清晰時,視角切換,投影映出身穿制服的個體與周圍環境。仔細一看,開始出現略為熟悉的場外細節,舉例來說,大馬路上的車輛行駛、具記憶點的劇場窗戶,以及一樓的戶外空間,皆透過畫面再次重現,提醒我們正視方才可能忽略的環境細節。其畫面中跟拍者與被鎖定對象的距離,也加深了觀者偷窺其行動的詭譎氛圍。

隨著扮家家酒的推進,聲音由模糊至清晰,演員的身影也從2D平面躍至3D立體,與觀眾共處同一空間。隨著劇情推展,不具嚴謹邏輯卻又環環相扣的台詞著實讓人陷入混亂,卻又不斷被重複出現的關鍵字:「把拔」、「馬麻」、「小秀」、「叔叔」等給捲回事件情境。隱約浮現答案之後,演員上樓的同時眼前投影再現,「男性」的聲音與視角出現,劇中小女孩在畫面下成為了受虐者,立體化方才言語中的種種施暴隱喻,令人不忍直視且坐立難安。

愛慕劇團此次製作,實驗意味濃厚,卻又不流於僅展現創作者個人風格而終至不知所云,實屬難得。導演手法與演員素質互為表裡的建構起一方空地,並於空心中打造出力道強勁的實體情感。

以手法來說,導演宋淑明經由即時錄像,破除了時間與空間的定義,深刻從視覺與聽覺的刺激下引出施暴者與受虐者的暴力拉扯。此部作品中,能見其使用影像書寫之刻劃,卻又以此來挑戰觀眾觀影之習慣。透過不斷播放之新聞畫面,除了豎立此劇的暴力中心,也讓筆者重新思考現今身處於影像充斥的現實世界中,觀者與暴力事件的關心與漠不關心。

以載體來說,演員鄧羽玲獨自貫穿劇中所有角色,以其細微到位的肢體及面部表情與彈性極大的嗓音於童年與成年、男性與女性、受虐者與施暴者的身份間穿梭流動,其人格分裂的塊狀個體在空間中時而四散、時而匯集,令人目不轉睛。角色於混亂的情境中能切割的清楚到位,並於散場後仍留下強烈後勁,足以見其功力。

此次製作,也呼應了愛慕自我期許:「追求創新的實驗精神,大膽地發掘並深入到各種社會現象背後不欲人知的幽黯人性及破碎情感。」(摘錄自《這是一方空地》節目單)期盼此風格和形式在未來的作品中還能繼續發展,帶來嶄新的劇場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