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漢唐樂府
時間:2012/03/24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林雅嵐

為了不讓殷商離台灣的觀眾太遙遠,漢唐樂府此次特別邀請合作多年的葉錦添設計舞台美術與整體造型,亦請來中央戲劇學院的舞台美術系教授胡耀輝設計燈光,另外,還有多媒體設計黃俊榮以動畫提供場景、串聯故事。服裝造型上最出色的是婦好與大祭司的造型,婦好的衣冠,以白底華紋帶出強烈的視覺印象,大祭司則以一襲軟白綢增添動靜之間的神祕感。舞台與燈光設計在此劇中選擇讓出廣闊的空間留待表演者發揮。而多媒體動畫部份,則充滿了細節,例如華麗的宮殿,戰爭場面有遠近變化的處理等等,也許與考據不符卻無不仔細模擬。演出以動畫的方式讓碎裂、傾倒的文物,如時空倒流般慢慢地回復、還原,揭開演出的序幕。

因有甲骨文記載占卜時的內容,婦好與武丁的故事才能被拼湊出來。演出中,大祭司扮演要角,時以第三人稱或第一人稱,用聲、曲、舞詮釋詩歌,並與音樂組成演出的架構,推展劇情。主要的表演元素則包含了樂與舞。樂,多從南管及梨園戲(南管戲)音樂取材。南管古樂一向以沉穩內斂為其特色,以南管系統音樂伴演的梨園戲為了劇情起伏,雖然較南管樂曲活潑,但也以文戲為主(梨園戲無武戲)。梨園戲樂器統帥之一的壓腳鼓,別於大鼓的氣勢,而是隨著鼓面緊、弛變化,製造如同旋律一般的效果。舞(泛指肢體動作)除了梨園舞蹈,還採用了與梨園舞蹈的速度、質地上差異極大的武術動作。以這些豐富的元素演出,理當精采,可惜聽覺與視覺上似乎各走各的路,使得樂與舞分離,缺乏連結。

南管樂曲在全劇展現曲風與速度上中庸的特性,難以支撐視覺上的劇情發展。例如此劇比重極大的武打場面,動作上以較具速度感的武術表現,增加了全劇在動作上的豐富性,但南管依舊優雅、輕快、緩緩前行,即使加入富旋律性的壓腳鼓與零落的太鼓聲助陣,聲勢上仍顯不足。此外,樂與舞的詮釋差距也是造成視覺與聽覺分離的主因,例如資深舞者的梨園動作細膩、精確,但過多分解、停頓的設計所造成的停滯感,在生動、富有情感的歌聲及樂曲中,便出現了詮釋上的距離。

綜觀全劇,雖然演出有精緻的場景、造型、燈光等視覺設計助陣,但樂與舞的不一致,導致許多設計留下鑿痕,演出張力難以凝聚,因此在視覺與聽覺不斷地分家之下,大祭司的聲與影成了最終鮮明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