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阿伯樂戲工場
時間:2016/04/17 19:30
地點:台南321藝術聚落

文 林昱辰 (國立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

《鰻魚安魂曲》是阿伯樂戲工場在台南藝術節推出的作品,劇本來自去年剛得台灣文學劇本金典獎的新銳作家沈琬婷,內容講述一名少女受鬼魂牽引,穿越時空附身到天野幸惠──日治時期台南鶯料理亭【1】亭長的女兒──身上,而少女為了回到現代必須調查當晚失蹤的鰻魚去了哪裡,最終才發現就是天野幸惠自己偷的,一切都是為了讓幸惠堅持正統的父親一嚐當地食材台灣鰻魚。

透過歷史建物鶯料理亭為入口,《鰻》劇帶領觀眾有了一場精采絕倫的冒險,演員的表演十分飽滿,豐富的肢體與互動成功創造色香味俱全的輕喜劇,讓觀眾與叛逆不羈的少女、老實忠厚的阿福、潑嗆勁辣的罔市、堅持正統的師傅、脫線糊塗的假護衛一同垂涎,品嘗那令人食指大動的うなぎ丼 (鰻魚飯)。《鰻》劇成功賦予歷史新故事,就像老闆最終同意使用台灣鰻魚一樣,讓刻板死氣的鶯料理亭有了新的口味。

《鰻》劇遊走於歷史真實與虛構之間,全體角色安插中台日三語並用。用了天野幸惠但沒了天野彥一郎【2】,用了裕仁皇太子但沒用裕仁皇太子獎勵發展台灣社會事業的歷史,沒有台南慈惠院,出現了聖光育幼院。透過正統師傅與台灣徒弟的角色安排,日本皇子與台灣藝妲共用晚餐的場景,避開歷史矛盾,建造了和睦共榮的日治光景。

《鰻》的主線講述台灣鰻魚與道地日本鰻魚的抉擇,然而除了「美不美味」、「食堂要為大眾還是菁英服務」外,並沒有深一步的對談。正統的日本師傅、老實的台灣學徒、在台灣孤兒院長大的二代女兒,三個角色間的心理與背景矛盾,有太多殖民衝突的對話可以創造,更可以相互交映父女對選用鰻魚的衝突,然而《鰻》劇未有隻字試圖描述矛盾。有了歷史,有了故事,但是看不見歷史故事之所以為歷史。

《鰻》劇另一比較被詬病的地方是,因為充斥誇大表演力的呈現,對於角色的建構少了一分細膩的呈現,諸如假護衛的脫線與大喇喇,直至劇情後端才使用紋章自曝皇子身分,不免欠缺一絲說服力,而讓人有機器神解決困境之感;而少女最終突如其來的自曝也欠缺鋪陳,少女的冒險中未嘗觸及自身的矛盾(不管是舌尖上的或內心上的),甚至除了當起忙碌的服務業外,少女在冒險「中」可說是毫無成長,只在最終品嘗鰻魚時自己頓然悟道,有了難忘的夜晚,讓人不免覺得那段講述失去姊姊與味覺的獨白是藉此言彼。

然而缺點不改鰻魚令人食指大動的吸引力,一如導演所述,我們常在「吃」上獲得慰藉,就像鶯料理亭的簡介一樣,多少複雜事故在此因美食、把酒言歡的快樂而有了圓滿結局,討喜新穎的輕喜劇才是台灣一家子最合宜的晚餐。

註釋
1、鶯料理亭是臺灣日治時期位於今臺南市中西區的一間高級料亭,現僅存殘跡。該建築曾一度被列為市定古蹟,現改為開放式廣場。
2、天野彥一郎是鶯料理亭亭長天野久吉的長子,亦是鶯料理亭的二代亭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