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唐美雲歌仔戲團
時間:2016/04/21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謝筱玫(特約評論人)

希臘神話中奧菲歐進入冥界拯救亡妻的動人故事,也是西方文學、歌劇、繪畫中頗常見的題材。唐美雲歌仔戲團的《冥河幻想曲》將這個故事進行在地化的改寫,奧菲歐(小咪飾)變成琉璃光,並在這個故事的雛型之上,加入了死神以及他的雙胞胎兄弟睡神,(亦可看到編劇對長眠與短眠的浮想)。全劇以死神為主軸,從他的角度看凡人出生入死的情愛。

開場安排三位命運女神玩弄著命運的紡線,嘻笑間主宰人間生死,言談動作之怪里怪氣讓人聯想到莎劇《馬克白》中的三女巫,最準時的主角「死神」不知何故竟然缺席,此懸念暫且按下不表,旋即以投影大幕帶入電影般的片頭,樂隊演奏序曲,畫面有銀河流洩、星河湧動之感。

死神(唐美雲飾)奉冥后之命,到人間找音樂天才琉璃光為冥后譜曲,竟也陰錯陽差地在琉璃光的音樂劇作中軋上一角,正牌死神被找去演死神,還要接受其他演員批評指教,覺得他的型太俊美而「不像」,眾人在本尊面前大談/展現凡人對死神的想像,上半場的主要趣味由此衍生,而死神對此的淡定製造不少笑果。甚至仙界諸神傳喚死神未果,得到的是一聲冷冷的畫外音「我在排戲」,令人莞爾。

但最精采的還是下半場死神帶領琉璃光進入冥界會妻一景,此處以南管樂舞,詮釋幽冥之河,傀儡般的身段與表情,不具生命溫度,別有一種詭魅。接著,由幾片緩緩移動的半透明板,死者若隱若現地於其間行走,製造出迷霧深鎖的忘川平原,時間彷彿在此凝滯。這一系列一氣呵成,場面調度流暢,燈光音樂等各環節也適切地烘托氣氛。最令人好奇與期待的自是編導要如何呈現神話中最膾炙人口的回生路一段,(神話中漫長寂靜的黑暗甬道;奧菲歐在出口前功虧一簣的回眸,與愛妻從此天人永隔)。此處導演回歸空台,僅以燈光呈現甬道,把舞台留給三位主要演員進行唱做。在編劇的改寫下,音樂家本來是註定要死的那一個,但是其妻在冥后面前祈求,願意代他而死,也因此她不能再重生。因此原神話中藝術家的功虧一簣,變成妻子水仙(許秀年飾)的自主選擇再次犧牲。許秀年在夫妻重逢的情話綿綿之後,忍痛放下丈夫的手,「因為不想承受失去的痛,」許秀年的聲情,讓人不由心中淒惻。

編劇的文詞融合中西元素,例如睡神以罌粟花點眼皮一段的唱詞,令人聯想到莎劇《仲夏夜之夢》的精靈帕克。同時也在第一幕眾神爭論評比誰最厲害之間介紹了希臘神話的美神、愛神、酒神、智慧女神等諸神。編劇以文詞與故事構設了一個異想世界,有點可惜的是諸神的造型較為傳統,與內容所展現的奇思妙想不太相襯。服裝較特別的是死神、冥后與命運女神,尤其死神的披風,唐美雲在甩動生風間令人聯想到翅膀,也雄姿英發。

對照編劇對睡與死的辯證,對於活在夢裡的人而言(如睡神所鍾愛的牧羊人),夢境可能更趨近他的真實?這裡有點莊周夢蝶的況味。由此觀之,只要沒有遺忘,所愛之人仍不時會到夢中造訪,那麼他們就活在我們的心裡並未消逝。數百年後,琉璃光向死神致意的作品仍在人間傳唱演出。肉身會衰亡、壽有盡時,但其精神仍隨著作品不滅。這次死神成了觀眾,在旁看著自己被代代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