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2/03/31 14: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郭家妘

我在高雄至德堂觀賞台南人劇團的《海鷗》,同時,想起在台南觀賞《台北爸爸.紐約媽媽》的台南朋友,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想著她看他們的戲,感受又是如何?想著高雄、台南、台北、紐約之間,有著地名上的關係。

關於《海鷗》,表演形式等等整體評價,在我的評價欄打上優,我會為演員他們的認真而感動。對於台南人劇團內部成長自評的話,可以評為特優,五顆星,完美無缺失的演出,台上演員個個卯足全力,認真的且拼命的演出。

在劇本方面充滿了人物間的矛盾,他們深陷在其中而無法自拔。《海鷗》改編挪用俄羅斯劇作家契訶夫的作品,以自然寫實方式呈現此戲劇,又名為「四幕喜劇」,內容卻充滿衝突及哀傷,劇情中主角生命歷時拉長,戲裡頭的主要角色在愛情和夢想路上,有時彼此鼓勵追求有時卻彼此干預,看似有短暫的幸福快樂,卻沒有一個好的結局,彼此都在錯過彼此的感情,或委屈自己和不愛的人相處。看此戲劇令人想起真實的人生,大家都在人生中追求幸福,而真正幸福卻是那麼遙不可及,如海鷗追求自由自在的翱翔,卻在這追求過程中變成永遠的漂泊,探討如何才可以讓靈魂真正的自由時,即是死亡的那一刻。

導演詮釋與手法,為這齣西方現代經典大作融入濃郁台灣味,同時,把俄國的時代性所產生的歷史背景,移植換裝成台灣歷史背景,以轉變成一齣道地的台灣舞台劇。在劇中以日本作為一種美好國土的想像,全劇對話以台語音體現時代話語,以台語音的表演和現代性意識流的舞台象徵現代年輕人,以日語歌曲表演象徵偉大的過去,在服裝設計上也以代表中下階層的台灣衫和代表高階層的和服,象徵時代上的階級服飾。在整齣劇的製作中,不管在音樂、舞台設計或是舞台肢體動作,都以相當寫實的手法,呈現台灣日治時期的鄉下風貌。

劇裡看見的每一個自己,我主要看到的是男主角海盟,對於自己想要獲得肯定支持,特別是自己母親的讚美,但是卻因為長期以來被名演員母親嘲諷,自認為自己的文章微不足道,信心全失,也無法自己給自己肯定支持的力量,鬱鬱寡歡。雖然女朋友和鄉人們都非常支持他的才華和創新的表現手法,但強勢的母親卻一而再、再而三地對他新的表現藝術手法表示不屑,甚至還拉著自己也是作家的情人,請情人要給自己兒子肯定。這行為是母親對兒子的關愛,但無疑是傷透兒子的心,甚至女朋友也追隨母親的情人跑了,對男主角來說根本是情感上徹底的背叛,在種種情感想得不可得的壓抑和才情比較上自認輸了母親情人下,最終選擇自殺身亡。選擇死去的台上演員,也象徵我心中對於既有體制和長輩們期許的死亡,無力抵抗和承受的我死亡。一道白光照在已自殺的演員身上,死後的幽魂浮現在舞台上,幽魂訴說,他死後終於明白對於藝術追求的道理,藝術是表現心中的感受,無關乎好或壞,同時也說出我對於已死亡主角的心聲,和自己的心聲。悲劇之於人們的心理療效,從希臘時期的羅馬劇場到至今不減其功能。

在舞台設計,特別的以傾斜式的地板做主要場景設計,前低後高,對於觀眾視覺而言,加深地板面的可視點和觀賞面,同時也增加了演員在表演時難度,必須在背熟肢體表現和台語同時還要適應傾斜的地板。

說到表演的肢體動作,特別令我為演員驚心的是月桃這角色。她登場便來一段日語獨白,劇中說話內容不脫離台下舞台觀眾對她的迷戀,有一幕演出她深愛的情人,知名作家陳雨祿被兒子的女友玫瑰吸引,相當暴烈地呈現出自己的不滿,以一場大膽的性愛戲,把雨祿強行推倒壓制在桌上,幾乎是跳上去坐在他的身上,對他又吻又親又啃的,雨祿連還手的能力都沒有。她也不管旁邊有沒有人在觀看,充分表達她為了挽回情人,不惜一切犧牲的心理。最後一幕月桃打麻將吆喝的語氣,嗯嗯哈哈的女人式氣聲,都是精湛的表演出貴婦的姿態。關於劇中許多情緒表現,最突出的也是月桃,對於身為觀眾的我,不知道這位演員是因為角色關係所以情緒表現必須特別強,還是個人的演出就帶有這種渲染力,亦或演員本身就有這種特質,這成為演員她和觀眾我之間的一個秘密,不得而知。且看在台上如此夭嬌風騷迷人又強橫的女性,莫名的也滿足同樣身為女性,想為而不敢為的一面,且同時被劇中的她給吸引,久久不得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