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悟遠劇坊
時間:2016/09/17 19:30
地點:宜蘭演藝廳

文 黃子建(銘傳大學學生)

悟遠劇坊《半羽》運用了傳統歌仔戲,結合創新的元素,新穎的主題,讓人看見不同的歌仔戲。除了對傳統戲曲的突破,音樂改編了傳統的曲調,熟悉卻又陌生的音律;布景上,運用科技,加入多媒體素材,跟著劇情更快使觀眾進入劇中。除了傳統的歌仔戲身段,增加了現代舞、特技等等,闡述心理層面的糾結,將抽象具象化,也使觀眾容易進入劇情。

序場用藝術手法交代了繁雜的細節,分區塊顯示出不同氛圍,天凰地鳳的無奈、坤伯的自愧、萬花樓的燈紅酒綠、人們對於他人秘密的好奇卻不敢輕易窺探,在序場已做了完整的解釋。

主角天凰、地鳳二角為一人,除了性別的不同,在個性上突破了性別刻板印象,天凰雖為男性,卻較柔弱,面對刺激,易受外在的衝擊,無法接受自我,在性別轉換時,抗拒改變,忽男忽女;反觀地鳳,在第二場的變化卻是一瞬,隨即要求一郎轉身,害怕被人看見自己無法接受的自己產生的篤定。天凰卻在眾人眼前忽男忽女的變化,而造成反差。

《半羽》的每個人都是殘缺的,管家坤伯因生理殘缺而有了心理殘缺,付出一切給予了自己的孩子,為了彌補自己認為的過錯,自卑而躲避過去,自責而費心費力,或許孩子只是想要一個真正的父親,要的只是個真相。

樂觀的一郎,不畏懼世人的眼光,遇到心儀之人,願意付出一切,一首《詩經‧衛風‧碩人》除了以碩人之姿形容地鳳美貌外,也為地鳳與坤伯的相認埋下伏筆,在坤伯面前雖然氣憤,但心中仍認定父親。一郎與地鳳和著【刀狼大調】,該曲氣勢磅礡,除了與先前的柔美相對映,亦暗指地鳳私遊在一陌生人面前全然的自我。【刀狼大調】末句,搭配二人動作,除了說明鳳凰山莊是禁地,非常人可入,亦指地鳳非常人不可輕易追求。

在傳統戲中,男女主角無論家世背景,定有著姣好外表、是善良正義之人,此次戲中,一郎、西施非傳統俊男美女,挑戰了觀眾,也道出無論外在每個人都有嚐愛情果實的權利。一郎與西施勇敢追求屬於自己的愛情,忘卻朦朧所創造出的美感,得知真相後卻無法接受,心中完美的人不再完美,愛情是否存在。

蕭八音與坤伯是相同的父親,都用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孩子,免於受到任何的傷害,八音怕一郎被取笑而勸阻一郎前去萬花樓,坤伯怕天凰地鳳受外在刺激而將其關至閣樓,對於孩子的缺陷有著自責與憐惜,坤伯急於和地鳳解釋,而八音也害怕一郎受傷急忙安慰。

天凰地鳳的對話與互動,也成了該劇的亮點,由於不同靈魂,僅僅自憐,不愛自己,無法自我認同,這只是一種自憐。最後,天凰地鳳被舞者以水袖遮蓋住,也暗指著將自己關閉起來,戴上面具,把最真實的躲藏起來。在第六幕時,吊鋼絲,飛往遠處,為整劇留下似有若無的結局。

在結尾以留白的方式,給予觀眾一個想像的空間,卻也融合了傳統上的大團圓,降低了該劇的沉重感。

不同的劇碼、不同的表演方式,將不同的觀眾帶入劇場,悟遠劇坊為薪傳做了最好的示範,給傳統戲曲加入了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