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世紀當代舞團
時間:2012/05/02 19:30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 紅磚區A棟

文 謝東寧

劇場與商場的差別在於,在劇場我們補充精神糧食,在商場我們滿足生活需求,很明顯的今天,商場憑藉著資本主義的力量,在城市中的發展遠遠大過劇場,甚至入侵劇場,讓我們購買完生活基本需求之後,繼續購買娛樂、慾望、夢想…。

還沒走進華山文創園區的紅磚區A棟,遠遠就聽得到怦怦作響的電子音樂低音喇叭聲,一進門迎面而來的,是一排穿著顏色鮮豔服裝的高挑美麗年輕少女牆,混亂的空間除了小小的節目冊販賣桌,還有化妝品專櫃和酒吧。被沿途高挑的帥哥美女帶位,走進伸展舞台的兩側座位,椅子有三種票價等級,前方最貴票區的一位觀眾問回頭我,更前面靠近主舞台的絲綢布座位是誰坐的?我也疑惑,問一旁帶位的美女,她說:那是給配合的廠商貴賓的。

《器官感_性》是第九屆台新藝術獎首獎得主編舞家姚淑芬,聯合新銳服裝設計師黃嘉祥所打造的舞蹈視覺劇場,整個紅磚牆面的舞台,以建築工地的鋼架環三面牆圍繞,舞蹈以春夏秋冬四季,及風火水土四元素構成四個片段,並加上序曲與最後樂章,這些片段都配合相當具有設計感及視覺效果的服裝,和誇張豔麗的舞台化妝效果,搭配融合東方風格的電子音樂、雷射燈光、視覺投影、煙霧效果等等的效果,構成一幅視覺的美麗饗宴。

舞蹈的表演者陣容龐大,包括八個女舞者、一位男舞者及十五位服裝模特兒,但是在整個演出過程中,不斷變換的視覺聽覺刺激,終究還是讓人開始疲勞,記得應該是來看舞蹈的,那舞蹈在哪裡呢?

已逝舞蹈大師碧娜‧鮑許說「我在乎的是人為什麼動,而不是如何動」,這句話讓舞蹈變得簡單又困難,簡單的意思是,從此「技巧」(如何動)不是決定舞蹈的關鍵,人人都可以跳;但困難的地方也在,如果沒有足夠「動機」(為什麼動),那即是有好舞者、好想法,舞蹈還是會變得空洞。《器官感_性》中的舞者,使盡力氣配合華麗的服裝,每個舞者的身體被重重的所謂美麗包住,每個軀體被泯滅了差異,構成整齊畫一的肉體牆,除了男舞者,完全看不出屬於舞者個人的絲毫質感,甚至最後出現的那十五個模特兒,反而最為自然,如果《器官感_性》要說的是感性,那麼這些較為自然、看得出差異的身體,反而最為感性。

服裝設計師與編舞家的合作,中外早已屢見不鮮,譬如來過台灣的《白雪公主》(尚-保羅.高堤耶vs.普雷祖卡),前陣子剛落幕的卡菲舞團《有機體》(古又文vs.穆哈.莫蘇奇),無論如何這舞蹈和服裝的主客地位,是不容質疑的。很抱歉在演出中,我看不到以舞團名義在文宣資料上面寫的「象徵東方女人一生的四季」、「深入女性心靈的挑逗與情慾」…,甚至也不了解舞名《器官感_性》的器官在哪裡?只看見缺乏能量的舞者身體,與貧乏的舞蹈動作內容。如此,編舞家願意讓出話語權,努力成就這場服裝視覺秀,也證明了本文一開頭提的,商場的確入侵了劇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