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沙丁龐客劇團
時間:2017/05/06 19:30
地點:松山文創園區多功能展演廳

文 董又琳 (社會人士)

故事是從靈堂前一場告別式開始,戲劇表演巧妙地將原是悼念的場合搭配僵化的儀式,結合成一場幽默的演出。法師一舉手一投足一聲令下,生者隨之起舞,展現的是我們對靈的期盼、期盼寧靜、期盼往生者頭七歸來以示不捨,亦或是因為生者失去而自圓其說;他們填滿往生者安心地走的理由,期待達成精神上的無缺憾。

演員們生動活潑地對往生者的畫像自顧自地表達自以為的情感,告解般地訴說過去、寄託感激、牽拖靈異、甚至未雨綢繆地預演將來的告別式。相對於觀眾自身或耳聞的生命經驗,相信或多或少有幾分相似。一場在靈堂前找鑰匙的戲,生者對往生者一如尋常對話的自言自語,轉而拾得鑰匙,又回頭感謝保佑,彷彿死者畫像一夕之間有了超能力,也許可治跌打損傷、協尋失蹤之物;嗯,總要有個理由,告訴我們生者與死者的連結仍在,只是轉化了、可敬畏了。這是舞台上對觀眾的演出、亦是演員與畫像間的獨角戲,劇中之劇很是精彩。

劇場本是虛實交錯、現世與陰間路的交錯更是有趣;若說靈堂裡的儀式是接受失去的緩衝,那麼在面對自己前往陰曹地府之路時,又會是什麼心情呢?陰間的場合,演出人間百態、至少是六個演員的六種姿態。來自陰間的叫號召喚,提供這些即將啟程的「當事人」表達對當前世間情緒的空間。有人走得輕描淡寫、有人走得死纏爛打,想像許多來不及做的事、來不及說的話,期間也帶出一些值得思考的議題:因果報應的價值觀、善與惡的模糊地帶。

一個角色的陰間之路細數其過往、望親愛之人對己的思念能持續,使我想起曹操遺令的分香賣履,細膩地表達掛念使人動容;臨去陰間時幾聲國罵又回到喜劇氛圍。大概就是這種交錯、貫穿全場並帶出情緒的層次感。整理遺物的橋段使我深深感動,小丑的臉上有驚駭、天真、有逗趣的驚奇感、也有溫和的親人之情;跨越時空的輕撫落下幾許回憶的塵埃,在燈光打亮的時刻塵埃散盡又回到現實。更不能少提阿嬤的旅程之美,舞台美極了,燈光、線條美極了,美到我差點忘了欣賞演員逗趣可愛的表演。

末了,我想起劇場的一開始,演員列隊、撐著傘從觀眾群中進入舞台,這本應是場莊嚴肅穆的喪禮,在六個喜劇演員的表演中看到喜、悲良性的交互作用。分離與哀傷的連結被斷開;珍珠噴滿地、蛋殼飛出去的即興演出也許更接近真實人生,是荒謬也豐富詼諧的美麗人生。感謝本劇給我美好的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