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3M_
時間:2017/05/20 19:30
地點:牯嶺街小劇場二樓藝文空間

文  曾達元(自由業)

瑣一字,玉石相互碰撞所發出的細微聲響,後多用為形容細小、零碎之事。本戲即由無限相扣的細瑣日常所交織而成,包含詭異分屍案、三國紛亂、女明星的後台對話、三棟建築相互問答等,但捨棄明顯劇情走向的架構,大量利用哲學性的畫面與暗喻性台詞,使整齣戲正像是拼著一塊又一塊的馬賽克貼畫,分段看似毫無關聯,而若保持些許距離,便能看見那份全貌。可預期本戲會引起兩極好惡,觀眾得選擇以何種方式去感受,才能有所領悟。

劇場的多元性並非只能是觀眾全然接受台上所給的任何事物,這齣戲更像是引子,邀請觀眾在戲後去思考與觀察生活周遭的人事物。演出當下,燈光、音效皆由台上三位演員合力完成,其體力與心力消耗絕對是一大挑戰,舞台上僅有一台工地台車,簡約的架構,便是要觀眾特別關注於演員的肢體運用與能量傳達,全戲轉換流暢,毫無緊迫之感,在以劇情為主流的劇場生態裡,是目前難見而出色的表演形式。

演員肢體與聲音運用自然且極富創意,例如在人民抗爭的橋段,以手指模擬群眾推擠,以身體作為拒馬意象,在最越發激烈之處,以三人全身的交纏示意爭鬥的混亂。這也意味著,本戲是來自社會基層的生活感受,並對於云云亂象的吶喊,然而團隊並未對於戲中所提及的社會事件加以批判或者給予任何評價,而是藉由台詞上反覆詰問以及片段上的故事來暗示觀眾一個問題:「你是誰?你為何在這裡?你身處的當下在哪裡?」

當大眾選擇置身事外時,這世界仍正在繼續轉動,而各地仍然在無止盡地發生事件,看似無關於己身的他人日常,最後終將影響到自己的生活,而當有這份意識時,早已晚矣。其中一段,特意交代著臺灣近年來重大社會案件的後續發展,彷彿是在暗諷著,在點擊率與嗜血掛帥的媒體歪風下,人民關心事件的發生總是比後續來得多,因而對整個社會感到恐慌與失望,而或許這齣戲不斷給予的壓迫與不耐,正是要傳達著,如果你討厭這個世界,卻什麼也不做,才是最殘酷的報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