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德國擊樂二重奏(DoubleBeats)
時間:2017/05/13,19:30
地點:台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 陳信祥(自由音樂工作者)

「雙重奏為室內樂最小編制,它能保留樂器間的獨白空間,又可彼此輪流交替唱合」筆者曾在2015年寫下對於雙重奏的見解,兩年之後,德國打擊團體DoubleBeats,讓我再次重溫當時的感受,從獨奏樂段聽見高超技巧;從創意橋段看見兩人默契,獨白時優美音色讓人陶醉,合奏時打擊點,彼此密合、集中,能量彷彿炸裂音樂廳般,聽見另一種很不一樣的打擊樂。

2012年成軍的德國擊樂二重奏(DoubleBeats),是由中國名青年擊樂家范妮以及德國當代擊樂家盧卡斯‧博姆組成。於柏林初登台演出,大受歡迎,接下來隨即受邀參加國際打擊樂藝術節,目前表演足跡遍佈全球;優異的打擊技巧更吸引作曲家為題創作,擴展曲風和曲目數量;同時也改編眾多經典曲目,推廣打擊作品不遺餘力。

現場樂器編排,以及樂曲的選擇【1】,不難想像德國擊樂二重奏對於馬林巴(Marimba)十分狂熱,且極具信心演奏。一首改編巴哈《郭德堡變奏曲》,主題詮釋清新,宛如水滴從庭院屋簷,滴滴答答敲打著石階,范妮的擊鍵歌唱性強,樂句總有些許尾韻值得去吮指回味,而盧卡斯輕巧又清晰的觸鍵,明確低音的行進方向,又適時點綴范妮的歌唱;其第五變奏賦格曲式,兩人將主、副題左右拋接及穿梭,像極貪玩的孩童,驚喜又有趣。

蕭邦曾對其學生說過:「如果想學彈琴,必須先學歌唱。」對於蕭邦來說,旋律不僅要美妙的唱出,也要像話語一般,由衷自然說出。德國擊樂二重奏演奏的蕭邦《三首練習曲》,莫名有種微醺感,無法想像打擊樂器能奏出媲美鋼琴音色,甚至說模仿義大利的美聲唱法(bel canto)也不為過。范妮雖音色偏暗,但卻隱約透著光,於〈降E大調練習曲〉感受到,她對於樂句深思熟慮,設計合情合理,唱出的旋律線條尾韻總是吸引著我,宛如曼妙女士撫媚眨眼,令人為之傾倒;盧卡斯的琴聲亮麗、音符粒粒分明,〈降A大調練習曲〉疾如風的演奏,擊點鮮明,輕巧快速彷彿微風從臉上刷過;兩人明暗音色互補,讓獨白可自在遨遊,合奏相互堆疊,大於預料之外。

創意打法一直是打擊團體,欲將作品親近觀眾或者吸引目光的演奏方式之一。史蒂芬・萊許(Steve Reich)《木之音》,德國擊樂二重奏將原為五重奏的作品改編給「兩人四手,外加一台手機」,不僅掌握錯綜複雜的拍子,其中的小驚喜,增加可看性;中國作曲家劉恆《面對面》,形容鬥嘴吵架的打擊作品,兩人也用擊打對方和防禦姿態,敲出動作複雜、默契考驗,但畫面搞笑的詮釋;Avner Dorman《烏達葵普 阿庫布瑞德》也捨棄棒子,用手擊打馬林巴,產生不同聲響,創意滿點。湯摩‧亞里(Tomer Yariv)《陀螺儀》,本以為極限速度的段落,又從落點與落點間奏出更為細碎的擊點,聽者更加血脈噴張;個人覺得稍嫌可惜,為部分樂曲的鬆緊感受拿捏,作品雖感受前所未有的緊張刺激感,但也因樂曲呈現「緊」狀態過久,讓筆者抓不著喘息的空間,以致於部分樂曲只用一種高度看風景,難免感官停滯,總覺得如果稍微喘息保持能量,是否可帶向另一個高度的觀點。

2016年台南藝術節,曾將打擊樂搬進古蹟裡,不僅敲打出多種類的音色,也運用環境素材敲打自然聲響,今年將打擊舞台搬進音樂廳,不一樣的環境,不一樣的曲目,但音樂一樣自然,殘響一樣美妙,如此活用城市的任何舞台,吸引更多群眾走入音樂世界,或許屬於台南特有的城市藝術節,宛如酵母菌般,持續發酵、茁壯中。

註釋
1、兩台馬林巴協放在上舞台的中間。節目單總共8首樂曲,就有3首木琴主奏的樂曲,其餘樂曲也有木琴的身影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