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衛武營國家藝術文化中心、高雄春天藝術節
時間:2017/07/09 14:30
地點:高雄大東文化藝術中心

文 吳岳霖(特約評論人)

兩位來自靈界警察學園的天才少年龍天佑(吳奕萱飾)、靖凌飛(孫凱琳飾)邂逅一位誤闖靈界的凡間少女程筱芸(陳昭薇飾),而必須保護她並迎接來自闇影組織的攻擊,是《靈界少年偵查組》的故事主線。其以「浪漫愛情劇」的想像、「冒險偶像劇」的架構加以鋪陳,呼喚了「青春」──一群年齡僅有十至二十多歲的年輕演員,幾位擔綱主角者更是知名歌仔戲團(包含明華園天字戲劇團、明華園日字戲劇團、春美歌劇團、勝秋戲劇團、藝人歌劇團等)的新生代新星。再加上,題材充滿魔幻、奇思與謬想,主題也圍繞著愛情、友情與冒險,並在舞台、音樂等形式採取更豐富、繽紛的調性,轉譯出屬於青春的歌仔戲語言與美學。

《靈界少年偵查組》是以「漫畫」進行設計主軸,包含宣傳品、動漫主題曲的開場、乃至於整體的劇情發展,不僅符合其所標幟的「青春」,也讓整部劇作更像是場動漫Live秀。特別是《靈界少年偵查組》的音樂,延續了近年戲曲音樂對於「主題曲」與「主題式配樂」的作法;在整齣作品的走向下,鋪墊出更完整的動漫「主題/片頭/片尾曲」與「配樂」,讓音樂成為推導情節前進的動力之一。

表現令人驚豔的是,幾位名角二代的青年演員,他們承繼了父母的扮相與臉孔,在稚嫩的身影裡依稀可感受到陳昭香/吳奕萱、郭春美/孫凱琳、鄭雅升/陳昭薇、郭文龍/郭雪翎,彼此上下兩代血緣的強烈鼓動,以及戲班的扎實功底(縱使他們其中有不少人都非從小學戲)。可喜的是,吳奕萱、孫凱琳、陳昭薇與郭雪翎等人都在依然青澀的表演裡,擁有其個人特色,並逐漸開發屬於自身的韻味與氣質,而能夠盡情揮灑於此劇所詮釋的角色。《靈界少年偵查組》量身打造地設計了劇中人物,促使他們能演繹地更為自然且生動。不過,也或許尚未充分消化戲曲身段,部分動作過度屈就於程式而略顯僵硬,並造成整齣戲的節奏不夠穩定。有意思的是,除陳昭薇外,其他三位主角皆為女小生,且整齣製作的男演員也相對地少,或許呈現了當代歌仔戲的傳衍狀態。此外,《靈界少年偵查組》部分演員有口齒不清、發音含糊的問題(或許是緊張,或許是練功尚淺),雖在演出過程略見改善,卻是可再加強之處。同樣地,往往尚未理解戲曲身段的意義,而顯一板一眼、或完成度不足。特別在武打橋段更是明顯,導致這些熱鬧有餘的場景稍嫌拖沓,且打得有些軟弱無力。不過,卻已見培訓過程對身段的要求,與演員個人的努力,只是仍需時間的累積與沉澱。

《靈界少年偵查組》的導演手法流暢,且大致符合整齣戲設定的質性──青春的熱血與喧嘩。只是,整體手法並不若導演許栢昂於栢優座時的大膽實驗,較為平實卻略顯綁手綁腳。甚至,有些意義不明的做法,如其中一場強調「亮場換景」,未顯劇場效果反而更像是某種劇場介紹活動。此外,凡間與靈界僅以佈景、道具的倒轉,以及色調的改變進行區隔,既不明確又有些簡化;但,凡間與靈界的設定可能在劇本書寫就已有些令人不解。我認為,奇幻、異境確實可作為一種噱頭,但《靈界少年偵查組》能夠展現靈界特性的,似乎只有隱身術、引雷石等;於是,靈界與凡間中人的差異多半只是好人與壞人、習武之人與一般人的二元分類,而這無須透過靈界這層設計就可成立。另一角度來看,龍天佑、靖凌飛雖為「靈界少年偵查組」,卻難見兩人的靈力發揮,「偵查組」的查案、追緝功力也明顯不足(難道要說的是他們還不夠成熟嗎?但他們可是天才少年啊!)。《靈界少年偵查組》更有別於編劇劉建幗過去作品的情節迂迴、結構奇想,僅以直線、單線進行敘事;唯一的驚喜是,龍天佑、靖凌飛費盡千辛萬苦解決的敵人只是整個闇影組織最低階的關主,而正暗示著這個故事可能會有「續集」(甚至是第三、第四集以上)。整體來看,多數情節相對簡化,人物情感也較為單一,似乎僅有一種個性。不知是否因觀眾群、演員的年齡設定,而刻意為之。

不過,《靈界少年偵查組》的劇本在魔幻的情節架構裡,安排了「戲班」這個現實設計,似乎藉虛構故事暗示了真實演員們的相依、相惜與相親。當阿佳(郭雪翎飾)替筱芸擋下闇影組織的一擊,而死在懷裡時,是全劇情感濃度最高的一刻(阿佳突然挺直、唱了一段,雖是戲曲手法,還是略顯尷尬),也成為龍天佑與靖凌飛青春生命的轉折──被譽為天才少年的他們,終於明白自己的能力不足,無法守護身旁的人;少年終究是少年,尚未成熟。

坦言之,《靈界少年偵查組》有其迷人之處:青春演員的集合、熱血與幻想的題材、動漫配樂的現場演奏等。整體製作從「少年歌子培育展演計畫」(包含演員與樂師)到成果發表的《靈界少年偵查組》,皆可見其用心與立意良善;也期待能夠延續這樣的培育策略,開發更多的年輕演員、豐厚歌仔戲的創作實力。特別是此計畫跨越了台灣所擁有的不同劇種,以及各劇團的跨刀合作,更顯示傳統戲曲試圖延續、增添新血的期盼。

不過,若把《靈界少年偵查組》當作一本漫畫來看,大概仍在尚未進入正題的開端、序章(才翻個一、兩回吧),主角尚未成熟、大魔王還未現身,也正暗示著才剛完成第一屆的「少年歌子培育展演計畫」,以及這群才剛起步的青少年演員。我想,也像是本「春青修煉手冊」,提供了很多方式、想法試圖詮釋青春,乃至於邁向成熟,卻仍在前幾頁徘徊,或是囫圇吞棗、尚未消化。只是,我們確實可以期待他們繼續修煉青春,演自己的戲、唱自己的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