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慾望劇團
時間:2017/11/17 19:30
地點:基隆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 張峰瑋(劇場工作者)

風聲鶴唳的年代、雨霧彌天的城市、身世飄搖的老兵、秉性憨厚的百姓,《雨信委託行》走兩線劇情,分別述說民國四十至八十年代、於雨都基隆歷經一時興衰的委託行文化,以及隨國民政府來台、一生懸命期盼歸鄉的中國軍人;舞台將委託行、老兵住所及其山東家鄉等場景並陳,並活用紗幕裡外進行時空切換,兩條主線在同一個時代(舞台)下由一開始各自經營到逐漸產生連結,兩線隨著劇情由平行而相會,台上角色的距離也呼應著由遠而近,對照關係頗值得玩味。

全劇以壯年福三(廖邱堃飾演)辭別妻兒離開山東家鄉開頭,接著切入委託行主線,開展一連串嬉鬧、鬥嘴、冒險走私的情節,直到福三來到委託行查緝,兩線第一次碰撞,官民之間身分落差自然而瞬間地營造出強大張力,並總啟後來無比思鄉的福三放下身段、懇求委託行老闆阿通(李承鴻飾演)為他寄信回家的高潮戲,加上後來福三過世、委託行熄燈、幾對男女戀情等故事,整齣戲所有情節透過角色及時代而生,行雲流水、一氣呵成,情感真切、歷歷在目,愁苦歲月下貫穿一生的巨大悲傷,轉了一圈仍只能以庶民樸實的渾厚勁道包覆、癒慰,而一紙解嚴令,一邊盼了一輩子也盼不到,一邊卻因它而走進了歷史,兩道命運黃金交叉,盡是冷眼世道下莫可奈何的離別。

廖邱堃詮釋的老兵福三在很多時候讓我聯想到樊光耀,肢體及聲音演出讓人信服且沉浸其中,在委託行欲言又止地託付信件、在重病時恍惚看見家鄉情景(關於老家的多個段落都相當好看,山東話說得很流暢很好聽)、在臨終病榻前將養女雨巧(陳紅名飾)託付給順仔(黃鈺賢飾)等多段表演皆相當成功,一人挑起複雜的情感層次與浩瀚的情感強度,在那某一個瞬間,又是《暗戀桃花源》,又是《西出陽關》,又是《京戲啟示錄》;李承鴻演繹的委託行老闆則在大多時候扮演喜劇角色,台詞與動作又多又快,卻一一走完絲毫不亂,可謂是撐起了整部戲歡快的節奏,直至戲末委託行人去樓空時調性徒轉,孤身回望,回憶噴發竄出,四十年的情感一瞬間壓將下來,亦處理地相當動人,最後委託行走完了他最後功德圓滿的信件任務,這是最寧靜也是最美好的結局。

《雨信委託行》一如解憂雜貨店,作為一個時代下縮影一眾角色出將入相的集合場,來到這裡與其他生命故事交手,尋找著什麼、追求著什麼,得到了些什麼、失去了些什麼,然而來來去去、或悲或喜,總是時代、總是人生;《雨信委託行》又如戲劇之於劇場,劇場作為一個載體,或恰似一間委託行,將這個交織著雨、信、以及寄託的故事道出、記下、傳於後世。

委託行不行?我覺得hen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