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達康.come
時間:2017/11/25,14:30
地點:屏東演藝廳實驗劇場

文  陳信祥(自由音樂工作者)

漆黑舞台,樸素到只有一支麥克風,一面大型投影幕,如此而已,對於筆者近日參與的大型表演相比,著實少了很多的點綴與裝飾,焦點全落在一高一矮的阿達和康康組合身上;聽著兩位以快速、精準的節奏,互相接拋,分不清到底是照稿唸,還是脫稿演,且投影幕適時地補一槍,幾乎讓現場觀眾笑穴全開。這就讓我想到知名電視節目製作人王偉忠曾在《不機車、很推車》書中談及一個實例:一名小女孩以優異歌聲進入歌唱比賽總決賽,無奈第二輪想以華麗取勝,光記動作,沒空互動,複雜反而不討好,無緣前三名。因此快樂需要很複雜嗎?表演需要很複雜嗎?今日著實為我上了一課。

成軍四年的「達康.come」(以下簡稱達康),由阿達(陳彥達),康康(何瑞康),以漫才【1】表演方式,一搭一唱,相互吐槽、搞笑;今年適逢「相聲瓦舍」三十週年紀念,他們改編馮翊綱原創劇本《弄》,以漫才、短劇及達康獨特的音樂說唱故事型式,呈現〈我沒空〉、〈我要去〉、〈我也會〉三段精彩、爆笑故事。

節目節奏明快,毫無空隙的台詞,兩人一搭一唱不停歇,原以為這樣的節奏會讓人〝耳〞不轉睛,不過兩人咬字清楚,話語無模糊地帶,腳本設計清晰,讓人始終繞著他們的節奏轉;運用漫才風格,一人耍笨、一人吐槽方式將故事大眾化,例如《我也會》,述說可能有神經病的醫生來診療病患,想要獲得解藥的病人,卻一直被活在自我意識的醫生弄得天旋地轉;也跳脫一般人之想像力,一幕以為是草原騎馬的場景,最後也公佈是一隻驢子。他們著墨、重複、強調在無關緊要的細節上,離奇的是,效果和笑果卻是出乎意料的好。

兩人的表演節奏,呈現出嚴謹和自由兩面,此處所指嚴謹並非嚴肅、刻板之意,而是如此長時間的節目並非是靠隨意發揮就能撐場,腳本必定經過設計、修正,且眾人笑點高低不一、老少不分,要讓大家都能沉浸其中,全數買單也是一大難題,但就現場笑聲判斷,達康劇本十足成功;自由看似簡單,有時候會天馬行空,無邊無際到一發不可收拾,達康的自由即興也讓筆者嘆為觀止,光開場白的隨意發揮介紹詞,從演藝廳、民眾開車方式、把玩地名,就能笑料百出,每個段子來回穿梭在劇本及脫稿間,毫無破綻,筆者的呼吸和笑點完全就是被拖著走。

除了段子精彩之外,還有更多額外的驚喜順勢往笑穴再補一槍;如〈我要去〉,瘋狂醫生看診,將病歷表直接畫醜圖,放大看總會令人會心一笑;或者是〈我也會〉,將歌詞投影上,無厘頭處,直接放大文字,這些效果呈現簡單,但卻貢獻出最大的質量。達康的演唱功力不在話下,音質頗有水準,且合音部分更在水準之上,由康康包辦詞曲創作,節奏明快,歌詞押韻,充滿負能量的無俚頭內容,不知為什麼總會讓人嘴角不自覺上揚,散場時如果您問我節目如何,我也許會說:「清爽無負擔,下次我還會再進場看達康。」

註釋:
1、漫才:根據維基百科敘述,是日本的一種喜劇表演形式,前身是日本古代傳統藝能的萬歲。受到愛知縣尾張萬歲與三河萬歲的影響,在日本關西地區漸漸發展出這種表演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