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52PRO(ゴツプロ)
時間:2018/02/24 19:30
地點:華山1914文創園區東三館烏梅劇場

文 林立雄(專案評論人)

該如何看待「傳統」?或者,該如何藉由戲劇觀看「傳統」?或許,我們在討論「傳統」的時候該好好面對的第一個問題是--什麼是「傳統」?就臺灣的我們來說,或許會因為政治認同而認為「中國文化」並不屬於臺灣的「傳統」,但又常常處於無法割除歷史、文化、學習背景的尷尬狀態,面對這樣的「認同障礙」,大多數的人們可能會選擇逃避,或者是刻意排除忽視。但,或許我們都不能忽略的一件事情是,今天我們所做的、所說的、所寫的,它們的過去,都是有其歷史發展脈絡的。歷史是死的,當下卻是流動的,當然「傳統」也會因為時間而產生改變,那麼,我們何需刻意排除、忽視?而不理解它的存在,試圖擁抱它,甚至藉由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傳統」呢?

談了落落長的「傳統」,還有非常多問題是可以被接續著討論的,特別是那些被包納在某一群體之下,被迫接受、認同「傳統」的人們,他們如何面對、因應,同樣是一門值得思考課題。回到52PRO(ゴツプロ)的《第三弦(三の糸)》來討論,這部作品即可以被視為一種觀看、理解、檢討「傳統」的方式。《第三弦》講述「輕津三味線萬澤流」的故事,劇情從四位綽號為「嫉妒」、「強推」、「沒膽」、「沒責任」的四位大叔(精靈)的爭鬧開始,他們身著流行服裝、使用智慧型手機、喝星巴克咖啡,鬧鬧吵吵的楔子讓人有些摸不清頭緒,直到第七代傳人萬澤壽太郎(佐藤正和飾)帶著六代目萬澤隼吾(浜谷康幸飾)與弟子栗山勘治(塚原大助飾)來到萬澤流的神山,在別無他人的深山他們聽見了三味線的聲音,並遇見四位大叔,才一一地揭露「輕津三味線萬澤流」在傳承上的種種困難與考驗,四位大叔綽號的命名意義也敘事過程中被一一解答。

在這部作品當中,「嫉妒」、「強推」、「沒膽」、「沒責任」四位大叔,正好能夠代表「輕津三味線萬澤流」在傳承過程中,各代傳人所遭遇的種種困難與無奈,有嫉妒他人實力者、有不願接受而強推他人者、有害怕承擔者、有不願承擔者。然而,面對「傳統」,誰本就應該傳承?又,是誰該接下傳承呢?這部作品並非通篇辯證,而是從四位大叔與第七代傳人的自我揭露中看見「萬澤流」在傳承上遭遇的種種困境,比如同姓、男性才得以繼承流派等問題。劇中的傳承問題能夠延伸至各地的文化傳承,將此狀況與當下的台灣進行對照不免同樣讓人慨歎,文化傳承的本意應該是將前人創造的精緻與美好流傳,為何總得因為人、因為政治而生發出種種的問題,進而陷入推託、沒膽、沒責任的漩渦裡頭呢?52PRO(ゴツプロ)似乎試圖在這部作品中思考這個問題。

52PRO(ゴツプロ)用了自己最擅長的「劇場」,思考、反省日本的「傳統」以及其中之「傳承制度」。劇中深刻地點出了傳承的種種障礙,以及人作為個體時,面對大群體、大傳統時的掙扎與無奈。劇中並不否認「傳統」的重要性,甚至在劇中展現了萬澤流傳人們在面對「傳統」時種種謹慎、嚴格的精神,不過,「傳承」真的別無他法?只能男性?只能同姓?只能父傳子嗎?從劇中第七代傳人領著弟子栗山勘治登山的那刻,52PRO(ゴツプロ)似乎就隱隱地告訴觀眾,傳承不見得只能傳遞給自己的家人,更重要的是,有沒有人熱愛這份「傳統」,且願意將這個一文化持續地傳承下去,或許,這才是對待「傳統」最好的方式。

這部作品幾乎可以說是「輕津三味線萬澤流」的歷史,更是作為日本人的52PRO(ゴツプロ)面對自身文化、傳統及傳承問題的沉痛告白,但劇情中趣味的設定與對話卻又不讓整齣戲像演繹歷史那般枯燥乏味,特別是演員們的能量飽滿、協調,進入嚴肅對話的前後穿插著搞笑、浮誇的科諢,讓觀眾在冷熱調劑中可以保有彈性,在笑鬧與嚴肅中思考。除此之外,我們亦能夠在劇中感受「當代符號」與「傳統文化」的矛盾,如前文所提及之萬澤流聖山上的大叔精靈如何使用智慧型手機、Apps,又在劇中談論,甚至演奏著代表「傳統」的三味線,無處不帶有衝突感。劇末,一切都回歸到傳統的源頭,展現最初的美好,臺上七位大叔在揭露過去、重新面對、理解每一代的傳承後,幽幽地演奏起三味線,襯著舞臺上那棵佈滿蒼苔的聖石,流瀉出無比的寧靜與禪意,正為此劇留下了餘韻。

面對、反省「傳統」,日本是相當不遺餘力且具有自覺的。過去,日本即曾出現關注日本傳統藝術──「落語」的電視作品《虎與龍》。在這部影集中,同樣是以當代為背景,講述當代人面對即將消逝的傳統文化的種種看法與反應。雖然,大多數的電視劇都逃離不了主角討厭傳統,最後經歷種種後開始喜歡,甚至出現傳承的責任感等情節,但,能夠以「傳統文化」作為核心,運用當代故事與通俗情節重新包裝,或許是我們可以借鑑的。總而言之,《第三弦》是一部相當成功的作品,即便戲劇的敘事重心是日本的傳統樂器三味線,以及日本文化傳承的問題,但也不免會讓人聯想到存在臺灣的種種傳統文化,譬如京劇、崑曲、歌仔戲、南北管等等,他們也都因為時間長出了不同的樣貌,長出了有別於所謂「大傳統」的,專屬於臺灣的樣子。然而,我們或許也可以期待,未來的創作者可以在傳統文化中,找到創作的基礎,發展出一套我們看待傳統、文化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