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金承志、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
時間:2018/04/06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武文堯(專案評論人)

對於合唱團的印象,多數人想到的或許是以古老的拉丁文演唱彌撒曲,Gloria、Sanctus等反覆練習。合唱團離現代人的距離真的這麼遙遠嗎?歐美地區近年來興起的「當代阿卡貝拉」(Contemporary A Cappella),以這種古老的無伴奏合唱形式,融入流行音樂的元素,充分激起年輕族群的共鳴,好萊塢電影《歌喉讚》便將這種音樂形式推向一高峰。若論華人地區的合唱發展,是否也出現了這樣一股新的勢力,並成功的讓華人的合唱音樂多了一種新的可能方向?以《春節自救指南》、《張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在哪裡了》等樂曲走紅,並在網路上創下超高點閱率的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或許正是華人合唱音樂圈中出現的一個奇蹟式、獨特而富有魅力的代表。成立於2010年的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在現任藝術總監金承志的帶領下,成功走出了自己的路。今年彩虹合唱團首次在台北展開了一場名為「得意的一天」的專場音樂會,整場演出的曲目幾乎全部為作曲家兼指揮金承志自己作詞、作曲的作品(除了一首編曲作品除外),讓台灣樂迷們盡情體會了彩虹合唱團與「金式魅力」互相激盪的火花。

處處令人驚艷、無處不是驚喜的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整場音樂會聽下來讓筆者有著非常難忘的印象,更證明了這個合唱團能如此紅火,靠的不僅是幾首讓現代人頗有共鳴的通俗性質、戲謔傾向的「流行音樂」而已,他們對於合唱音樂的融會貫通、以及在「嚴肅」曲目上所表現出高水準的演唱素質與藝術水平,是值得加以討論的。此合唱團為一業餘合唱團,團員基本上均不是音樂本科專業的,而是來自各行各業、熱愛合唱的社會人士共同組成。在「熱愛合唱」的基礎上,他們展現出的是極度投入、認真的態度,在指揮金承志的訓練下,其實具有相當好的水準,尤其許多多聲部(八個聲部)、加上口白的合唱曲,並不是很容易演唱,不過對於他們來說卻有著很精采的表現,相當不容易。整體來說,上海彩虹合唱團有著漂亮的音色,各個聲部間的聲音是平均、明晰的,女高音聲部在演唱高音區時仍能唱出溫暖、漂亮的音色;男中、低音聲部也具有足夠的分量,可以撐起整個和聲的架構。此次演出上半場演唱了金承志創作的套曲《澤雅集》當中的兩首選曲、《落霞集》當中的一首選曲以及數首小品,還包括了比較通俗、流行的作品,像是《我喜歡》、《午後》,以及音樂會中唯一一首不是金承志創作、而是編曲的流行音樂《從前慢》。

上述的幾首合唱小品,都有著十分詩意的曲名,金承志不只對於指揮、作曲頗有專精,在作詞上也呈現了極高的文字能力與個人特色,這種夾雜著白話散文、文言韻文、甚至融合口白的獨特風格,使得每一首小曲都能表現出金承志的藝術美感。《張士超你昨天晚上到底把我家鑰匙放在哪裡了》、《春節自救指南》這類娛樂性質的作品固然有趣,然而我們卻不能忽視金承志在寫作「嚴謹音樂」上的才華與其獨特之處。融合了中國美學與西式作曲技法,樂曲不會太「現代」、難懂,相反的,金承志的創作皆在調性音樂的範疇,使用不複雜的和聲進行,但是卻能讓聽者有著深刻的共鳴。筆者認為音樂會下半場演唱的《白馬村遊記》,最能體現出金承志的美學觀點。《白馬村遊記》為一合唱套曲,共有七首,這七首樂曲之間有著簡單的故事將之串聯,這是發生在民國十三年,故事主人翁顧遠山從北方回到老家福建時,行經浙西地區「白馬村」時的經歷。在演出時,舞台後方的投影幕在每段歌曲開始時打上字幕,簡單的交代了故事的進行。筆者認為,若是將字幕看成了單純的交代故事背景,或許有些直白、破壞了作曲者獨特的設計,相反的幾句有些曖昧、象徵性的文句,無疑是與音樂相呼應的,整部作品就在一個有些虛幻、烏托邦式的架構上鋪展開來。

《白馬村遊記》是具有民族特色的,曲調素材上使用了五聲音階,歌詞上不只以普通話演唱,甚至加入了幾句溫州方言(金承志為溫州人)。第一曲《榕樹》簡單的旋律,美麗卻深刻,其實這套作品當中的幾段音樂,應該十分適合其他合唱團在音樂會中單獨抽出演唱,因為它們不會太難演唱,但又有著很好的效果,十分討好聽者。第三曲《渡口》由一位獨唱女高音以半唸伴唱的方式開頭,隨後由合唱團應和,音樂中的對話、吆喝、口白等效果,是十分現代的表現方式。其實金承志早在先前的一首作品《淨光山晨景》(於上半場演唱)中便嘗試了在演唱中融入了佛教的唸經、朗誦以及敲擊法器的聲響。整部《白馬村遊記》讓人眼睛一亮、具有畫龍點睛效果的一段音樂,或許是第六段《西山雨》。這段音樂很特別的沒有任何歌詞,甚至不用唱的。合唱團員隨意的分散在舞台上,或站或坐,舞台昏暗的燈光與鋼琴重複的簡單曲調相應和著,合唱團員雖然沒有演唱的片段,不過卻發出了各種聲響。包括了風聲、談話聲、雨聲、嘆息聲、貓狗叫聲、蟲鳴鳥叫等各種聲響效果,頓時整個音樂廳的舞台變得充滿靈性,中國藝術中常見的寫意、虛實交錯等在這裡有了非常好的體現,不只耐人尋味,更讓聽者充滿了想像空間。《白馬村遊記》是一闕合唱套曲作品,但卻不只是合唱作品,更像是充滿中國文化意識的整體藝術(Gesamtkunstwerk)般,音樂、文本與哲學深度是牽扯在一塊的。

簡而言之,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的成名,除了靠著諧謔「網路神曲」之外,他們在不違背藝術初心的原則下所「玩」出的新花樣,豐富了華人合唱音樂界,這點也相當值得台灣的合唱界觀摩、借鏡與學習。從音樂會開始前「字幕機」與聽者的互動,就充滿著幽默、詼諧,彷彿預告著彩虹合唱團的登場必定相當「不一樣」。果真,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在很多地方都顯得相當「不一樣」,而且富有該團的風格與特色。包括憑音樂會票券可以免費兌換單曲〈彩虹〉樂譜、指揮親切的在樂曲之間與聽眾對話、互動,有別於正襟危坐的音樂會,演出最後的安可曲《彩虹》一曲,指揮讓現場聽眾翻開先前憑票根領取的樂譜,可以跟著合唱;或是拿起手機,開啟手電筒隨音樂擺動,這在正式古典音樂會中是相當罕見的。唯一令筆者感到可惜的是兩廳院的服務員或許要能視情況了解而開放手機的使用,當指揮已經同意觀眾使用手機時,仍有兩廳院服務員尚未清楚現場狀況而阻止聽眾使用手機,造成有些尷尬的場面。筆者肯定兩廳院服務員對於智慧財產權以及場館維護的認真態度,但如何與演出單位相配合,或許值得再思考。無論如何,筆者認為金承志無疑會在華人合唱音樂界中站穩一席之地,而他與上海彩虹室內合唱團也將成為大家津津樂道的佳話。筆者認為若只將上海彩虹合唱團看成是「網紅」、走詼諧路線的團體,那麼可真是小看了他們,正如該團宗旨「造化隨順、風雅之誠」,在創新、幽默的背後,更有著深刻的藝術內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