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鬼娃株式會社
時間:2012/08/25 14:00
地點:台北市136藝文空間

文 黃佳文

走近滿布紙錢的命案現場,封鎖線勉強地劃出藝界空間,幽晦的水燈在乾冰推波下緩緩流動,聽憑流水泠聲為《罐頭躲不了一隻貓》揭開序幕,述說當代與一九四七年的兩代人事。

環保替代役男陳復生(饒駿頌飾)受指派前往姦殺案的命案現場清掃,無意間遇到假扮被害女子金道美,企圖尋死的未婚孕婦廖芳霞(王品芊飾),在一陣騷動後,陳復生意外昏厥卻被廖延亮(廖芳霞的阿公)附身,述說起一九四七年的臺灣故事。

全劇撻伐臺灣政治、社會現況,訴說著老百姓的憤懣不平,對於當代社會亦多有嘲諷,但綜觀全劇的意涵與脈絡而言,敘事單調而連貫薄弱,欲藉廖芳霞的遭遇與兩代前的事跡訴苦,顯得牽強且索然無味,雖不時穿插調笑,但在苦悶的情節之中著實哭笑不得,也難以發自內心地同情這段悲情歷史。編劇顯然很希望喚起歷史記憶,殊不知歷史的詮解早已與時俱進,社會多元文化的觀點也愈趨顯著,不會、也不該輕視遭受殘暴的陰影或未婚懷孕的處境,此劇的觀點反倒有些跟不上時代;儘管劇末充滿了同情與包容,但因缺乏劇情刻劃也流於表面,換言之,「重組家庭」的真實境況並沒有被演繹出來,不能一廂情願地認為終將幸福美好,墜於童話結局的公式。

劇名「罐頭躲不了一隻貓」頗耐人尋味,但分別指涉什麼意義卻難以知曉,而全劇情節組構頗為勉強外,以語言的運用來區隔人物形象也並未成功。兩位演員的表現平易自然,不過演技通俗如連續劇,少了點表情、感情和聲情,若能再作調適則更佳。全劇在情節敘事、人物形象刻劃上都相當不易,誠如節目單所言:「面對這個難以下嚥的文本,受盡時空、年代與語言隔閡的折磨」,但既然時空、語言已截然分隔,表演應當要能夠明顯地凸顯各別的特點,才不致使得劇情或人物形象混淆不清。

此外,值得思索的是,這段史實正確乎?一九四七年的焦點是二二八事件(省籍情結),但全劇的重心其實偏於一九五○年代的「白色恐怖」氛圍,這齣戲所談述的內容較接近後者,那又為何特別強調是一九四七年的事呢?歷史提供戲劇表演題材,但戲劇也該還歷史一個公道才客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