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如果兒童劇團
日期:2013/05/04 19:30
地點:台北國家戲劇院

文  吳宛錚(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學生)

胡(狐)說:「人物就這麼轉轉轉、變變變,從一個故事跳到另一個!」

如果兒童劇團的《東方夜譚II─狐說八道》承接著五年前未完的心願,再次詮釋司馬中原的鄉野傳奇,將八段故事解構,並以「緣」一字重新建構出笑中帶淚、苦中作樂的人生寓言。

以司馬中原一貫帶有迷信和魔幻色彩的故事為藍圖,試圖從東方思維中尋找兒童劇新的可能,如果兒童劇團這次為大小觀眾描繪出充滿奇想的國度,保留了「武俠」的形式風格,更深入宗教(文化)哲學意涵探討「緣分」、「因果」,裡頭形形色色的人物,在不同的故事中擁有不同的性別、身分,看似異,實則同,跳接的劇情結構巧妙地傳達了此點,在習慣平鋪直敘的兒童戲劇裡獨樹一幟。且不怕孩童無法接受,因為他們早已習慣於同時觀看不同的卡通頻道;同時進行扮演遊戲又隨時回到自己,所以無論人物怎麼變、故事怎麼轉,小觀眾們都有辦法在時而專注、時而放空抓到最佳時機點,大笑、驚訝或回應。

緊扣著東方文本與內涵,演員的表演從西方默劇式誇張的肢體演出,回歸東方文化的身體記憶,運用戲曲的程式化概念,發展出專屬每個角色的動作和反應,如扮演胡說的狐狸精,吃到最愛的雞腿時,身子壓低,兩腿就這麼左一蹬、右一蹬,隨即轉個圈、翻跟斗,逗得大小朋友又驚又喜。而更多的傳統戲曲元素:將軍亮相虎虎生風、打圓場你追我趕跑跳蹦,還有鑼鼓點好不熱鬧響叮咚,技藝結合創意,使得古老的藝術跨越了世代、模糊了界線,獲得新的生命!

然而,為使劇場中也能出現飛天遁地的武俠表演,在戲中夾雜的影像呈現,似乎為流暢的故事添了些許「不自然」,以龍將軍血戰敵軍為例,先是成功營造萬馬奔騰的磅礡,但隨後人與影像不甚精準的互動卻缺乏說服力,使高手過招成了虛應故事,也讓表演的「想像」失真,頗為可惜。另外,其投影的位置受限於場地原本的設置與環狀舞台設計,單一化了寫意的影像構成,抽象的詮釋猶如困獸之鬥,無法伸展其氣度、表現其深度。

總的來說,《東方夜譚II─狐說八道》是一齣在每個面向都力求兒童劇更上層樓的戲,各種挑戰皆是為成就此劇種更高的藝術層面,只是,在東西方的顧盼之間,擔憂與疑慮顯現,說書人反覆提及「人喔,就是一個字─“傻”!」,重複性固然為孩童喜愛,他們也的確因回答出「正確答案」而沾沾自喜,但過多的解釋、過剩的目的性,將故事中的留白或灰色地帶幾近消耗,幸好,並沒有殆盡,故事依然保留了正反面的交錯趣味,胡(狐)說的預言並沒有通通成真,而是以矛盾的姿態存在於戲劇之中,存在於人生之中,寓言般觀照著孩子們走出屬於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