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秀琴歌劇團
時間:2013/07/05  19:30
地點:台南市安平開台天后宮

文  楊美英(2013年度駐站評論人)

鑒於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推動「歌仔戲製作及發表專案」迄今十年來,幫助各地歌仔戲劇團提昇表演美學與排演製作的水準,爭取越來越多的年輕觀眾變成歌仔戲的粉絲,包括許多阿嬤阿公一起來看戲,在廟埕廣場再現溫馨人潮;也曾經多次透過此項聯演活動看到不少富有新意的傳統戲曲佳作,於是,這回再次擠入觀眾席邊緣,特地站在台南大天后宮前看了大約兩小時的《三目二郎君》。

然而,首先印入眼簾的舞台設計,在表演區域的兩側各有一幅青山藍嵐,呼應了舞台上的兩幅景片,猜想其意圖建構場上的景深,可惜,反讓整場舞台視覺顯得凌亂,加上導演的場面調度經常用到舞台後半段角落,造成除了舞台正前方以外的觀眾們均會有視線不良的死角區域,對於全場爆滿的觀眾來說,實在遺憾。

因為就現代劇場的舞台空間概念而言,導演必須考量觀眾與表演之於空間的三角關係,尤其是如此廟口廣場野台上的文化場,顯然本計畫對於傳統戲曲團隊提升現代化的劇場概念,尚有不小的進步餘地。其他如音量的過大破嗓、舞台布景的穿場破綻、演員或工作人員從幕後的探頭探腦等等,均屬現代劇場演出基本守則的違規,破壞了整體的戲感,更遑論許多理應情緒高亢的情節段落,卻見若干演員動作走位鬆散,有損全場戲劇張力或情緒變化的經營。

劇情大意敘述二郎神楊戩命令夏谷族民將「神石」雕成其塑像以供膜拜,又以執法公正自詡,堅持嚴懲違反天條的聖母與沉香這對母子,經過齊天大聖孫悟空居中化解,終於喚醒了自己一樣有著人神相戀、劈山救母的相似處境……最後,在舞台上完成「神魂合一、才能不自欺」,全劇告終。

其中,孫悟空與二郎神君一番對話,前者嘻笑怒罵、慧黠舒坦,正與後者的執法威嚴、道德論述形成腳色表現的輕、重差別,末了更達到舉重若輕的巧妙效果。

劇中的幾位主要腳色唱得悅耳流利,遠勝過場上略顯遲緩無力的武打戲,筆者特別注意到幾處,一如三聖母與凡人劉彥昌之相遇、相戀,「新編-狂妄」「心生憐愛」等詞曲,互動婉轉而繾綣,甚至聽到「我在伊眼中,看見我的形相」,頗有白話文藝腔氣息;二如第六場關係對峙又拉扯不清的二郎君、三聖母、子沉香之間猶如三重唱的互相呼喚或詰辯,彼此參差相喝,營構腳色關係張力,頗為生動。

再者,全劇所強調二郎神因幼年救母受罰而質疑天理,導致成長之後的武裝自己、看不清自已,甚至造成魂魄分離而不自知、剛愎自用、假面偽善,所幸天地機緣讓他有機會面對身心靈的離異、淨化心中的執念,重溫所謂「初衷」之美好之重要,也才能成為真正的神。如此的創作核心理念,自然無疑動人,只是書生佳人的愛情何生何滅、迅速有效,或是母子深重情義的對話模式既非日常也無特定動機,散發了傳統的習氣,徒然削薄了腳色個別的內在衝突、腳色之間的情理之爭,不免令人更有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