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一心歌仔戲劇團
時間:2013/06/29 19:30
地點:臺北市城市舞台

文   魏婷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傳統藝術研究所學生)

傳統戲曲的劇目向來以忠孝節義故事為主要,一心歌仔戲劇團尤以武戲見長,雙生魅力更是他團無法比擬,也是該團的賣點之一。2013年度力作《斷袖》,標榜傳統戲曲首次挑戰禁忌,加上力邀橫跨台前幕後全方位藝人郎祖筠擔綱導演,甚至還有知名音樂人陳樂融、山風、潘協慶等人,為此劇量身打造的同名宣傳主題曲,在在成為驅使我走進劇場一觀此劇的動力。

整齣戲有別以往一心歌仔戲劇團的快節奏步調,劇情推昇是慢慢地、溫溫地,不急不徐娓娓道出漢哀帝劉欣與董賢相遇、相知、相惜的一生。編劇在鋪成與說白的表達上,始終繞著「鳳凰」二字,從兩人最初在鳳凰山邂逅,董賢又是虛凰假鳳扮演鳳凰神女,到後來董賢拿著哀帝贈與的生辰壽禮,即興吹奏的樂曲,也要被稱為【鳳凰鳴】。更因著這個笛子,讓原本寧願辭官也不願成為男寵的董賢,終於卸下矜持、放下不安,接受了劉欣的感情;與其要說是接受帝王的愛戀,倒不如說是面對真實的自己。這些層次上的表現,直接呼應了「真愛,非關雌雄」。但,君臣之戀與男男之愛畢竟是項禁忌,面對眾人的訕笑譏諷,董賢曰:「經過人口,再真的愛都不單純了。」這句話令人心痛,跳脫劇情回歸現實的我們,不也就活在這樣一個充滿異樣眼光的世俗裡,只能與董賢同嘆無奈啊…..

家族劇團最能看出家族總動員的力量,出場即獲滿堂彩的小荻無疆與小董賢,兩人不只超齡成熟演出,更讓大家見到文化傳承的命脈生生不息。兩位小生的文戲表現可圈可點,身段上添加崑曲唯美元素,音樂曲風輕柔悅耳,詩珮唱腔明顯進步許多,詩詠喉嚨耗損則令大家擔心不已。服裝上,董賢在打更時期卻與其他三位友人等級差別甚大,或許因為小生行當,但此刻應寫實會較合乎當時身份。舞台布景採用水墨畫布呈現,竹林、山水,古典中蘊含飄逸,整體散發清、柔、美的細緻。導演在人物調度上使用很多舞台劇作法,偌大表演空間上,必要的偏台與留白,更能突顯戲劇張力,並且顧及到每個角落的觀眾。此劇匯集各方人才,算是成功的跨界合作。

故事因著重雙生情感發展,對於其他人物刻劃顯得難以周全,例如荻無疆、師丹這兩人各與董賢、劉欣有著微妙情愫,但最後卻又無疾而終,甚至語焉不詳含糊帶過,難道正是所謂的「妙,不可言喻嗎?」而劇名《斷袖》,卻也真真捨棄揮刀斷袖的重頭細節,改採董賢一方手執已斷之袖做後續抒情,如是取捨,顯得單薄。再者,歌隊的編排,雖是類似推著整齣戲進行的精靈角色,他們四人一組,時而百姓,時而朝官,不外乎就是發揮插科打諢的丑角行當,稍稍點綴頗收畫龍點睛之效,但過多就有喧賓奪主之嫌了。畢竟回歸戲劇本質,仍應是劇中人與觀者兩造間的細微互動,並非需要說書人或第三者來告知現在劇情發展實況,因為觀眾的當下體會向來是最直接,也是最真實的感受。

綜觀全劇,看到一心歌仔戲劇團的企圖心,企圖將傳統與草根性強的歌仔戲,帶往一個不同既往印象的層次上,而他們也正朝著這個目標邁進。曾幾何時,我們偶會自問:「一顆心要歸向何方?」非關男女、非關年紀。這句話在每個人心靈角落皆佔有一席之地,或隱、或現。在觀看劇中角色人物的同時,彷彿好似見到自己。可以是劉欣、可以是董賢、可以是荻無疆或師丹,亦或是劇中任何一位人物。這也是為何這齣戲足以感動人心之處,雖然它曾是歷史撰述,也是編劇筆下的一個故事,可能也是你我真切的心情寫照。您說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