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大開劇團
時間:2013/12/14 14:30
地點:大開戲聚場

文 連修偉(臺灣師範大學地理系學生)

《大肚蝦米!?》在題材上考驗觀眾對於劇場性與戲劇性的接受度,演出時有太多情節都是在現實生活中不可能成立的,邱比特的箭射中男主角於是立刻懷孕、臨盆時打破醫院記錄便在急診室中舉行頒獎典禮、男主角馬克一再重覆令人厭惡的行為卻又總是讓觀眾發噱…,故事情節以許多零碎片短組合成一齣荒誕幽默的喜劇,卻也令人訝異在呈現時將默劇做為表現手法,飾演馬克的演員不斷展現其精深的演出實力,表演過程毫無瑕疵讓所有人都投入在劇情之中,在小劇場裡彷彿經歷一場電影,所有的畫面都令人印象深刻。

雖然乍看之下劇情看似荒誕不羈,卻也帶著對社會變動的深刻關懷,從一開場屢次蓋章、蓋章、再蓋章的行為,看見單身男子馬克在郵局百無聊賴地蓋著郵戳,空虛無聊填滿了馬克的單調生活,而現在社會上有多少人每天都是過著一成不變的日子,他們漫無目的瀕死彌留的活著,萬念俱灰的生活似乎再也看不見陽光了,而送子鳥所帶來的驚喜改變馬可所有的生命軌跡,也正昭告著每個人都有改變自己生命的機會,讓自己不再只是匆忙庸碌的虛度光陰。

在馬可懷孕的過程,鮮明的刻畫出孕婦的肢體與習慣,不斷孕吐造成所有行動上的不方便,身體狀態的變化成為生活中的負擔,而觀眾席的媽媽們都不約而同的感慨懷孕時的辛苦與煎熬。而最痛苦的莫過於生產後照顧嬰兒的疲累,換不完的尿布、泡不完的奶粉、永無止境的哭聲,連噩夢中都感到誠惶誠恐只怕自己錯過嬰兒的任何哭喊,這樣挑戰耐性的比賽無形中也增加了馬可對於嬰兒的愛,所以才會在嬰兒遺失的時候痛心疾首四處尋找,如同母親遺失孩子的崩潰心情,將母親角色的張力發揮地淋漓盡致。

劇中不時穿插許多元素,如被視為家庭成員的蜥蜴,在嬰兒出現前是馬可的唯一生活伴侶,甚至在生產時都被當作是家屬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名,而主角在面臨懷孕生產到照顧嬰兒的過程,宛如在探索自己的人生目標,換景時的拼圖投影,一塊一塊的拼貼正象徵著主角逐漸發現目標,這些元素都讓這齣戲的風格更加獨特,不再只是關注主角默劇的表演,進而完整地串連起所有故事變成一個層次複雜但簡單明瞭的戲。

《大肚蝦米!?》很難得的做到讓人可以輕鬆在劇場看戲同時釋放心中所有壓力,享受喜劇帶來的歡笑卻也在看完後百感交集,男子懷孕對很多人來說可能都是遙不可及的假設,但他所暗示的是當我們生命遭逢變故時如何泰然處之,我們在這個世代被賦予的悲傷不見得能夠解決,每個人都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唯一能夠做的就是讓自己活得更好,生命的意義不在於走過的長度而是行進時步伐的深度,所以我們都要當一個為自己鼓掌喝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