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北市立交響樂團
時間:2011/10/23 19:30
地點:台北市小巨蛋

文字 林采韻

民國百年,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推出巨獻,以3400萬台幣在台北小巨蛋打造歌劇《阿依達》(AIDA)。首演當日,當舞台燈光亮起的剎那,號稱從羅馬原裝空運來台的舞台雄偉奪目,古典風格的服裝華麗細緻,來自國外的歌手賣力演唱,克羅埃西亞指揮巴雷札、義大利導演馬提亞分掌前後台。此時,看著節目單上「阿依達在台北」的字樣,心中竟頓時出現「台北在那裡?」的疑惑。

北市交長年有自製歌劇的傳統,平均每樂季都有一檔新製作。歡慶建國百年,歌劇也就順勢成為北市交的獻禮。在眾多歌劇中,威爾第《阿依達》的出線,相信有務實考量:《阿依達》環繞著國族、親情、愛情,某種程度上刻有史詩般的印記,而劇中磅礡的氣勢、凱旋的排場,多少呼應創立民國、台灣光復(10/25的演出日適逢光復節)的歡慶氛圍。

至於這齣戲,是否如同台北市長郝龍斌在節目單上所寫「各大劇院也都以搬演《阿依達》來評定製作的能力」,這種論調不免讓人打個大問號。若威爾第天上有知,可能會先站出來,為其他作品抱不平。

《阿依達》上演前歷經多事之秋,原本擔綱男主角拉達梅斯的著名男高音里契特拉車禍去世,改由義大利男高音馬勒尼尼頂替。馬勒尼尼平穩代打,堪稱扮演安全牌的角色;飾演女主角阿依達的女高音卡芭圖,音色丰采皆不如她的情敵──次女高音芮那爾蒂飾演的埃及公主安奈莉絲,她在演、唱上的差強人意,也難怪男主角再怎麼唱也熱不起來。

在崇尚現代風格的全球歌劇舞台,此次來自羅馬歌劇院的舞台、服裝和道具主要以傳統仿古取勝,舞台上巨型的石柱令人想起埃及路克索的卡納克神殿,石柱後方的塔門如同伊迪芙荷魯斯神殿的複製品,搭配台上考古氛圍,導演的手法傾向保守,除了對於幾場群戲努力舖陳,刻畫仇恨與愛情的力道,以現代劇場眼光來看顯得平淡。相對於舞台上情緒的內斂,北市交在演奏專業上表現得可圈可點,成功扛起以音樂支撐劇情的使命。

在台灣能有機會觀看全本歌劇本屬不易,北市交以大手筆,租借來自「歌劇原鄉」義大利的舞台服裝,希望讓觀眾大開眼界。但癥結在於,台灣文化發展至今,難道還停留在開眼界的膚淺階段嗎?相信當初,北市交團長黃維明設想在台北小巨蛋打造《阿依達》,心中多少懷抱理想,或許如同他在節目單裡的文章所說:「國際化的製作團隊,兼具傳統和創新的新風貎,讓台灣自製歌劇的能力與世界齊步。」

但問題在於,如此購買現成罐頭,再找一些外國廚師指導台灣工作人員現場加溫的方式,應該不是他所宣稱的國際化製作模式吧。

再者,國外歌劇院動不動就有百年歷史,想必有許多值得台灣借鏡之處,之前國家交響樂團與德國萊茵歌劇院、澳洲歌劇團合作,便是想從中學習專業歌劇院的運作模式。只可惜,此次北市交與羅馬歌劇院的合作,不論就形式或內涵而言,都稱不上是團與院有系統的扎實交流,存在的反而是一種最粗淺也是最不具建設性的租賃關係。

在北市交的歌劇製作歷史上,之前樂團曾兩度推出《阿依達》,一次是民國77年,另一次是民國84年。對照七十年代資源缺乏的台灣、八十年代努力向上攀升的台灣,如今的台灣以軟實力自豪,但是在民國百年《阿依達》的舞台上,卻看不到屬於台灣的創意;尤其此時正逢世界設計大會在台北舉行,更形成強烈對比。於此,令人想起,大陸知名導演張藝謀之前在北京推出的鳥巢版《杜蘭朵》,儘管他的舞台設計在某些評論者眼中極為俗麗,但是他可以大聲拍胸脯地說:這就是北京、中國的《杜蘭朵》。但台灣、台北的《阿依達》呢?

唯一可喜的是,《阿依達》演出時,動員了許多在校學生,包括真理大學和台北市立教育大學音樂系和南強工商的學生等,參與這次演出的經驗,或許將成為他們人生的難忘回憶。但是如此回憶,要以數千萬的政府預算來換取,未免也太高貴了!

如此一來,花費3400萬(其中850萬為贊助)的《阿依達》,等於拿納稅人的錢,又放了一次大煙火,而且要欣賞這場煙火,納稅人還得自掏最低5百元、最高4800元的腰包,也難怪聰明的台北市民,買單者少,也讓北市交這場百年大戲辛苦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