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LOGIN

歷史文章

最近一週 上月 2017
標題 單元 作者 刊登日期
可能是夫人的口水,可能是美杜莎的笑《薩德侯爵夫人》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31 日
一個奇特的聲響世界《即興集樂聚 II 日本實驗音樂家內橋和久》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12 月 30 日
默劇小丑的喜劇實驗《他媽的菜騎鴨》 投稿評論 蔡明璇 2017 年 12 月 30 日
回歸對人的理解《LAB參號-不知為何物》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30 日
邊緣即疾病,甬道的兩極:從個人到社會《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2 月 30 日
還在路上的《吉卜拉》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30 日
始於空白,終於空白《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李孟婷 2017 年 12 月 29 日
舞蹈的地誌書寫《關於島嶼》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8 日
縱身凝視與回望《關於島嶼》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12 月 28 日
跨國勞動者的眾生相《窮人的呼聲 Cry of the Poor》 投稿評論 徐耀璇 2017 年 12 月 28 日
平原上的倫理責任《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余祐瑋 2017 年 12 月 28 日
通俗的成全《羅生門》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7 日
原初的乍現與失效《噶哈巫!斷語?》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12 月 27 日
以史為鑒,面向未來《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游芷玥 2017 年 12 月 27 日
微空間的陰霾《深淵Abyss》 投稿評論 白心彤 2017 年 12 月 27 日
回到動覺同理《黃翊與庫卡—2017特別版》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6 日
他們,我們——當新住民/移工成為台灣舞台上的角色/演員 多焦舞台 陳韻文 2017 年 12 月 26 日
訊息與身體拉鋸《鏽塔》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2 月 26 日
新種故事,想像台灣《整人王—新編邱罔舍》 投稿評論 陳建成 2017 年 12 月 25 日
地底的天堂《Daylight》 投稿評論 羅家偉 2017 年 12 月 25 日
與古典交融的台灣原聲《唱遊四季》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2 月 22 日
踩著複調的腳步《久酒之香》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22 日
提琴獨白《魏靖儀.全本易沙意無伴奏小提琴奏鳴曲》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2 月 22 日
古來時常吃人,我也還記得《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12 月 22 日
視覺即身體,一起醒著作夢《沙中房間》 投稿評論 唐瑄 2017 年 12 月 22 日
講座紀錄:一座城市,多重觀看(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2 月 22 日
在新的一天到來前──詩意隱含的苦痛與殘酷《鷹與潛鳥》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2 月 20 日
空轉的狂歡《人類派對》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2 月 19 日
鐵牢籠中的存在《打南無_漫遊者》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12 月 19 日
文字與意義的內爆《關於島嶼》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2 月 19 日
生死之間《遊戲之後》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2 月 19 日
時光封緘抽屜,擬像封存夢境《抽屜三》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12 月 19 日
以愛為名的權力部署《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12 月 19 日
薛西弗斯的時間劇場──星際生產線與疲勞創作《鷹與潛鳥》 當週評論 楊禮榕 2017 年 12 月 18 日
創意勞動生死疲勞《鷹與潛鳥》 當週評論 小西 2017 年 12 月 18 日
愛不持久《熱炒99》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12 月 18 日
願妳能夠找到回家的路《微塵・望鄉》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12 月 18 日
亮麗轉型再出發《大井頭・赤崁記》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2 月 18 日
化身「陳三五娘」群的《行過洛津》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7 年 12 月 16 日
好遙遠的《抽屜三》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16 日
音樂、聲響、說唸的同/童唱《彼得與狼在好萊塢》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12 月 14 日
與世界接軌的「小」製作《彼得與狼在好萊塢》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2 月 14 日
清爽無負擔《弄巧成矬》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7 年 12 月 13 日
戲/曲該何以敘事?又何以對話?《行過洛津》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2 月 13 日
一個偶像和一個劇場可以做到的事《生而為粉我很抱歉》 投稿評論 莊鈞智 2017 年 12 月 13 日
中國愛樂的激情與自信《余隆與中國愛樂樂團》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2 月 13 日
一隻蚊子停在耳朵上《一零》 投稿評論 唐瑄 2017 年 12 月 12 日
褪盡繁華的詩文山林,銘刻肉身的集體記憶《關於島嶼》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12 月 12 日
田野與再現的鴻溝《噶哈巫!斷語?》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2 月 12 日
直白與裸的誘惑《恥的子彈》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12 月 11 日
講座紀錄:一座城市,多重觀看(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2 月 11 日
相遇在語言的縫隙間《吉卜拉》 投稿評論 賴思伃 2017 年 12 月 11 日
冒險與遊戲《Plan B》 投稿評論 劉家瑜 2017 年 12 月 11 日
用盡力氣在一起《插銷》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08 日
通俗情節與商業操作《寂寞瑪奇朵(歡唱場)》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2 月 08 日
調動慣性,面向日常景觀《重考時光》 投稿評論 林芷筠 2017 年 12 月 08 日
台日交融的《TRANS 恍惚》 投稿評論 楊欣芳 2017 年 12 月 08 日
彩蝶旋飛舞新聲《新梁祝》 投稿評論 黃佳文 2017 年 12 月 06 日
「與」之為安那其《安娜與齊的故事》 投稿評論 陳建成 2017 年 12 月 06 日
對稱空間的必要性《琵琶行》 投稿評論 陳敬昕 2017 年 12 月 05 日
我們創作了一個更好的世界了嗎?《扭扭─聽說那邊的城市是被扭出來的》、《神諭的午後》 投稿評論 張敏秀 2017 年 12 月 05 日
帶孩子融入難民與動物正義的社會議題《天堂動物園》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12 月 05 日
笑容的特寫《70種笑》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2 月 05 日
家的想像方式,與歸去的必然《水中之屋》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2 月 04 日
悠遊於形體之外的自由《Spur/溯形》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12 月 04 日
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嗎?《還陽記》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2 月 04 日
消融於虛構的移工議題《吉卜拉》 投稿評論 簡韋樵 2017 年 12 月 04 日
身體的獨白與對話《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丁逸珣 2017 年 12 月 04 日
崩壞的傾聽時分《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萬彥伶 2017 年 12 月 02 日
非關童話《美女與野獸》 投稿評論 黃寶裕 2017 年 12 月 02 日
喧鬧的符號《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陳旻禧 2017 年 12 月 01 日
最低限度的生無可戀《2017的我》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11 月 30 日
生與死,詩與舞對話《遊戲之後》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1 月 30 日
只能意會難以言傳的家庭戰場《小人Parents》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11 月 30 日
恍惚中找歷史《Varhung~心事誰人知》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11 月 30 日
魔幻?公路?喜劇?《吉卜拉》 投稿評論 謝鎮逸 2017 年 11 月 30 日
從天皇到國父的文化翻譯《TRANS 恍惚》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1 月 30 日
演員與皇后《觀・音》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1 月 29 日
華麗、璀璨的轉身回眸《觀・音》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1 月 29 日
衝突與妥協共舞《插銷》 投稿評論 蔡振揚 2017 年 11 月 29 日
戰火中的人性與韌性《駝背漢與花姑娘》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7 年 11 月 29 日
他們三個,我們四個《Bon 4 Bon》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1 月 29 日
年輕真好《許奈德鋼琴三重奏》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1 月 29 日
難得純粹的奢侈《浮域誌異》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11 月 29 日
散落的身體《偉大馴服者》 投稿評論 林芷筠 2017 年 11 月 28 日
無聲騷動的真實《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陳韻棻 2017 年 11 月 28 日
語言的叛變,主體的斡旋《安娜與齊的故事》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1 月 28 日
若你不是你,那我又是誰?《TRANS 恍惚》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11 月 28 日
虛擬自由的現實《沙中房間》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1 月 27 日
為了更靠近烏托邦《天堂動物園》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1 月 27 日
華麗的頑抗《偉大馴服者》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11 月 27 日
委託行不行?《雨信委託行》 投稿評論 張峰瑋 2017 年 11 月 27 日
解心事《Varhung~心事誰人知》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1 月 27 日
詩意雜耍,找回初心《少了一個螺絲釘的下午》 投稿評論 黃寶裕 2017 年 11 月 27 日
複雜而純粹的即興聲音《當時光匆匆飛逝我只在乎你》 投稿評論 陳宥恩 2017 年 11 月 25 日
充滿想像與自由的肢體美學《自由步—沉浸式曲線》 投稿評論 連佳宣 2017 年 11 月 25 日
賽伯格式的自我馴服與再生《偉大馴服者》 投稿評論 江胤芝 2017 年 11 月 24 日
笑的傳染與災變《七十種笑》 投稿評論 姚立強 2017 年 11 月 24 日
老而彌堅《萊比錫布商大廈管絃樂團》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1 月 23 日
反諷的獨特性《浮花》 投稿評論 李育茹 2017 年 11 月 23 日
關係共感在《話語靜止時》 投稿評論 蔡宇涵 2017 年 11 月 23 日
找回劇場與觀眾的連結《還陽記》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1 月 22 日
歲月流逝《時間之河》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1 月 22 日
掀覆無盡的記憶白布 《偉大馴服者》 投稿評論 林穎宣 2017 年 11 月 22 日
是愛吧!《全然的愛與真實》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1 月 21 日
生命時間的召喚《偉大馴服者》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1 月 21 日
重新定義舞臺空間《Plan B》 投稿評論 王歆維 2017 年 11 月 21 日
現象中愛的隱象《曼波搖滾》 投稿評論 陳楠 2017 年 11 月 21 日
當食物讓出主體《味道劇場》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1 月 20 日
典範與傳承《湯瑪斯・漢普森 & NSO》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1 月 20 日
如何為新?何種視野?《2017新人新視野》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11 月 20 日
英雌取代英雄《早安主婦》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11 月 20 日
笑到你心裡發寒《七十種笑》 投稿評論 高若想 2017 年 11 月 20 日
天上與人間的距離《湯瑪斯・漢普森 & NSO》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1 月 17 日
令人難忘的瞬間魅力 《賽門.納巴托夫爵士即興鋼琴馬拉松》 投稿評論 練雯琳 2017 年 11 月 17 日
意識流動的土地關懷《水中之屋》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11 月 17 日
技術與體力的雙重考驗《幻想.幻響─安傑利希鋼琴獨奏會》 投稿評論 任育德 2017 年 11 月 16 日
翻實轉虛視覺挑戰《Plan B》 投稿評論 洪嘉聲 2017 年 11 月 16 日
前瞻的創造與實踐行動──匈牙利葛利夫偶劇院「寶寶劇場概念研習營」暨演出觀察 多焦舞台 謝鴻文 2017 年 11 月 15 日
從意義的產生、搭建到傳達《2017新人新視野》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11 月 15 日
無法辨識的混酒《黑夜之後》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11 月 15 日
小說與戲曲的璀璨交鋒《駝背漢與花姑娘》 投稿評論 楊閩威 2017 年 11 月 15 日
繽紛創意,奇幻對決《藍騎士和白武士》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1 月 15 日
攀升與墜落之間《深淵》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11 月 14 日
關於牆的幾種解釋《The Wall》 投稿評論 賴郁旻 2017 年 11 月 14 日
沒有歷史,只有祖先《血漫》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1 月 14 日
多重框架和模糊界線《安娜與齊的故事》 投稿評論 林紋沛 2017 年 11 月 14 日
搬進劇場的部落日常《Varhung~心事誰人知》 投稿評論 謝昱萱 2017 年 11 月 13 日
堅持如探索中的《浮根》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1 月 11 日
魔鬼與使徒攜手共舞《魔鬼與使徒的合唱》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7 年 11 月 10 日
當中文字幕消失時,當歷史語境被選擇時《AMAHARA 當臺灣灰牛拉背時》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1 月 09 日
在星翳燈幻間《靜/止》 投稿評論 鄭宜芳 2017 年 11 月 08 日
尋覓方向的旅程《浮根》 投稿評論 沈佳燕 2017 年 11 月 08 日
當法國的微風輕輕響起《微風的節奏》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11 月 08 日
駐足在情感連結《微塵・望鄉》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1 月 08 日
點到為止的愛情表象《曼波搖滾》 投稿評論 蔡振揚 2017 年 11 月 07 日
純粹能量的震撼《AMAHARA 當臺灣灰牛拉背時》 投稿評論 羅文秀 2017 年 11 月 07 日
當歷史翻身時《AMAHARA 當臺灣灰牛拉背時》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1 月 06 日
一首來自失落的大日本帝國的情詩《AMAHARA 當臺灣灰牛拉背時》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1 月 06 日
荒誕在鏡裡正與真實對視《陽明山上有山羊?》 投稿評論 蔡家偉 2017 年 11 月 06 日
聽見一種愛的可能《千萬分之二》 投稿評論 鐘煒翔 2017 年 11 月 06 日
晚安孩子《早安主婦》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1 月 06 日
看盡人世間愛恨糾纏《破月》 投稿評論 連佳宣 2017 年 11 月 03 日
就好比黑洞之境《靜/止》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11 月 03 日
排一齣「爛喜劇」《仲夏夜之一切如戲》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11 月 03 日
當主婦踏出她的一小步《早安主婦》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11 月 02 日
異質對立,和諧相生《快雪時晴》 投稿評論 車炎江 2017 年 11 月 01 日
游目騁懷,暢敘幽情《快雪時晴》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1 月 01 日
講座紀錄:脫美入歐?抑或南進?——當代舞蹈國際交流的選擇題(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1 月 01 日
操偶與注視《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11 月 01 日
品嚐氣味,直面靈魂《四氣五味》 投稿評論 高若想 2017 年 10 月 31 日
夢想的歌舞線上《企鵝莎莎狂想曲》 投稿評論 鄧淑華 2017 年 10 月 30 日
如鏡反映而無語 《請聽我說20》 投稿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10 月 30 日
創新思維,打破框架《豬探長的秘密檔案4 — 豬探長之死》 投稿評論 練雯琳 2017 年 10 月 28 日
國樂高手齊聚一堂《風雲際會》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7 年 10 月 28 日
該跟誰要,誰又給得起?《給我一個活下去的理由》 投稿評論 唐瑄 2017 年 10 月 27 日
劇場中的「現在」與創作的愛情《仲夏夜之一切如戲》 投稿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10 月 27 日
聲音,空間,時間《靜/止》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10 月 26 日
匠人們的木訥與溫柔《仲夏夜之一切如戲》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10 月 26 日
灰色聆聽者《白色說書人》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0 月 26 日
期盼更精緻的阿卡貝拉《Gala Concert 遇見國際人聲樂團》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26 日
舞蹈述說電影視界《孵夢劇場Ⅲ —萬有影力》 投稿評論 賴怡瑄 2017 年 10 月 26 日
講座紀錄:脫美入歐?抑或南進?——當代舞蹈國際交流的選擇題(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10 月 25 日
變奏的當代感情觀《曼波搖滾》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0 月 25 日
日常的身體探索與觀看《同謀再現》 投稿評論 李明潔 2017 年 10 月 24 日
邊界與中心的弔詭存在《時代與歌:亞洲異議歌謠之夜》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7 年 10 月 23 日
遊戲中的女性自我覺察《好久沒聚一劇》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7 年 10 月 23 日
衝突與美感並陳《曼波搖滾》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0 月 23 日
愛如現實般荒謬《請聽我說40》 投稿評論 蔡家偉 2017 年 10 月 23 日
品嚐城市過往的嘆息《貴美的餐桌》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10 月 19 日
這群人的狂歡《生之慶》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0 月 19 日
攀登合唱的聖母峰《當大師遇見大師》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9 日
從 “I am how I am” 到 “We are how we are” 《輿圖工作坊》觀察筆記 投稿評論 廖于 2017 年 10 月 19 日
大寓言時代《白色說書人》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10 月 18 日
期盼更多來自莫爾島河的感動《捷克愛樂管弦樂團》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8 日
差一步就跨越「神秘鴻溝」: 只能華麗轉身,無法跨越鴻溝的《女武神》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10 月 18 日
跨國指環再現丰采《女武神》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10 月 18 日
以舞織夢,探掘夢境裡的真實《捕夢》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7 年 10 月 18 日
與你接觸《同謀再現》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0 月 17 日
過渡中介之囈境《捕夢》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10 月 17 日
如何改變偽善的臺灣夢? 《我有一個夢》 投稿評論 簡韋樵 2017 年 10 月 16 日
看見芭蕾的多元面向《芭蕾景緻》 投稿評論 吳佩怡 2017 年 10 月 16 日
遺民與移民的血與骨《移人.來去》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10 月 16 日
寧靜悠遠的聲響夢境《狂起》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10 月 16 日
寶島之音《洄瀾之聲—寶島辦桌》 投稿評論 羅瑄 2017 年 10 月 13 日
來自八十八鍵的幻想《路易沙達2017鋼琴獨奏會》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2 日
來自記憶深處的呼喊與回聲《記憶的種籽》 投稿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10 月 12 日
表演以「外」《生之慶》 投稿評論 謝鎮逸 2017 年 10 月 12 日
當劇場開始思考《前進吧!方舟》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0 月 11 日
是戲還是人生?《莊子兵法》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7 年 10 月 11 日
地獄即徒勞《肉身撒野》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10 月 11 日
秋水共長天一色《純粹西貝流士》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10 日
這類兒童劇場的問題是,忘記這是劇場《大野狼拯救小紅帽》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10 月 10 日
台灣之聲《遶境共聲》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10 月 06 日
戲曲鑼鼓解構與蛻變《狂起》 投稿評論 梁瓊文 2017 年 10 月 06 日
藝術如何立國:從《三姊妹》到《台北筆記》,談平田織佐的社會實踐 多焦舞台 郝妮爾 2017 年 10 月 05 日
致剛剛消逝的,未來《Salute》 投稿評論 梁羽淳 2017 年 10 月 05 日
現代性幽靈時間《櫻桃園2047》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10 月 03 日
音樂劇場的實驗《遶境共聲》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10 月 03 日
我們都是那隻狐狸《拳難・拳難》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10 月 02 日
舉重若輕,人生日課《Salute》 投稿評論 沈如瑩 2017 年 10 月 02 日
在真實與謊言間漫走《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10 月 02 日
肢體語彙的俐落演繹《Persona》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10 月 02 日
值得更加期待的皇家之聲《英國皇家愛樂管弦樂團》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09 月 28 日
「傳統」的回歸與延展《佘太君掛帥》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9 月 27 日
在簡易的變易之間,不易地流轉《易色》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9 月 27 日
女人的力量《佘太君掛帥》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7 年 09 月 26 日
為何而動?語言統合後的疏離《嗚呼哀哉》 投稿評論 蔡家偉 2017 年 09 月 26 日
你/妳所看到的《Persona》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09 月 26 日
劇場,你的問題是說教《解密。潘朵拉》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9 月 26 日
鼓瑟絲竹鳴新聲《來自中亞的新語》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9 月 25 日
在時間光輪中透視愛《易色》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9 月 25 日
時空流轉下的圓和緣《易色》 投稿評論 吳佩芝 2017 年 09 月 25 日
離苦,方能得樂?《莊子兵法》 投稿評論 羅揚 2017 年 09 月 22 日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地來《啾咪!愛咋》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9 月 22 日
跳脫框架的叛逆《嗚呼哀哉》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9 月 22 日
人生如戲《七言絕句》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7 年 09 月 22 日
美啊,請時間停留《浮士德》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7 年 09 月 21 日
近未來與遠方《台北筆記》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9 月 21 日
世代身體競技場《易色》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9 月 21 日
黑盒子裡的跨界實驗《擊樂實驗室─反作用力計畫:抵抗》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09 月 21 日
澎湃熱鬧的千人交響《宇宙之音—馬勒千人》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09 月 20 日
生命嬗遞形色《易色》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9 月 20 日
「撐」起金屬次文化的存亡之際?《BCFEST》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7 年 09 月 20 日
是嘆息還是呼吸?《嗚呼哀哉》 投稿評論 吳佩芝 2017 年 09 月 19 日
脫去凝視後的環境與自我《看見看不見的II—依地創作》 投稿評論 林育萱 2017 年 09 月 18 日
觀看的方式《台北筆記》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09 月 18 日
人聲嘆息《嗚呼哀哉》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09 月 18 日
骨幹位移:「當代」場域在哪、以及面貌為何?《浮士德》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09 月 18 日
來自幽冥的召喚《靈薄域》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9 月 15 日
重新定義指揮大師時代來臨《佩特連科與巴伐利亞國立歌劇院管弦樂團》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09 月 15 日
弓絃上的美善《為劉一峰神父弱勢關懷慈善音樂會》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9 月 15 日
我把我的青春給你《浮士德》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9 月 14 日
「京劇」是夥伴?還是牽絆?《浮士德》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9 月 14 日
如何好好地說再見?《時。光》 投稿評論 張峰瑋 2017 年 09 月 14 日
停格的螢幕世界《致深邃美麗的》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9 月 13 日
內與外,自我與他者之間《我.不是我》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9 月 13 日
未知,是唯一確實知曉的事《致深邃美麗的》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09 月 13 日
誰是命運的主宰?《七言絕句》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7 年 09 月 12 日
一灘激情尖銳的鮮血《少數民族》 投稿評論 蔡茵茵 2017 年 09 月 12 日
幸好無法參與的表演:翻面聆賞黑人翻身後的翻唱《B-Side》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09 月 11 日
移動的身體,反動的展演《遙感城市》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9 月 11 日
滑向心視域、開啟新境界《浮動的地平線》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09 月 11 日
你「是/穿」誰的《內褲》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9 月 10 日
神人之界,希望與慾望《解密。潘朵拉》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09 月 08 日
啊~給我一杯!《忘情水》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9 月 08 日
玩出劇場外的觀眾《跑路土地公》、《夏日微涼夜話:隙》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9 月 06 日
介於失衡與平衡間的探索地帶《浮動的地平線》 投稿評論 梅錦忠 2017 年 09 月 06 日
理想抱負,展翅高飛《將軍少年2》 投稿評論 蔡佩娟 2017 年 09 月 05 日
悟證現代性疏離《遙感城市》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9 月 05 日
時間與空間多重模組《社交場——等待果陀、透明、八天兩夜與十個藝術家》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9 月 05 日
當我們都成為機會主義者《悲劇景觀》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9 月 05 日
集體焦慮的弱聲《野草》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9 月 04 日
穿越台北與澳門《遙感城市》 當週評論 張輯米 2017 年 09 月 04 日
最遠也最靠近自己《春泥II──眾聲相》 當週評論 林乃文 2017 年 09 月 04 日
欲成英雄,必先XX?《過氣英雄傳》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9 月 01 日
一場龐克音樂祭的場域敘事《火球祭》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7 年 09 月 01 日
問世間情是何物?《雕從小記》 投稿評論 張洛韶 2017 年 08 月 31 日
現實江湖現實界《過氣英雄傳》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8 月 30 日
幻落孵育眾身聲《春泥II──眾聲相》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8 月 29 日
Why so serious? Yes, I mean it.《殺蟲記2.0》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8 月 29 日
真正需要釋放的究竟是誰?《萬花筒》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8 月 29 日
生活,由不得人選擇《冥王星》、《七種靜默:忿怒》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08 月 28 日
文化交流的日與夜《掛號》 當週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8 月 28 日
妳的體內不流著民族的血《少數民族》 投稿評論 范博淳 2017 年 08 月 28 日
等待焦慮,現代重影《等待果陀》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8 月 28 日
記得,現在的模樣《萬花筒kaleidoscope》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8 月 25 日
意義建構與行為《社交場——透明》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8 月 24 日
顛覆後的思考《2017女節「顛」之章──馬利亞情竇初開》 投稿評論 陳明緯 2017 年 08 月 24 日
從中文風波談WSD的文化代工經濟學 多焦舞台 黃佩蔚 2017 年 08 月 23 日
平行線的交集《光》 投稿評論 邱華廷 2017 年 08 月 23 日
時間零度裡,必有無數可能的愛《2017女節「顛」 之章:馬利亞情竇初開》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08 月 22 日
重新開啟以後的人生《遙感城市》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8 月 21 日
提問人類存在《遙感城市》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8 月 21 日
不要懼怕死亡,死亡是終將看見《一家之魂》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08 月 18 日
講座紀錄:劇場/日常的疆界——素人/業餘表演者的現身/參與(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08 月 17 日
生而為(女)人《2017女節「鬧」之章》 投稿評論 蔡家偉 2017 年 08 月 16 日
孩子們的神奇號角《菲聽不可》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8 月 15 日
當代提問一則:存在的疆界,由誰定奪?《一家之魂》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08 月 14 日
紅塵塌陷後,巨大的留白《等待果陀》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08 月 14 日
成為「不然少女」,不好嗎?《不然少女》 投稿評論 梁陳安 2017 年 08 月 14 日
秋水時至,萬川歸之《匯流》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8 月 14 日
如果邊緣空間有能動性《2017女節「育」、「意」、「鬧」之章》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8 月 12 日
有點險,有點甜《2017女節「育」之章》 當週評論 盧宏文 2017 年 08 月 10 日
二元相對,意猶未竟《戀人》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8 月 10 日
與女節相遇《2017女節「育」之章、「鬧」之章》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8 月 09 日
南方管樂的藝術表現《英雄的節慶》 當週評論 陳惠湄 2017 年 08 月 09 日
觸動溫柔《我們需要一朵花》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8 月 09 日
講座紀錄:劇場/日常的疆界——素人/業餘表演者的現身/參與(上)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08 月 09 日
奧福音樂的挑戰《月亮》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8 月 08 日
尚需雕琢的荀派紅娘《紅娘》 投稿評論 梁陳安 2017 年 08 月 08 日
墜落與回返的往復《欲言又止》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8 月 07 日
勝過船堅炮利的歌聲《瑞典史旺宏歌手》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8 月 07 日
迴盪我心,縈繞我靈《回》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8 月 07 日
如詩般的光明舞踏《回》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8 月 07 日
劇評做田野:混雜而不交會,於是不見《不見》 多焦舞台 劉純良 2017 年 08 月 07 日
劇評做田野:如何成為局外人?——有關WSD、語言與關係 多焦舞台 劉純良 2017 年 08 月 04 日
來自鐘錶王國的歌聲《瑞士蘇黎世合唱團》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8 月 04 日
被動的力量,苦等不到的沈默《棄者》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8 月 04 日
與黑暗獨處,及斷尾求生《棄者》 當週評論 張敦智 2017 年 08 月 04 日
殘酷且不完美,卻赤裸有力《棄者》 投稿評論 林亞璇 2017 年 08 月 04 日
閉上眼,貼近想像的起點《拇指小英雄》 投稿評論 羅瑄 2017 年 08 月 03 日
創樂者的「勝利之聲」?《創樂者-艾爾加與約翰威廉斯之夜》 當週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8 月 02 日
死亡,是最任性的遊戲《死亡筆記本》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8 月 02 日
從音樂角度解讀《阿凡達前傳》 投稿評論 戴源宏 2017 年 08 月 02 日
暴力的操控與凝視《棄者》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8 月 01 日
一人一故事鋪陳未來《彼時此岸》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7 月 31 日
修煉、傳承之路──「姜派小生專場」的展與續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7 月 28 日
我是來救你的《打烊小戲節——吃下它》 投稿評論 吳湘芸 2017 年 07 月 27 日
人間是死神的遊戲場域《死亡筆記本》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07 月 26 日
物質與肉體的旅程:Scenofest劇場藝術節《旅程》、《岩隙》 多焦舞台 劉純良 2017 年 07 月 25 日
人性的三折展演——普契尼三部曲《外套》《修女安潔麗卡》《強尼・史基基》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07 月 24 日
有一種回憶叫「冷」 《時空抽屜》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07 月 24 日
時代與音樂的對話《夏漢與水藍》 當週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07 月 21 日
古典木蘭大變身《木蘭少女》 當週評論 謝筱玫 2017 年 07 月 21 日
後來的故事,怎麼了?《木蘭少女》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7 月 21 日
歷近十年,「復刻」一臺音樂劇《木蘭少女》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7 月 21 日
致青春,現在進行式《靈界少年偵察組》 投稿評論 王妍方 2017 年 07 月 19 日
秒懂的KUSO,簡樸的故事《過氣英雄傳》 投稿評論 陳佳慧 2017 年 07 月 17 日
探索內心的女子舞蹈劇場《1+1》 投稿評論 許芷榕 2017 年 07 月 17 日
對於真實觸碰的巨大需求《坐坐茶室》 當週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7 月 14 日
民間譚與音樂建構的獨特敘事《純粹。聽說—JUST A RUMOR》 當週評論 馮祥瑀 2017 年 07 月 14 日
框架中的自由《反反反》 投稿評論 邱華廷 2017 年 07 月 13 日
回歸內在自我的敘事之旅《2017鈕扣計畫》 投稿評論 林亞璇 2017 年 07 月 13 日
城市的失憶,演出的死亡《其境/他方》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7 月 12 日
修煉,何不回到人間?《靈界少年偵察組》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7 月 12 日
如果沒有睡,就不會醒來《老殘・印象》 當週評論 郝妮爾 2017 年 07 月 12 日
坐以待斃的痛苦《殺蟲記2.0》 投稿評論 甘燿嘉 2017 年 07 月 11 日
春青修煉手冊《靈界少年偵查組》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7 月 11 日
楚國的珠寶商《殺蟲記2.0》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7 年 07 月 10 日
家常喜劇《王月英棒打程咬金》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7 月 10 日
與框架的一場抗爭《反反反》 投稿評論 吳嘉偉 2017 年 07 月 06 日
有一種愛,叫安倍先生《螢姬物語》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7 月 05 日
肢體中的關係相對論《It Takes Two to Tango》 投稿評論 林穎宣 2017 年 07 月 05 日
在精準與模糊之間《當代男聲:微音樂起》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7 月 05 日
不接地氣也可以得到共鳴《特殊作業》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7 月 04 日
再次的抑揚頓挫《沈孟生鋼琴獨奏會—主題與變奏》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7 月 04 日
敲開康輔大門《三導香鬆二:阿勒阿勒依》 投稿評論 張議 2017 年 07 月 04 日
舞台的語言,語言的舞台《女僕》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7 月 03 日
在水寫紙上的力量《One dance, one dances, one danced》 投稿評論 吳巽元 2017 年 07 月 03 日
旅外舞者的跨步之作《2017鈕扣計畫》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7 月 03 日
廚房歷險記《做一頓飯》 投稿評論 陳佳慧 2017 年 07 月 03 日
靜默中的風暴《話語靜止時》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06 月 30 日
傳統中的創新《梁祝情笙》 投稿評論 黃煒婷 2017 年 06 月 30 日
曲終人不散,一曲情未了《祝福》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6 月 30 日
快樂地唱悲歌《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6 月 29 日
跳脫父權主義的框架《反反反》 投稿評論 馬沁心 2017 年 06 月 29 日
揣摩人間,包裹虛妄《許仙》 投稿評論 洪采薇 2017 年 06 月 29 日
宛如末世,因此新生《尋,山裡的祖居所》 投稿評論 徐國明 2017 年 06 月 28 日
劇場再現身心障礙的反思《看不見的視界》 投稿評論 易君珊 2017 年 06 月 28 日
階級、殖民與語言政治《女僕》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6 月 27 日
日式風情二次元《螢姬物語》 投稿評論 劉亮延 2017 年 06 月 26 日
身體做為社會運動論述的場域《斷翅飛翔》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6 月 26 日
屬於自己的聲音《聲動臺灣》 投稿評論 黃煒婷 2017 年 06 月 23 日
地方精靈的裝置──談《尚未指稱的對話》與《其境/他方》的注意力原則 當週評論 印卡 2017 年 06 月 23 日
輕描與重寫的女子劇場《1+1》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6 月 22 日
訴說、傾聽——沒有人是局外人《無,或就以沉醉為名》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6 月 22 日
當劇中人淪為當代的雜音《源泉》 投稿評論 鐘煒翔 2017 年 06 月 22 日
以音樂作為黏著劑《MRT2》 投稿評論 郭庭莊 2017 年 06 月 22 日
敘述與表演的見思《女寇—息紅淚》 投稿評論 陳守業 2017 年 06 月 21 日
浮洲夜雨《浮洲現場-行動中的身體》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6 月 20 日
當民俗技藝走進劇場《禁區》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6 月 20 日
標籤下的真實《禁區》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7 年 06 月 20 日
講座紀錄:影像中的政治記憶與身體空間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06 月 19 日
弓調馬服《第一夜》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7 年 06 月 19 日
看不見的敵人是誰?《戈爾德思:夜晚就在森林前方》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6 月 19 日
視而不見就能置身事外?《看不見的視界》 投稿評論 梁晏鳳 2017 年 06 月 16 日
挖掘自我,找尋精神來源《源泉》 投稿評論 馮奕祺 2017 年 06 月 16 日
科技與人性對話的在地改編《人形機器人——越來越像你》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6 月 16 日
性別議題框架及其顛覆《反反反》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6 月 15 日
我與他者,如何可能?《時間沉默地改變了什麼—默默計畫2017》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06 月 15 日
布赫賓德的貝多芬五首鋼琴協奏曲《貝多芬計畫》 投稿評論 武文堯 2017 年 06 月 15 日
背對機制體系的出路?《三、無限瑣》 當週評論 黃佩蔚 2017 年 06 月 13 日
療癒劇場《戈爾德思:夜晚就在森林前方》 當週評論 印卡 2017 年 06 月 12 日
進入的瞬間及其困境—觀眾作為主體《斷翅飛翔》、《默默計畫》、《微舞作》 多焦舞台 劉純良 2017 年 06 月 12 日
誰撈起了水中月《長歌行-楊璨如古箏音樂會》 投稿評論 邱思笛 2017 年 06 月 12 日
從三齣歐陸劇場看「音樂」與「戲劇」的多重關係《戰火浮生》、《彼得潘》與《誰怕沃爾夫》 多焦舞台 白斐嵐 2017 年 06 月 08 日
彩虹霞光和幾抹烏雲同在《彩虹音樂森林》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6 月 08 日
生命從不安靜 《時間沉默地改變了什麼》與默默工作坊 投稿評論 廖于 2017 年 06 月 08 日
誰是未來主人翁?《人間條件六:未來主人翁》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6 月 07 日
事件的外邊《三、無限瑣》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6 月 07 日
經典舞作的重建《速狐計畫》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6 月 07 日
牆是如何建成的《源泉》 投稿評論 吳旭崧 2017 年 06 月 07 日
時間的痕跡《微舞作》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6 月 06 日
自有一方天地《阿育王》 投稿評論 陳涵茵 2017 年 06 月 06 日
如果肉體有意識《時間沉默地改變了什麼─默默計畫2017》 投稿評論 蔡家偉 2017 年 06 月 06 日
見微知著《微舞作》 投稿評論 王顥燁 2017 年 06 月 05 日
畫畫的保羅《油漆未乾》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06 月 05 日
歌舞悲劇的難題《馬克白Paint it Black!》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6 月 02 日
堅持創意與妥協世俗之間《源泉》 投稿評論 段馨君 2017 年 06 月 02 日
雜訊的洪流《三、無限瑣》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06 月 01 日
小編制,大格局《德國擊樂二重奏》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7 年 05 月 31 日
沈浸式展演與開放詮釋《嗨歌三百首》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5 月 31 日
創造的起點?自我與群體的思辨《源泉》 投稿評論 徐承郁 2017 年 05 月 31 日
自我主義與利他主義的辯證與雙面性《源泉》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05 月 31 日
天才與庸俗:劇場的尖銳提問《源泉》 投稿評論 洪姿宇 2017 年 05 月 29 日
台灣青年世代的無限瑣《三、無限瑣》 投稿評論 陸慧綿 2017 年 05 月 29 日
海的詠歎調《52 Hertz》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5 月 28 日
燃燒生命的溫度讓漩渦轉動 《時間的漩渦》 投稿評論 儲昭勻 2017 年 05 月 26 日
當幽微記憶成了渾凝歷史《親密》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7 年 05 月 26 日
死亡與新生的狂喜身體《肉身撒野》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5 月 26 日
一部劇本的新生《想像的孩子—新生版》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5 月 26 日
一點小事,都是夠的《Dear, 這是我最後呼吸宣言》 投稿評論 何宣萱 2017 年 05 月 26 日
傳統與跨界合成的化學效應《鄭和下西洋》 投稿評論 劉信成 2017 年 05 月 25 日
講座紀錄:從王墨林與其台灣戲劇史認識談起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05 月 25 日
你是誰?《三、無限瑣》 投稿評論 曾達元 2017 年 05 月 24 日
釋放極簡主義的情感能量《Fase》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5 月 24 日
無功而返的線索拼貼《三、無限瑣》 投稿評論 羅揚 2017 年 05 月 23 日
死亡的華麗冒險《再一次・美麗人生》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05 月 23 日
如何測量歷史的寬度《親密》 投稿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5 月 22 日
藤蔓下的共生共滅《親密》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5 月 22 日
關於《回顧》的個人回顧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7 年 05 月 22 日
後真相:劇場的盟友抑或箭靶?《血與玫瑰樂隊》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7 年 05 月 22 日
視覺化的時間《時間的漩渦》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5 月 19 日
時間與存在《時間的漩渦》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05 月 18 日
也無風雨也無晴《定風波》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5 月 18 日
敘事、跨域、扮演《府城仙怪誌》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5 月 18 日
關於疾病的脆弱隱喻《生之夜色》 投稿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5 月 18 日
跨時代的敘事斷裂《糖甘蜜甜》 投稿評論 邱書凱 2017 年 05 月 17 日
體現時間《時間的漩渦》及工作坊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7 年 05 月 17 日
在混沌成形以前(下)《混沌身響》第一季第五~八番 多焦舞台 白斐嵐 2017 年 05 月 17 日
駛離正統,航出新方向《奧列的奇幻旅程》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5 月 17 日
觀看幹意的劇場《艾玲》 投稿評論 黃馨儀 2017 年 05 月 15 日
回歸本質《身體與物質—科學/表演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7 年 05 月 14 日
回歸合奏音樂的初衷《領奏的藝術—布拉赫與NSO》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5 月 11 日
「棄直」的美學 《少年金釵男孟母》 投稿評論 吳旭崧 2017 年 05 月 11 日
荒謬詼諧的真實人生《再一次・美麗人生》 投稿評論 董又琳 2017 年 05 月 10 日
轉身微笑,給自己《再一次・美麗人生》 投稿評論 蘇家榆 2017 年 05 月 10 日
悠悠十載餘,云「青春」為何? ——從《長生殿》回顧沈豐英的「青春」演藝路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5 月 10 日
簡單概念構築豐沛意象《不在場》 投稿評論 鄭異凡 2017 年 05 月 08 日
近乎無聲的魔術秀《茱莉小姐》 投稿評論 黎昱成 2017 年 05 月 08 日
解構文本,無聲偷窺《茱莉小姐》 投稿評論 段馨君 2017 年 05 月 04 日
恐懼有多深?《心中有魔鬼》 當週評論 吳思鋒 2017 年 05 月 04 日
白晝之光,夜色之深《不在場》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05 月 04 日
影像作為方法・作影像的方法《茱莉小姐》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5 月 04 日
既全知又無知的看見《茱莉小姐》 投稿評論 張宛瑄 2017 年 05 月 03 日
共謀一場無事生非的把戲《兩個錯誤間的時光》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5 月 03 日
當「表演」發生時《一個人的美術館—寂靜敲門》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5 月 03 日
放棄,懸置,創造 《一個人的美術館—寂靜敲門》 當週評論 樊香君 2017 年 05 月 03 日
窺見真實與虛假《茱莉小姐》 投稿評論 羅揚 2017 年 05 月 03 日
舞蹈與古蹟交相見證《1+1》 當週評論 王昱程 2017 年 05 月 02 日
問世間情是何物?《城市戀歌進行曲》 投稿評論 吳彥陞 2017 年 05 月 02 日
家,就是笙音開始的地方《笙態樂園-朱樂寧笙獨奏會》 投稿評論 齊于萱 2017 年 05 月 02 日
誰射/殺了茱莉小姐?經典改編的自然 (主義) 死亡凝視《茱莉小姐》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05 月 01 日
層次豐富的演奏詮釋《寧致敬遠—鄧泰山鋼琴獨奏會》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7 年 05 月 01 日
汁液行男《少年金釵男孟母》 投稿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5 月 01 日
兩種身體的思辨軌跡《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當週評論 印卡 2017 年 05 月 01 日
大人的球池《想像的孩子—新生版》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04 月 28 日
身體論述的三種可能《春鬥2017》 投稿評論 鍾伯淵 2017 年 04 月 28 日
古典的出口《西遊誰說了算!?》、《降妖者・齊天》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4 月 27 日
理想與現實的對話《想像的孩子—新生版》 投稿評論 張洛韶 2017 年 04 月 27 日
鏡中的你不過就是一面的我《哈姆雷特》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04 月 26 日
拒絕成為真人的真實《小木偶》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4 月 26 日
飛上城門的彩翼《鳥匯》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4 月 26 日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絢彩二十・夢想奔馳》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4 月 26 日
文本、論述與重演之外《少年金釵男孟母》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4 月 26 日
劃去隱藏的出口與味道《2017南方之星—日常的味道》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4 月 26 日
愛情、追逐、挑逗與性愛《雅朵拉森林》 投稿評論 段馨君 2017 年 04 月 25 日
新編戲曲,創新不易《齊大非偶》 投稿評論 羅品喆 2017 年 04 月 25 日
敲開內心的想像之門《Knock! Knock! 誰來敲門》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4 月 25 日
機械的夢《烏鴉怎麼了》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04 月 24 日
層次分明的音樂表現《布魯克納的榮耀-林勤超與台北愛樂》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4 月 24 日
世界,自我,身體《悲・慾》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4 月 24 日
禁錮性靈原慾的肉身《悲・慾》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4 月 24 日
劇人的活命之道──從《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的掌聲再談起劇場外部政策 多焦舞台 印卡 2017 年 04 月 24 日
來自羅馬尼亞的歌聲《安琪拉.蓋兒基爾與臺北市立交響樂團》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4 月 22 日
謙卑女僕與吸血天后:以安琪拉.蓋兒基爾作為「歌唱演員」為例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04 月 22 日
拼出新鮮老故事《Knock! Knock! 誰來敲門》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4 月 22 日
找回獨特個體的生命力量《悲・慾》 投稿評論 蔡怡安 2017 年 04 月 22 日
應物而化,萬有歸一《墨具五色》 投稿評論 楊婉儀 2017 年 04 月 21 日
身體肌理到知覺探索《悲・慾》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4 月 21 日
那穿越傳統與現代的眼光,身體與物件的景觀《夜鶯》、《晴空小侍郎》 多焦舞台 陳元棠 2017 年 04 月 20 日
預留的空白頁,與過多的插圖頁《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4 月 20 日
表象與本質《悲・慾》 投稿評論 車炎江 2017 年 04 月 20 日
失控的春秋 ,扭曲的情愛《齊大非偶》 投稿評論 梁瓊文 2017 年 04 月 20 日
承載記憶的震盪《鯨之駅》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4 月 20 日
展演空間的文化想像與置換《1+1》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04 月 19 日
講座紀錄:戲曲如何當代?從編、導、演、音樂,全方位展開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04 月 19 日
時間是一種病《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投稿評論 吳旭崧 2017 年 04 月 19 日
首先是個人,然後才是帶原者《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投稿評論 賴妍延 2017 年 04 月 19 日
復古的早期現代舞《家。回望》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4 月 18 日
找身體 IX:從身體來的如何回到身體? 「為你朗讀VI」《涌田悠短歌集1》、《歡迎光臨》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7 年 04 月 18 日
台韓戶外共舞《1+1》 投稿評論 吳佳茵 2017 年 04 月 17 日
藉古喻今的同志寓言《少年金釵男孟母》 投稿評論 張峰瑋 2017 年 04 月 17 日
當我們「同」在一起《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04 月 17 日
當一則關於背叛的寓言,成為真實《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傅裕惠 2017 年 04 月 17 日
模糊、破碎與不可(願)言說《叛徒馬密可能的回憶錄》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4 月 17 日
略過權力便無法道盡暴力《夜鶯之戀》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04 月 14 日
國何負我《西施歸越》 投稿評論 李則琳 2017 年 04 月 14 日
以史為鑑的對照與對話《齊大非偶》 投稿評論 蘇恆毅 2017 年 04 月 13 日
傳統的現代性詮釋《蝴.蝶.效.應》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4 月 13 日
美術館中的舞蹈猜謎遊戲《為你跳支舞,好嗎?》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04 月 12 日
以童話為外殼,用身體紀錄的土地悲歌《蚵仔夜行軍》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4 月 12 日
追憶卻也遺落的昔日神采《同班同學》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4 月 12 日
文人撰寫劇本的困境《齊大非偶》 投稿評論 陳芳文 2017 年 04 月 11 日
脫語境的文化展示《初綻──Pulima表演藝術新秀巡演》 多焦舞台 吳思鋒 2017 年 04 月 10 日
從過去回看此刻,向未來尋找自由《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4 月 10 日
偏離主題的西遊新編《西遊誰說了算!?》 投稿評論 李則琳 2017 年 04 月 08 日
人情為要《新寶蓮燈》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4 月 07 日
誰怕俗爛演技?《誰怕沃爾夫?》及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7 年 04 月 07 日
戈與矛的共舞《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4 月 07 日
環形、漣漪與聲響的生死之夜 《銀河鐵道之夜》 當週評論 陳元棠 2017 年 04 月 07 日
誰才有資格愛?《Doll House》 投稿評論 于念平 2017 年 04 月 07 日
在水晶球與時空體的舞台上《銀河鐵道之夜》 投稿評論 林佳靜 2017 年 04 月 06 日
從傳統走向創造的路徑《初綻—Pulima表演藝術新秀巡演》 投稿評論 盧宏文 2017 年 04 月 06 日
深情地注視《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7 年 04 月 05 日
找身體VIII:獨舞的秘密,空間,他者《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7 年 04 月 05 日
經典狂想,反思翻轉《蝴.蝶.效.應》 投稿評論 王妍方 2017 年 04 月 05 日
以黑暗為基礎的三種視見《春鬥2017》 投稿評論 楊婉儀 2017 年 04 月 05 日
文化語境的熔舊鑄新《五色石的秘密》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4 月 05 日
從「扮演」去照見鏡中的自我《哈姆雷特》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04 月 04 日
我相的滌化與自由《自由步—身體的眾生相》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4 月 04 日
鴉言鴉語,活靈活現《烏鴉怎麼了》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4 月 04 日
諷人與自嘲《女女女女女》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4 月 04 日
消費主義下的新嘗試《民宅劇場—現正販賣中》 投稿評論 王瀚億 2017 年 04 月 04 日
鱷魚肚子裡的時鐘《彼得潘》 投稿評論 涂東寧 2017 年 04 月 04 日
是客還係家?《離開與重返》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7 年 03 月 31 日
時隔近一世紀的幸福差《銀河鐵道之夜》 投稿評論 詹雅晴 2017 年 03 月 31 日
生之讚歌《銀河鐵道之夜》 投稿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3 月 31 日
來不及的人生《快要來不及了》 投稿評論 謝昱萱 2017 年 03 月 30 日
何不穿透表象看本質《愛麗絲夢遊仙境》 投稿評論 陳涵茵 2017 年 03 月 30 日
耐人尋味的聲音實驗《再也沒有人說話》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7 年 03 月 29 日
「鴉」口無言的奇幻異想《烏鴉怎麼了》 投稿評論 賴妍延 2017 年 03 月 29 日
當綜藝遇上傳統《鐵獅戀國樂》 投稿評論 王瀚億 2017 年 03 月 29 日
臉、身、衣的三位一體重唱《臉》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3 月 29 日
看見希望《春鬥2017》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7 年 03 月 29 日
鄉愁大花布《離開與重返》 投稿評論 劉亮延 2017 年 03 月 28 日
在客家族群與個人認同之間《離開與重返》 投稿評論 張峰瑋 2017 年 03 月 28 日
販賣何物?QR Code小姐《民宅劇場–現正販賣中》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3 月 27 日
是跨界,還是大雜燴?《鐵獅戀國樂》 投稿評論 謝瑋秦 2017 年 03 月 27 日
閱聽兒歌的新視角《阿卡的兒歌大冒險》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3 月 27 日
一同在劇場中學習《拇指小英雄》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3 月 25 日
語言的滿實與掏空《涌田悠短歌集1》與《歡迎光臨》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7 年 03 月 25 日
宅裡販售的人生價值《民宅劇場—現正販賣中》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3 月 25 日
日常欲望的平靜與壓迫《民宅劇場–現正販賣中》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3 月 25 日
但求在藝術的缺陷裡尋得出口《潮》 投稿評論 陳祈知 2017 年 03 月 25 日
經典回眸的生產意識《潮》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3 月 24 日
誰是下一個夜鶯?《夜鶯之戀》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7 年 03 月 24 日
來自北歐的清新聲音《奧斯陸愛樂管絃樂團》 投稿評論 唐慧如 2017 年 03 月 24 日
誰才是真正的你?《臉》 投稿評論 連佳宣 2017 年 03 月 23 日
遊走於邊界的風景《我在這裡愛你》 投稿評論 邱孝純 2017 年 03 月 23 日
聲歷其境,Zero to Hero的冒險《拇指小英雄》 投稿評論 陳明緯 2017 年 03 月 22 日
光──在例外狀態下的人與真誠《惡童》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3 月 22 日
誰不怕跨文化參與《誰怕沃爾夫?》 當週評論 王寶祥 2017 年 03 月 22 日
看似失序叛逆下的規律《春鬥2017》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3 月 22 日
前衛運動的身體檔案—記2016台北雙年展《在伊凡.瑞娜的每日改變的持續計畫後(1969–70),再度改變的連續計畫(2016)》 多焦舞台 王昱程 2017 年 03 月 21 日
光暈裡的身體能動性《春鬥 2017》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3 月 21 日
何來湧動?《潮》 投稿評論 鍾伯淵 2017 年 03 月 20 日
召喚內在噪音,戰爭銘刻身體《惡童》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3 月 20 日
踏出滿溢幻想泡沫的《海海人生》 投稿評論 方姿懿 2017 年 03 月 18 日
無差別‧日常《海海人生》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3 月 18 日
偏離與異化《超完美工作機器人》 投稿評論 趙文豪 2017 年 03 月 17 日
唯美華麗的破碎夢境《流光似夢》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3 月 17 日
《蝴.蝶.效.應》的蝴蝶效應 當週評論 白斐嵐 2017 年 03 月 17 日
夢是鴉片《流光似夢》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3 月 16 日
當代視角與傳統回歸《蝴・蝶・效・應》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3 月 15 日
潮起潮落《潮》 當週評論 陳代樾 2017 年 03 月 15 日
從凡入聖的劇場空間 《默娘》 當週評論 徐瑋瑩 2017 年 03 月 15 日
華麗的劇場遊戲《彼得潘》 投稿評論 黃婉婷 2017 年 03 月 14 日
荒謬反思教育體制《地下教室》 投稿評論 李則琳 2017 年 03 月 14 日
無無明的盡頭回望《潮》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03 月 13 日
階級美感下的自剖獻祭《潮》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3 月 13 日
拒絕慾望與接觸的童話《彼得潘》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3 月 13 日
混雜而失去主體的恩典《默娘》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3 月 13 日
多了爵士風,少了戲曲味《美男子竇蓮魁》 投稿評論 邱千溢 2017 年 03 月 09 日
注入「爵士」靈魂的混血「歌仔」《美男子竇蓮魁》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3 月 09 日
存在與不存在的遊戲想像《乖乖三頭龍》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3 月 09 日
藝術開啟感知《徐志摩的昇華之夜》 投稿評論 陳信祥 2017 年 03 月 08 日
給我一個理由長大《彼得潘》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3 月 08 日
缺席的在場與慾望的流動性《兒子》 投稿評論 楊婉儀 2017 年 03 月 07 日
拒絕長大的闇黑男孩《彼得潘》 當週評論 葉根泉 2017 年 03 月 06 日
荷蘭蛋糕上的藝術糖衣《激膚》、《揮別》、《停格》 投稿評論 朱殷秀 2017 年 03 月 02 日
在混沌成形以前(上)《混沌身響》第一季第一~四番 多焦舞台 白斐嵐 2017 年 03 月 01 日
人與身體,在美術館的何方? 《回顧》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3 月 01 日
時間對話下的身體哲思《停格》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3 月 01 日
講座紀錄:鄉愁的身體與台灣記憶書寫─從《十三聲》談起 本月注視 評論台編輯 2017 年 02 月 24 日
狼谷中的黎明曙光:一個對2017《魔彈射手》製作的旁觀與再思 當週評論 沈雕龍 2017 年 02 月 21 日
舞蹈加影像等於什麼?《瞬間永恆:舞蹈影像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7 年 02 月 13 日
擺脫傳統的跨界禪風《情定化城寺》 投稿評論 邱千溢 2017 年 02 月 09 日
無聲勝有聲《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當週評論 吳政翰 2017 年 02 月 08 日
妖與男色之美《西遊記—盤絲洞》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2 月 08 日
盲目之見與寂寞之愛《Solo Date》 投稿評論 楊婉儀 2017 年 02 月 07 日
歷史裡的身體記憶《境》 當週評論 汪俊彥 2017 年 02 月 06 日
神先走,體未至 《彩虹的盡頭》 多焦舞台 樊香君 2017 年 02 月 06 日
初衷與蛻變《2017點子鞋》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2 月 06 日
如何使時間成為真實?《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當週評論 劉純良 2017 年 02 月 06 日
創意和思考像冰山崩解《熊娃娃的夢》 當週評論 謝鴻文 2017 年 02 月 06 日
神聖與總體《零點場II——看見未知的創傷》 投稿評論 蔡柔穎 2017 年 02 月 03 日
古往今來共一時——佐藤賢太郎《英仙座物語》 投稿評論 劉馬利 2017 年 02 月 02 日
解開記憶的符碼——伊呀・娜魯灣《038》 投稿評論 石忠山 2017 年 01 月 23 日
當回憶被混為一談《憶像實驗室:離開時請關門》 投稿評論 陳明緯 2017 年 01 月 21 日
期待下集待續《紐約台客 NEW YORK…er》 投稿評論 朱殷秀 2017 年 01 月 20 日
槍響前,請說服我《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投稿評論 湛茂琳 2017 年 01 月 20 日
疏離感彌漫中的死亡堆疊《無用的聖餐杯》 投稿評論 鄭政平 2017 年 01 月 19 日
古路戲以外《碧血忠魂楊家將》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1 月 19 日
多面的視角,走向教條的結局《死刑犯的最後一天》 當週評論 林立雄 2017 年 01 月 16 日
古樂新力量《笛.中.琴—在時間深處相遇》 投稿評論 唐慧如 2017 年 01 月 16 日
「劇場化」的金光戲《欲海波瀾》 投稿評論 熊蘭祺 2017 年 01 月 14 日
新元素豐富國樂色彩《綻放》 投稿評論 陳姵霖 2017 年 01 月 14 日
走出劇場,回到生活《關於生之重力的間奏式》 投稿評論 王威智 2017 年 01 月 13 日
一趟存在的旅程《Solo Date》 投稿評論 劉祐誠 2017 年 01 月 13 日
戲曲之必要?《噬心者》 投稿評論 陳韻妃 2017 年 01 月 11 日
在哪裡?在哪裡?《愛的波麗路》 當週評論 吳岳霖 2017 年 01 月 11 日
布縵裡看見青春物語《再・見—致生命中的美好缺憾》 當週評論 戴君安 2017 年 01 月 10 日
一席本質仿造的聖杯餐《無用的聖餐杯》 投稿評論 黃晟熏 2017 年 01 月 10 日
徒勞之鬱與欲《無用的聖餐杯》 投稿評論 廖修慧 2017 年 01 月 09 日
喚醒五感之後《無用的聖餐杯》 投稿評論 羅倩 2017 年 01 月 09 日
秋冬的東方遺珠,另一個語境 《夢外之境》、《心林》、《男生·男再生》 多焦舞台 2017 年 01 月 09 日
意識流的反叛與孤寂《無用的聖餐杯》 當週評論 石志如 2017 年 01 月 05 日
肉身的禁棝與自由《織布∣男人X女人》 當週評論 紀慧玲 2017 年 01 月 05 日
襯底焦躁中的思辨《焦土》 投稿評論 林怡萱 2017 年 01 月 05 日
藝遊浪漫《浪漫聖誕節》 投稿評論 陳姵霖 2017 年 01 月 05 日
觀視下的殘缺身體《關於生之重力的間奏式》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1 月 04 日
關於紀錄劇場Ⅳ:劇場與社會《遺忘的故事—紀錄劇場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7 年 01 月 04 日
舊戲曲,新味道《挑滑車》《活捉》《西廂記》 投稿評論 曾浩瑜 2017 年 01 月 04 日
視覺的暴力美學《悲劇的靜止》 投稿評論 陳明緯 2017 年 01 月 04 日
音樂洗滌,撫慰心靈《布拉姆斯—德意志安魂曲》 投稿評論 邱千溢 2017 年 01 月 03 日
於是我們面對歷史的不復回歸《焦土》 投稿評論 高竹嵐 2017 年 01 月 03 日
1+1大於總合?《既視感》 當週評論 張懿文 2017 年 01 月 03 日
關於紀錄劇場Ⅲ:劇場遊戲《遺忘的故事—紀錄劇場工作坊》 多焦舞台 陳代樾 2017 年 01 月 02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