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國家交響樂團、小提琴阿雷格息.伊古德斯曼、鋼琴朱鉉基
時間:2014/11/01 19:30
地點:國家音樂廳

文 孫嘉豪(音樂業界人士)

很少有一場古典音樂會,可以讓觀眾從頭到尾興奮不已。有別於以往莊嚴氣質的古典音樂演奏會,I(小提琴ALEKSEY IGUDESMAN)與J(鋼琴HYUNG-KI JOO)用不同的方式,結合了劇場與多媒體,並適當的與觀眾互動,成了獨一無二的表演方式,也吸引了很多樂迷來欣賞他們舞台上的表演。

整場音樂會十三首曲目中,基本上都由兩位演奏家自行改編及創作,也穿插了兩首正常版的曲目。上下半場的樂曲安排,已可視作兩場音樂會的份量。此外,國家交響樂團以及本場工作人員,為了符合萬聖節主題,在服裝設計下了許多功夫,無論是可愛風格亦或恐怖風格,服裝道具都非常精緻。

上半場第一首曲子《手機鈴聲交響詩》(紐約愛樂委託創作)和第四首曲子《冬季波卡》使我印象非常深刻,前者利用了手機鈴聲,並加以變奏成四個版本,演奏家用對話的形式與觀眾互動,整個對話方式與曲子的演奏,加上觀眾的笑聲反應,使這首曲子作為開場非常有效果。《冬季波卡》利用樂曲簡單的旋律節奏,配合朱鉉基的感冒咳嗽聲,形成了幽默有趣,加上用引導的方式,使得觀眾能夠參與這首曲子成為演出的一部分。

印象非常深刻的原因是,兩位演奏家很擅長用誇張的舞臺動作以及聲響,來加強原本樂曲的感覺,使得樂曲的趣味性直接傳達給觀眾,讓觀眾很容易直接進入子的世界。另外,這種誇張的舞臺動作,也能在樂曲切換曲風上,提供很大的幫助。通常在做不同首曲子連接混音時,習慣會找接近的旋律或者相近的和弦作轉換連結,但是他們是直接切換。我認為之所以聽起來不會不協調的很大原因,就是因為他們搭配了舞臺動作以及聲響,使這種切換演奏曲風的表演形式效果更為突顯。

再加上這兩首曲子的創作動機,與觀眾有關。一般音樂會很容易發生這樣的情況:手機鈴響跟咳嗽聲音直接影響演奏家們的演奏心情,但I&J用幽默詼諧的形式,主動表現給觀眾欣賞,讓觀眾用非典型的角度去看待這樣的情況,也進而透露給觀眾一種聆聽音樂會的經驗。

下半場的《恐怖電影》也非常有意思,音樂只用了簡單的幾個音符和節奏,主要是兩人在舞台上的表演以及走位。演奏中,我們能夠聽到耳熟能詳的電影配樂,兩人還搭配電影人物的面具和模仿電影人物的動作做有趣的表現,加上燈光的使用及故意的叫聲,營造了既恐怖又好笑的氣氛,極佳的默契互動,使得音樂更為生動。

這場音樂會的成功,除了I&J兩人敢於嘗試之外,國家交響樂團以及觀眾也是成就這場音樂會的關鍵。如果團員跟觀眾都不配合兩位的表演做出互動,這場音樂會肯定會非常的糟糕。以結果來看,當兩位演奏家在和觀眾互動的時候,觀眾的配合度極高,兩位演奏家在控場方面也掌握得非常恰當,現場演出也沒有出現控制不住觀眾情緒的部分。國家交響樂團的團員除了願意配合之外,看起來也蠻享受和兩位演奏家在舞台上互動表現。甚至我猜想,很多環節應該是舞台上即興表演,連兩位演奏家也意想不到吧!

這種形式的音樂會非常精彩,除了幽默的曲風,也展現了技藝高超的部分。也許不是所有人都認同這種演出方式,但無論是音樂、戲劇、舞蹈任何的表演方式,最終的目的是希望從中獲取快樂和感動。這場演出,讓我感到非常開心,也許這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