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TC管弦樂團
時間:2014/12/03 19:30
地點:台南市文化中心演藝廳

文 陳信祥(業餘愛樂人)

傳說中,天鵝於死前會唱出一生中最為淒美的鳴叫,如泣如訴的音律迴盪四周,格外淒涼,天鵝用盡最後氣力唱出自己的輓歌,將身影和歌聲長存人們心中;相傳,不死鳥每五百年,會引火自焚,於火海中舞動身影、唱出動人旋律,藉此獲得重生。兩隻命運不同鳥,唯一共同點就是於人生舞台上將自己發揮淋漓盡致,目的無它,就只為了將最美的身影和歌聲,烙印在世人的記憶裡。

Taiwan Connection(簡稱TC)由前亞都麗緻大飯店總裁嚴長壽先生及小提琴家胡乃元共同發起,每年年底號召一群擁有共同理想的音樂人,齊聚一堂排練、演出,TC樂團也從最初小編制室內樂、到弦樂團,最終擴大編制至管弦樂團,他們踏遍台灣每個角落,將音樂烏托邦的理念傳達給聽眾。

上半場曲目柴可夫斯基《弦樂小夜曲》,為TC弦樂團2007年初試啼聲的作品,此設計代表TC樂團將回到最初的地方,感謝所有人無私奉獻。氣勢磅礡的序奏,撼動你我的聽覺,TC弦樂團所發出的音色,和諧、圓潤,他們沒有「新」樂團的剛硬,卻有「古」樂團的純香,且每一顆音符充滿能量及活力,這個團齡雖只有十一年,不過音質早已超越多數國外百年樂團的資質,相信今晚的聲響絕對能打破多數樂迷對於「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迷思。筆者十分佩服TC的演奏情境,樂曲至第三樂章,舞台被樂音渲染成灰色、陰暗的場景,小提琴宛如女高音唱出細緻的歌聲,聲調時而抑、時而揚,慢慢地走向低潮漩渦中,一圈一圈帶向黑色底端,直到最終音符觸底反彈,慢慢地爬升,直到細緻的音樂尾端於空氣中化開,樂曲猶如天鵝在生命盡頭唱出屬於他自己的「天鵝之歌」。

其實長期關注TC的樂迷會發現,他們的音樂如從高山落下的水滴,積少成多順勢流下,樂句毫不停歇,一句接著一句,匯集成河、流向大海,原因或許就是不設立指揮,讓每一位團員都能發表自主意見,透過溝通、協調,甚至爭論,最後理出一條協調的道路;加上團員們對於自己的演奏段落熟稔之外,更清楚其它樂器的段落,如此一來樂句與樂句的銜接毫無縫隙,樂曲不僅不會有支離破碎的窘境,情緒也從序奏持續累積至最終樂段,團員間也因為呼吸、動作一致,使音樂能夠集中直直地投射進筆者的心境中,讓筆者忍於多時的炙熱的掌聲和情緒,瞬間在最終樂章爆發。下半場舒伯特《偉大》,木管群表現可圈可點,音色純、柔,融合度高,第三樂章的舞曲風全然主導樂曲流動方向,導向終點;而第四樂章,團員們像發了瘋似地,用盡全身氣力往前衝,團員動作雖大但卻不浮誇,音符雖快但清晰,樂曲彷彿著火似地,燃燒整個音樂廳,宛如不死鳥般,讓樂音伴隨著烈焰舞動著,如此精彩,讓筆者捨不得錯過任何一分一刻。

TC音樂總監胡乃元,於第十一年音樂節起跑時投下一顆「無限期停演」震撼彈,看到此消息心中對TC無限的惋惜,大環境對於藝文市場的不友善,讓所有藝文人士咬牙苦撐,再多的熱情也有被磨平的一天,期望TC重新思考未來再出發,讓今晚的音樂會是「重生的不死鳥」,而不是「天鵝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