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理化兄弟feat.陳考齋
時間:2015/05/02 18:00
地點:萬華新富市場

文 許鈺羚(臺灣藝術大學美術系學生)

以8bit聲音與圖像創作的理化兄弟作品播放開始,黑褲白襯衫商人打扮的陳考齋提著裝滿現金的皮箱上台。放好。下台搬了椅子置於下舞台中間。拿量販店、夜市常見的雙色螢光特價促銷標示,從自己身上開始,向外部空間擴張,將標牌佈置於空間與自己身上四處。

Gameboy遊戲音樂與低像素動畫投影持續播放,搭設在市場管理員辦公室旁的舞台布局大致完成。

打開箱子,整個行為從陳考齋拿著「拿錢砸我」的瓦楞紙板折成的手寫立牌放到台前開始,陳考齋回到椅子上坐下。停了數秒,有些觀眾開始離開觀眾席,前去舞台從四個皮箱裡抓出印有陳考齋頭像的自製紙幣向他揮灑,但隨紙幣都從皮箱裡掏空不久後又回到位置上,反而是幾個孩子見況大樂,跟著加入,就這樣跟著行為者與到處飛散的紙幣混戰到演出最後,8bit電子樂與錄相持續播放,現場頓被這種光彩、顏色與氛圍充斥,充滿娛樂感,或是說某種商品形式展現出的可欲的童趣與歡樂。

如同這些固定在不同位置的螢光促銷紙卡的標示,陳考齋在椅子上擺出不同的pose,像展示商品的模特兒一樣每隔一小段時間換一次姿勢,同時伴隨紙幣不斷潑向他,形成很容易聯想的商品陳設與貨幣交換的象徵,這個象徵伴隨現場道具,由陳考齋跟參與觀眾的肢體互動搭配完成,並不具象也沒有具體指涉特定的交易行為與結構關係,而是一片混沌,只有帶有明顯象徵、充斥著的歡騰與慶典的感覺,參雜混亂與荒謬,但又因為是某種展演,因為行為者是小孩,因為我們有瑪莉歐的遊戲音樂,而顯得不那麼荒謬。

陳考齋從椅子上下來,開始撿拾地上的紙鈔,往自己的衣褲裡不停的填塞,直至體型因為塞滿了紙幣而變得畸形,又是一個明顯的暗喻,從地上撿起紙鈔對他丟擲的孩子還前去幫他把鈔票丟入衣服的空隙,也學他把鈔票往衣服裡塞,投影呈類電器故障的七彩海波狀,身形鼓脹扭曲的陳考齋站上椅子,開始用雙面膠纏滿全身,然後拆開背膠,往滿是紙鈔的地上撲,俯臥翻滾讓全身黏上鈔票,小孩們依然在側自顧玩著紙鈔,最後同樣結束在椅子上,他站在上面拉開襯衫,脫掉褲子剩下肉色的內褲,身上的紙鈔掉落一舞台,最後只剩下一地狼藉跟一個位幾乎全裸的男子。

在同樣作為交易場所的市場旁展示關於市場交易的象徵,作為90後的青年,新富市場最興盛的時期已經不是我們所能經歷的,陳考齋在演出後也坦言,當天的演出與最初討論的計畫完全不同,本來想要做關於菜農或菜販的類比的,但實在太過脫離創作者本身生命史的脈絡,因此最後到演出前都僅只確認了金錢、廣告牌、西裝、攤商行李箱等符號元素,事前準備也僅著重於肢體動作的凝練,但令人高興的是拋卻了不屬於個體記憶元素的誠實,最後隨著現場互動性的達成而完整,也以簡單的貨幣交易與消費娛樂的象徵與傳統市場的沒落交相呼應著。比起硬要套用不合宜象徵的意圖所可能產生的虛空來的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