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洄游舞集/廖末喜舞蹈劇場
時間:2015/06/14 14:30
地點: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文 林育世(專案評論人)

大約在觀演前數週就被臉書(Facebook)上一則被友人推po的演出訊息中一段引自聖經詩篇的文字「深淵就與深淵響應;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所吸引,覺得這段文字有非常特殊的節奏與意象,於是在行事曆上記下演出節目的名稱《深深》與演出時間、地點。但鄰近演出時間,卻在售票系統上遍尋不著以《深深》為名的節目,姑且硬著頭皮預定了原先在行事曆上所記下的時間在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出的節目,直到進場坐定,臺上演出的第二支舞碼,終於讓我看到了《深深》!

在廖末喜舞蹈劇場洄游舞集這檔名為《水啊水啊》的製作中,共邀集了四位年輕的編舞家發表與「水」的意象相關的四支舞作。蔡博丞的作品《深深》即為其中之一。

這支舞作蔡博丞選用了愛沙尼亞作曲家阿福‧貝爾特(Arvo Pärt)的雙小提琴協奏曲《Tabula Rasa(白板)》,阿福‧貝爾特音樂的極簡(minimalist)風格與舞台上刻意控制的微弱光量,讓觀者在面對這支舞作時,首先被濾除了諸多意念上的雜緒,而專注在領會舞作中男、女雙人舞者間所詮釋的肢體與節奏。

編舞者在女舞者身上選用了有如在黑暗中的微炬的紅橙色系舞衣,與著黑衣的男舞者似乎演繹著拉扯、侵蝕與沁漫的相互關係,在這樣的觀看經驗裡,我們所有與水相關的直觀經驗或深層記憶的確得以在舞作內容的推演間不斷得到共振與想像的連結與蔓延。女舞者的肢體輕嬈纖弱,但在音樂的節奏裡卻又永遠精確有力,在面對男舞者的黑暗力量間的迴旋,的確讓我們讀到有如流水在表面的柔弱之下的一種不斷流動迴旋,千萬次洴散後旋即復返的堅韌質感。

後來在演後座談裡,演出這支舞作的舞者在台上分享蔡博丞在編這支舞作時的明確意象在於描述受污染的水與環境之間的關係。這樣約略帶有政治正確的創作意圖的言詮,不禁讓人覺得可惜;姑且不論將一個意象豐富的作品特別標定一個僅僅呼應環保議題的後設資料是否真為編舞者在藝術上最原始的創作意圖,這樣一支深刻精湛的小品,即使命名為「無題」,觀者還是能從中閱讀出流動在其中有如不斷變形的生命存有樣態的意象,實則不待言傳。

這支讓我們讀到了在時間的流裡不斷翻騰但卻冷冽、深邃有如深度夢境的美麗作品,借題《深深》,差可比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