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Nina Dipla
時間:2015/08/28/ 19:30
地點:涴莎藝術展演中心永華館

文 戴君安(2015年度駐站評論人)

以魯米(Jelaluddin RUMI,1207-1273,十三世紀波斯詩人、伊斯蘭教神學家及蘇非[Sufi]行者。)的詩入舞,是原籍希臘現居法國的妮娜.蒂帕拉(Nina Dipla)近年來在世界各地演出的獨舞作品。這是一場沒有節目單的演出,通常是在戶外進行,這回的亞洲首演場即是在臺北的外雙溪。但在涴莎永華館的黑盒子劇場裡,不再有大自然的風光襯景,取而代之的是充滿想像的幽閉空間,對於蒂帕拉和場內的觀眾而言,應該都是一場奇特的經驗。

進場時,她身著藍衣,手持木棍,緩緩的走進來,從翼幕傳進的風,撩起裙擺,此時,她彷彿漫步於曠野。眼前,還有其它的多彩服裝(或可說是精簡裁製的布片)掛在正後方的牆上,瞇著眼看,宛若天邊彩虹。接著,她手上的木棍劃在木頭地板上,撕裂了空氣中凝結的寂靜,微微刺耳的傳進尚未找到平衡的聽覺神經。當她以希臘文喃喃唸著魯米的詩句時,她像是傳教士、苦行僧或隱士的化身,正在尋求開啟靈性的導師。

這段開場已經預告,她的舞蹈不會是呈現形體的設計,也不是身體技巧的炫耀。或可說,在舞蹈的行為中,她將跨越概念、信仰的籓籬,變身為吟遊舞人,踩踏荊棘,朝向彩虹彼端前行。

隨後,她拆下綁在腰間的絲巾,隨意揮舞、擺動、轉身,此刻的她,像極了影像資料中,在希臘神殿翩翩而舞的伊莎朵拉.鄧肯。隨著悅耳的樂聲響起,她將藍色衣衫褪下再穿上,彎身拉起裙襬往兩側擺動、拍打,好像意欲展翅的大鵬。但接著她又將絲巾罩在頭上再拉起,彷彿確立方向前的猶豫不定。而後,絲巾罩著全臉,她像是找不到方向般的慌亂行走,也像是受到驚嚇的靈魂,急著走出幽暗的山谷。

在這一陣驚慌的狀態中,她拉起了掛在牆上的各色衣衫,拿起紅色套在身上,從容的褪下藍色。同樣的換衫動作,在後續的段落中出現多次。因此,她的身上時而綠衣,時而白衫的變換色彩,或是同時掛上不同色彩的衣衫。從戶外演出移至室內的面向來看,她身上顏色的變換是否意味著天色的奧妙?抑或是複雜的心情寫照?又或是舞蹈行為的多樣式呈現?我無從揣測,也或許不需臆測,因為過度猜想會跟不上她轉變的速度。

接著,她將絲巾鋪在地板上,隨後把一瓶寶特瓶中的水倒在頭上,再拿起地上的布衫擦地板。之後,她將溼答答的布衫套在身上,接著又將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脫掉,最後換成了天使般的白衣。這些段落都在「無預警」狀態下,一環一環的扣起來,觀賞人只能想像在其戶外演出時,可能構成的畫面,既可能是山中奇景,也可能是霧境。

最後一段,她先是吹起了口哨,接著以葡萄牙文唱起一段巴西歌謠。歌聲停止後,她拿著棍子,不斷的撩撥布幕、觸擊牆面、敲打地板,然後消失在觀眾眼前,我們只聽到從出口處傳來的拍打聲響。這一段顯然讓許多人摸不著頭緒,觀眾開始不安的互看,甚至討論起來:她在做什麼?她想要表達什麼?她走出去了嗎?她還會回來嗎?

我想,她應該是在尋找出口吧!可能是舞蹈的出口、生命的出口、情緒的出口或就只是當下情景的出口。

看完VA,我像是喝了一杯後勁頗強的醇酒,當下有些許迷濛,也有些許無感,但在杯乾物盡後,卻回甘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