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體相舞蹈劇場
時間:2012/03/25 20:00
地點:台北市華山1914文創園區 華山劇場

文 林乃文

即使不曾看過《源氏物語》,不識其主角光源氏為何人,走進「光.源氏的房間」,還是為那穿梭千年、變身無數次的奇男子目眩神馳。一開始他一身和式華袍,金扇子在手上宛如飛燕停當,然後他層層脫下留下一裹軀殼離開房間,再回來時已成為東京街頭一名浮夸浪子,繼續徘徊於不在場的鶯眸燕笑裡……。

匯川藝術節的帳篷基本依照上一齣《光行者》而設計,滿場鐵杆是給飛天用的,中間挑高的篷可以讓天光洩下,而觀眾席環繞,視線四面穿透,中間空台並不大,對很多表演者來說這並不是個好用的的空間,但李名正讓每根柱子都有了立在那裡的意義,他帶有投射的表演是輻射式,肢體熱度穿透每根柱與柱的空隙,甚至可以折射。當一名表演者完美地控制身體語言時,連背面都有富於表情,也令每一寸空間都彷彿為折射其表演而存在。

一個單人演出,對象往往特別重要:衣服、扇子、傘、行李箱……,每樣隨身物件都成為這個表演者最佳的搭檔,熟極而流麗,巧妙的對位和象徵紛紛不絕。女子適時穿插而入,既是欲望的對象,更是冷靜而清醒的旁觀者,旁觀著男子生生世世的執迷、喪失、追尋。一支二胡伴奏肢體表演,有種古代伶人孤絕豔極的自信。

從天幕下投的影像和光暈,全景式地擴散,讓男子穿梭於一個又一個異質時空,有時盛開如花,有時清冷如月,有如喧嘩如市。音樂似暗示著無所不在的現代心靈,從某一道輪迴返照一切。最終段的音樂跟最初段一樣,呼應著主角濃烈熱情而寂寞的身影。

雖然節目單上寫著「李名正:舞蹈」,但我其實一直未意識到這是一場「舞蹈」,因為舞蹈家幾乎卸除了可辨的舞蹈形式,讓人只看到了是身體,身體滔滔不絕盡情傾訴熱烈揮灑,與空間、物件、音樂、光線,做了一場配合無間、細膩而深刻的合鳴。雖然抽象,這五十分鐘的單人表演卻叫人屏息凝眸,一瞬不敢稍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