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人體舞蹈劇場
時間:2016/ 11/26 14:30
地點:高雄市正港小劇場

文 戴君安(2016年度駐站評論人)

人體舞蹈劇場的《男歡女愛》堪稱是場不小的製作卻在小劇場演出,像是個擠在小車上的大漢,手腳難以伸展。舞台左後上方吊掛著由十數個小枕頭組成的裝飾,左前方有一面投影幕顯示歌詞,右斜前切割了一個區塊給現場演奏的樂團,舞台上還有其他裝置如床、櫃子等,這些裝置使得舞蹈可用的空間更顯侷促。

開場的歌舞令人聯想到音樂劇《芝加哥》(Chicago),雖然故事、場景及舞蹈編排都不同,卻有著同等喧囂的氣息。但是在兩位男舞者和三位女舞者同時出現在舞台上時,他們每一拉開腳步,或是一個迴轉,都有著無處延伸之感,視覺上極具壓迫與不安。過不久,舞者們手持鈴鼓齊聚唱跳,強力堆高繁華吵雜的城市印象。

舞者背後的投影不時打出電光石火般的閃耀特效,有如置身在七彩霓虹燈影隨處晃動的市中心,爵士鼓和電吉他的重金屬樂聲更加深城市印象的烙痕。在開場歌舞退去後,場景隨即轉入熱鬧景象背後的現實生活。兩段場景的銜接有點突然,卻也放大了外在的歡樂與內在孤寂的對比。

一陣鬧鐘的鈴聲響個不停,床上女子終於醒來。之後便開始自我介紹般的陳述一長串她的生活日常,此時舞者們不再只呈現光鮮亮麗的姿態,也開始露出不雅、略帶猙獰的表情。尤其當一段女子的自言自語,顯露掙扎、自責卻又不願妥協的複雜糾葛時,舞者們也在一旁反映她的情緒,有時深呼吸,有時捲動口中的舌頭,有時輕輕嘆氣,有時則大聲吐氣。

女演員的台詞適時加入駁二特區正在舉辦的動漫節活動,引來觀眾席一陣共鳴的笑聲,她說話時的語詞清晰、節奏順暢明快,能瞬間抓緊全場的注意力。可惜的是,她和舞者間的互動稍嫌薄弱,舞者們在她身旁既像影子般反射她的心境,卻也像被遺忘的軀體,流竄在角落間。末了,舞者們將抱枕、頭部、上身疊在一起,層層疊高如一座小山丘,這畫面頗容易令人與尼金斯卡(Bronislava Nijinska)的《婚禮》(Les noces)引發聯想。

男女舞伴的安排可看出對於情感自主的支持與擁護,在女女、男女、男男的交換中,舞者們傳遞的不只是舞蹈畫面的結構,更深層的是愛人與被愛之間的個人權益與對等關係。只是正港的小劇場實在很難讓他們盡情揮灑,每次的肢體接觸、延展、轉身,都是在窄擠的個人空間與公共空間的交替中完成。從另一個層面來看,這似乎也意味著都會人群在窄小的可利用空間中,為自己尋求立身點或是宣洩感情出口的窘迫現象。

在樂團的和聲中,白衣女子和黑衣男子相繼進場,他們似乎試圖從彼此身上獲得情感的寄託。較難理解的是之後的一段男男雙人舞,他們以一黑一白之姿現身,兩人的交手充滿矛盾也浮現若干衝突,糾纏之際還保留身體間的縫隙,延伸的角度還沒看到滯留的霎那即已斷裂,使得黑白的對立狀態少了些許撼動的刺激,雙方的拉扯也較像平淡的彼此撥動而已。

表演過程中也分享了其他人(非表演者)對於愛情的看法,並配合投影幕上列出的問題播放剪輯後的訪談畫面。視訊訪談分三個段落呈現,每個段落的受訪人都被問到與「愛」相關的問題,也大方的分享看法及經驗。但是訪談的呈現似乎不太能提升整體的亮點,反而切斷了前後場的思緒串聯,因此這個製作是否需要這些訪談,值得深深思考。

對於部分相信星座主導戀情發展的人而言,應該會對於其中一大段,以描述各個星座與其愛情運勢的安排特別有感,只見前排的年輕觀眾不住的搖頭或點頭。此時,舞台化作為伸展台,表演者們也穿上代表不同星座的時尚作品一一展示。有趣的是,其中多件服飾似乎是以刮開的塑膠尼龍繩為主要材料,蓬鬆的樣式倒也展現另一番風貌。但是前後卻只有出現八個星座,遺漏了四個星座,令人納悶不知是否有特別的涵義。

接近尾聲時,有一段表現情慾釋放的情節,由一對男女藉肢體的纏綿闡述戀人的床第情趣,這顯然不是資歷略淺的表演者易於掌握的場面,雖然可見他們盡力而為,但是傳遞出來的訊息仍帶著一絲生澀。然而,生澀中卻也透出其潛力正在醞釀,只待迎接滿溢而出的時日,未來應可再見他們更為成熟的表現。

最後,再度歌舞齊揚直至收場,這頭尾呼應的歌舞場面,講述都會男女的愛恨情仇,算得上是極具企圖心的精心製作。但是最終的感覺仍是前述的遺憾,也就是小劇場大製作的困擾。如果這場《男歡女愛》移師到較大的空間,或是改到鏡框式劇場,或許又是另一番精緻的展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