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實驗劇場
時間:2016/12/02:19:30
地點:花蓮市自強國中游泳池

文 Sifo Lakaw 鍾文觀(阿美族,國立東華大學族群關係與文化學系博士生,前花蓮縣原住民族部落大學校長)

莊國鑫原住民舞蹈實驗劇場舞作《038》,開場即使用臺灣鐵路花東線獨有的阿美族語廣播“kaepodan no sawni i Kalingko(語譯:火車即將抵達花蓮站)”揭開序幕。輕柔的廣播聲音,喚醒了臺灣原住民族在城鄉間的漂流記憶,也激活了其銘刻在內心深處的鑿刻文化痕跡,試圖卸下歸鄉人疲憊的心靈和煩憂,走進那曾經是阡陌景緻,安身立命的部落生活。我們為何離鄉?又如何歸鄉?我們又為何被迫離開?又為何被迫迴游?觀賞後一時竟說不上來,但卻也是被現代生活緊緊綁捆的真實又殘酷的寫照。

過去至今以來,臺灣原住民族在山川溪谷間和大海諸島間移動,創造了令人驚豔的南島民族文化,也發展締造出與大自然合而為一的文化生活型態。殖民者的陸續侵入與強迫剝奪,瞬間改變了原住民族的生活模式,無情的迫使臺灣原住民族陷入現代化生活的囚牢,禁錮在都會間不斷地不停地漂流著。令人諷刺的是,過去原民族人被強制動員開鑿道路(蘇花/中橫),鋪鐵路(北迴),建海港(花蓮港),築機場(花蓮機場),這些原本是殖民者所需求而建造的大型交通工程,深鑿在族人部落的土地上,直到了近代,卻成為了原住民族人離鄉的輸送帶。

《038》舞作,如同火車上的族語廣播,象徵著部落族人對家鄉的符號的揣念,亦是每一位來自《038》花蓮的離鄉族人與原鄉聯繫的代表號。尤其,自從1998年花蓮電話區碼「038」改成為「03」之後,這曾是代表花蓮地區的長途電話首碼竟也跟同樣是「03」的縣市並無二致(新竹03-5,宜蘭03-9等),也似乎意味著交通(鐵路)是一條通往文化同質化的無終點軌道,終將把我族人帶離了部落,也從自己的母體文化中抽離於無形。

你我都是歸鄉人,同時也有離鄉愁。《038》這齣舞作體現了臺灣原住民族人穿梭於都會區和部落間的漂泊浮萍人生,同時對於何處是母體故鄉的命題感到完全的焦慮與十足的徬徨。在被同質化的都會生活是另一個新的故鄉,而越過了邊境的雙文化認同,離鄉的族人竟也成為了部落與都會間的熟悉陌生人。

花蓮美麗的景緻是我們對故鄉部落的夢囈與完全憧憬,而天災的遺跡是部落文化瓦解的歷史過程,對於文化消失的窘境,我們同時感到焦躁不安而手足無措,但卻從也未曾停止對文化復返的期待,而期待的同時,對於《038》舞作一開始呈現阿美族語的火車廂的熟悉溫暖題詞以及舞作末尾出現的阿美族老者吟唱的工作歌謠,首尾出現的相互呼應也只是莊國鑫再再呈現那令人椎心的文化剥離之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