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WeArt表演藝術平台
時間:2017/3/19 17:30
地點:台南市育平八街32號6樓之25

文 羅倩(台南藝術大學藝術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生)

劇場販賣的商品是戲劇,觀眾則是買票看戲的消費者,文宣中提到的「⋯人作為一種技藝進行交易時,不論是表演者或觀者,皆在生活中練習演出⋯」,則是把交易行為擴大到「民宅空間」中居民的商業買賣行為,也就是普及到人在現代社會的所有消費行為。按著這個邏輯思考,假使每一個人都在社會中擁有某種技藝作為交易的條件,透過勞動的技藝換取金錢的報酬,再將金錢投入到其他交易的行為中,終日循環下去。

因此,觀眾買票看戲,演員演戲,可以是第一層在現實中買賣交易的關係;第二層的買賣交易則可以是演出的內容,對我來說,它談及了「現代消費社會下的販賣」。如果說《民宅劇場–現正販賣中》想要賣給觀眾的不僅僅只是戲劇場域中,作為商品形式的作品,現正販賣中(-ing)的是什麼呢?

較特別的是是次演出的地點是在普通民宅裡(實為社區型電梯公寓,製作兼創作統籌董桂汝的家)「WeArt表演藝術平台」似乎想透過民宅的空間拉近劇場與觀眾的距離,也想將劇場融入到日常生活空間,只要有人「聚」集就是「場」。換句話說,讓劇場現場回到生活現場。【1】但如果說生活之中無處不是交易現場,聚焦在民宅以突出交易場所的發生概念,或許體驗感更勝於命題所提出的交易式吧。演出從頂樓空間到六樓屋內的客廳,限定的十五位觀眾錯落坐在客廳的兩座沙發上,雖然處在日常空間中的客廳,其實某種程度上這個空間已經劇場化了,觀演之間界線分明,不如說是借用這個日常空間來談論「販賣」這件事。

在「民宅」,演出主要有四個角色,QR Code小姐(張婷詠)、夢幻女神甜點師(李佩璇)、投資整合專員(楊智博)與神秘視訊女郎(八娜娜)。擬人化的QR Code小姐根據電子發票上的消費明細來進入角色人物的世界。穿著甜美的甜點師在廚房吧台用肢體舞蹈來製作甜點,甜點是奢侈品還是必需品?用甜食談療癒與麻痺。「掌握投資的主控權,就能掌握人生的主導權」,投資整合專員作為口沫橫飛的推銷員,提出人的價值被數字量化的當代宿命,隨著音樂節奏地加速,用金錢作為衡量價值的人本身正逐漸被消弭⋯⋯。最後則是電視的現場直播,手機視訊連結到客廳電視螢幕,視訊女郎再從房間內走出來,將帶有情色味道的即時視訊直播擴展到演出的客廳空間。

整齣戲展示了買賣行為中各種誘惑、假面、說服與販賣的關係。QR Code小姐,則可視為全劇的核心概念;劇場中的助產師。她不停地為觀眾傳遞購買明細、揭開秘密與作為演出過場(Loading),它/她是購買行為發生後的產出,是所有人數字化、虛擬化與扁平化的慾望載體——一張既輕且薄的發票紙。我們有可能不買任何東西嗎?

註釋

1、網路文宣中提及「因為民宅是孕育生命開始、進行到結束的地方,它紀錄了居民代代相傳下來各種的在場證明,包括見證人與人之間的結婚嫁娶、溝通往來、生意買賣等交換關係。然而,這些生活中遍地可見的『行動藝術』何以不能成為一種舞蹈劇場?那些買賣的過程中,販售的將純粹只是物品嗎?」網址:http://ppt.cc/KwlcT,檢索日期:2017.0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