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壞鞋子舞蹈劇場
時間:2017/08/26 19:30
地點:板橋435藝文特區枋橋大劇院

文 林乃文(特約評論人)

壞鞋子舞蹈劇場第二年土地計劃——「以身體為刀刃,單刀直入地把自己砸向這塊土地」【1】——取刃自四十歲以上的素人。一始我便不預期有舞台慣見的精實俐落;何況人到四十以上,贅餘鬆弛難免無畏無赧地賴在身體不走。然而當燈光從地面緩緩揭起,幾名黑衣人全部背對著觀眾,昂然直立的一瞬間,我竟難以分辨誰是素人誰是舞者;他們看來同樣自信而美麗。

若非事先知道有六名素人女性,與三名專業表演者,恐怕前十分鐘內,我會以為這是個整齊的舞團演出。雖無高難度動作,但肢體動作的方向、速度、幅度、節奏等,無不平衡配置,精準執行。雖說以日常場所「菜市場」為主題,動作元素也淬取自素人本身,但整體被高度淬煉而抽象化,幾無塵氣。騎入場中的腳踏車、散落旁邊的日常椅凳,則乾淨節制地透露出常民氣息。無論舞者在後,素人在前,彷彿操偶人的同步揮舞肢體;或地上地下一對舞者形成鏡相的對話與肢體,都顯得「現代」舞感十足。幾把椅子被散置場中,所有人玩起「一二三木頭人」結合「大風吹」的遊戲,跑停追抓坐之間,稍微「玩」出一點「亂」相;然也是默契良好、溫暖真摯、姿態高低錯落、亂中有序,玩得優雅漂亮的一場遊戲。

我必須說是一場認真而美麗的演出,讓素人發揮超常的身體潛能,證明了「人人都可以跳舞」【2】。但重點到底是「舞」還是「人」呢?生活中原本觸目皆是、難以迴避的贅餘鬆弛,被藝術化地高度提升,有一種「美」的意識,幾乎凌駕眾聲;猶如眾女生舞衣上的銀色拉鍊,冷冽俐落地包覆身體,越過四分之三場後,才拉開露出內襯的狂野花布,而不氾溢踰越地成為黑色洋裝的裝飾亮點。眾女生在舞蹈中途,送出給觀眾的「悄悄話」小紙條,那些不可親口言說的各自秘密,卻在「美」的意識調控下,最後揭曉為全體「詩化」的一首歌詞。

舞作最精彩的地方在它的空間的運用,不但翻轉枋橋大劇院原本空間的社教性格,更鮮明傳遞出舞作的精神象徵:「向外看」。觀眾背對原本的鏡框式舞台而坐,面向寬闊空敞的大廳硬地板,而原本觀眾入口的拱廊變成表演區的背景,腳踏車悠遊騎乘其中,最後也變成舞者逃逸的出口。只見她們扯開包封的布幕和塑膠紙,推開劇院大門,陸續消失在視線盡處;留下觀眾在劇場內,痴望著門外的天寬地闊,無限人間。這樣的空間翻轉,精湛表徵了春泥系列「向外看」的精神視角:藝術不再注目於舞台上鑽研如何完美,而是面向劇場外大千世界芸芸眾生,提問何為身體的真實?這同時也提醒了我,春泥的核心不在舞台上再現了多少「泥」相或「土」氣,而是探問的視野,向外開展,朝最遠的地方奔去直到與自我相遇,(我們想要相信)那會是人人心中都有的一塊「泥」。

註釋
1、引自節目單。
2、引自節目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