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賽門.納巴托夫、陳怡慧、許郁英、林亮宇、蕭碩寬
時間:2017/11/10 19:30
地點:台北文水藝文中心

文 練雯琳(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系表演藝術碩士班)

今年第二屆的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在十一月舉行一連四周的演出。這次邀請來台的有日本、英國、法國、俄國的國際即興音樂家,要與台灣年輕即興演奏家共同演出。在四周的演出裡,分成四組來賓到訪,每位音樂家訂有不同的主題,發揮真實瞬間的豐富對話,是一個精采絕倫的音樂饗宴。

西方的即興是起源於中世紀以前,在當時五線譜只有簡略的音高,演奏家自行決定節奏,這是最早的即興音樂。從文藝復興時期之後到二十世紀末,即興音樂的發展隨著樂譜記譜的發展以及演奏技巧的改變而影響即興演奏的方式,也因此產生了二十世紀重要代表的樂種—爵士樂和藍調。

即興音樂的種類有廣義的即興和狹義的即興兩種,廣義的即興所指涉的是音樂的變化。狹義的即興分成開放式和封閉式。開放性即興指的是演奏者本身的即興;封閉式的即興是演奏者在作曲家的樂譜限制下的即興。而封閉式的即興又分為,同一聲部加花即興以及新聲部的多聲部即興。

今年的國際台灣即興音樂節第二場音樂會,是由台灣的四位年輕即興鋼琴家和俄國爵士即興鋼琴家賽門.納巴托夫輪番上陣,是一場即興鋼琴的馬拉松。演出順序在當天抽籤決定,鋼琴家從獨奏丟出想法,由下一棒接續合作,以此類推。每位鋼琴家,將會經歷獨奏,以及前後交棒的合作。目標是不間斷的一百分鐘演出,特別來賓賽門.納巴托夫作為最後壓軸,接續前一棒最後與第一棒收尾。

第一位鋼琴家先以簡單的旋律開始,作為引導動機,旋律逐漸發展,從單一主音音樂,發展到多聲部的複音音樂;從和諧的和弦到不和弦的繁複和弦。即興手法開始加入裝飾奏和固定音型的伴奏,右手緊接著不斷地變化彈奏,節奏也層層堆加,從單一節奏到複雜交錯的節奏變化。音色變化也因為節奏改變而有許多發揮,例如:用手按住鋼琴琴弦,使聲響變暗且柔和。第二位鋼琴家緊接著用不和諧的音程,簡單地附和著第一位鋼琴家,交棒後的獨奏,使用連續的半音階快速音群,音域從高到低來回穿梭。在即興的過程中,不時加入複音音樂的裝飾奏,產生緊張的情緒效果,有如海水的漲潮,不間斷的起伏,此時的即興技巧使用音階和琶音等形式的模進。唯一可惜的是,獨奏的部分變化較少,技巧較為依賴特定音型的形式來維持。

接下來,第三位鋼琴家,先從單薄的和弦慢慢接棒,從和弦逐漸發展出加花的技巧,獨奏的即興特點用裝飾奏的方式,特別是左手使用顫音音型不時地貫穿樂曲,這使右手在高音與低音之間輪流彈奏,與左手的顫音交錯重疊。多聲部的即興轉換,從複音音樂到多聲部的音樂,影響了音域的聲部之間不斷重疊,好像五顏六色的千層蛋糕。第四位鋼琴家,一開始用漸層的低音和弦接棒,與第三位鋼琴家形成對比的色彩,其獨奏特點是不和諧的厚重和弦運用以及使用重音改變節奏的規律性,後半拍節奏此起彼落銜接著,音樂從頭到尾,大量使用低音到高音的和弦轉換。可惜的是,整個聲響使用太多延音踏板,音色顯得非常刺耳而厚重。此時,賽門.納巴托夫用輕柔的音色接棒,因此兩者音色產生對比,逐漸地把厚重的音樂拉回來,此時的聲音較為柔和明亮,獨奏部分以美國爵士作曲家Herbie Nichols的〈Lady Sings The Blues〉作為最後的壓軸,此曲使用主題變奏的形式,展現出高超的即興技巧。最後,與第一位鋼琴家共同收尾,在幽默的音樂對話中,結束整場音樂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