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四把椅子劇團
時間:2018/01/28 14:30
地點:新北市藝文中心演藝廳

文  洪嘉聲(臺灣藝術大學舞蹈學系碩士在職專班)

劇作《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唸著唸著覺得熟悉,歌曲《龍的傳人》的旋律在腦海中繚繞,又覺得唸起來怪得陰森。走進劇場坐下來,看節目冊內容,翻了翻有許多陰暗的劇照,仔細的看四把椅子劇團「重寫經典計劃」經過,因光線不足、字太小,後面內容就沒有詳盡看,把節目冊關起來,才發現封面是劇情的大綱。

劇作家亨里克.易卜生(Henrik Johan Ibsen)是「現代現實主義戲劇」的創始人,那時期「維多利亞時代」著名的拘謹、假道學,注重表面、嚴謹的道德觀等社會氣氛達到全盛期,易卜生的作品顯示了在這個表面以下的實際情況,而當時的社會不願看到這個實際現象。《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劇作家簡莉穎重寫現代戲劇之父易卜生的重要劇作《群鬼》,將看似對立的東、西方文化融合,又能貼近台灣家庭社會本質、引起觀眾的共鳴。

易卜生原作《群鬼》描述一名婚後過得不幸福的太太,想要離開荒淫無度的丈夫,但卻在牧師的勸說之下留了下來,結果她先生勾引女僕,並生下了兒子,長大後卻和女僕與他人所生的女兒在一起,而她全力照顧這名兒子,兒子卻承襲了父親放蕩的習氣,因而染上梅毒,人生徹底毀滅。劇作者簡莉穎表示在《遙遠的東方有一群鬼》裡,把現代人常見的「精神疾病」替代了「梅毒」,而導演許哲彬表示,「這次重寫的方式,是把整個家庭角色關係保留下來,並設想假如《群鬼》原作演到結束之後,再延伸下去的現代版會是如何?」,雖年代不同但每個年代都有相似情形發生,劇作者將易卜生這齣故事編成觀眾看得懂的日常,讓人更親近當時「現代現實主義戲劇的創始人——易卜生」。

(一)家人相聚

一聲水滴聲「咚~」,舞台上方出現字幕,媽媽-梅君跪坐著生病的兒子-睦久躺在她腿上與媽媽對話,將觀眾帶入故事的世界。王康平夫婦因趙家長子趙睦久生病了,而回到中部的趙家,舞台前流蘇隔著,是門是牆是不同空間,媳婦昭君與婆婆梅君之對話,充滿表面、迎合、諷刺、酸言酸語,當提到育幼院舉辦的30週年紀念活動,梅君馬上轉換情緒說:「那我們都不去!」,聽得出來有某種原因,但梅君也不想多講這個話題,又提到對自己的兒子滿腹牢騷,媳婦只聽、應答。觀眾的心情隨著她們的對話起起落落,貼近生活,讓人會心一笑。

康平停好車回到家中,與媽媽梅君聊天,邊聊邊幫媽按摩,感受的出這位從孤兒院認養的孩子,事業成功、做人身段柔軟又懂得體恤媽媽,深得媽媽歡心,但昭君卻不喜歡這樣的康平。電鈴「叮咚~」二手車行的業務員來家裡準備要估車子的價,卻吃了媽媽梅君的閉門羹,因為睦久打電話給二手車行前,沒先跟媽媽說,只是之前梅君有跟睦久講過車子都沒開乾脆賣掉算了,睦久想說先估價再說,結果因想法不同又是一陣爭執。突然旁邊學校傳來校歌的聲音,勾起康平小時候的回憶,平息當前的爭吵。場上剩下睦久與昭君,昭君關心睦久的狀況,睦久很自然的把媽媽梅君不合理的要求講出來,表達內心痛苦與真實的感受,甚至昭君想幫她出錢搬出去外面住,心想這大嫂人也太熱心助人了吧?後來才了解原來他們曾經是心理諮商之間與情侶的關係。睦久的內心渴望著有人能聽他說及了解他,他依舊愛著昭君,卻得不到回應,這次的關心讓睦久產生一絲希望,昭君不斷地提醒他,是為自己努力不是為她。

(二)陰影盤旋

場景轉換流蘇中間打開,餐桌最下舞台是睦久,與他坐對面的是媽媽梅君,右舞台昭君,左舞台康平;豐盛的佳餚,家人開心的聊,睦久坐在椅子上飯一顆一顆吃,一句話也沒說,顯得孤獨;酒喝了一杯,媽媽梅君開始談論已過世丈夫當兒子睦久面前與學校老師偷情的故事,睦久一直活在大人做錯事的陰影下,雙方相互激怒,導致睦久受壓力狀況下,到廁所催吐。

午後院長到家拜訪梅君,她是用變聲的聲音及黑色身影代表,這樣的場景下使人覺得神秘與怪陰森,院長開始講關於離婚女人的故事,想讓梅君覺得感同身受,說到「不到最後,真的不知道誰是贏家!」,梅君無法理解別人為何可以看的如此簡單,讓院長難堪的離開。媽把氣又出在睦久身上,反覆的將傷疤再度撕開。

(三)幻覺/幻聽

隔天,睦久一早起床,因前一晚小小幫忙昭君,覺得自己可以拯救世界的感覺,睦久就到育幼院的參與表揚大會,活動開始時,他聽見觀眾席間有人在講母親的醜聞,最後讓他失控大罵,離開會場,心情降到谷底。週邊的人只會給他貼「生病」的標籤,其實是環境的一點一滴,使他生病的。睦久一回家,惹媽生氣。昭君到睦久的房間關心他,睦久明白自己對昭君只是移情作用,也想要把她放下來(結束),跟昭君說清楚,但昭君似乎又捨不得他,說「喜歡你」,結果睦久把這段錄起來,給康平聽,昭君也拼命解釋是睦久生病不想給他打擊、他有「幻聽」應該帶他去看醫生…等,只是這真的是幻聽還是事實呢?真是心境有鬼的一群人。為了自己的生存而把別人標籤化以讓自己好過。

這齣戲,盤旋在疾病與各種親密關係之間難以梳理的依存連結,一探我們身邊縈繞不去的「鬼魂」。思索人性、「生病」、標籤化、生活環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活在別人的陰影下、罪惡感、心靈受挫、命運安排…種種關係。事實都不可怕,人們把事實加油添醋的鬼故事最可怕,正常人都會變成生病人。生活細節中看見無所不在的控制,值得讓人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