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唐美雲歌仔戲團
時間:2012/06/08 19:30
地點:臺北市城市舞台

文 張啟豐

唐美雲歌仔戲團這一齣新作《碧桃花開》,交棒意味明顯,資深演員退居二線,一切由新生代全力揮灑;年輕演員也未負所望,撐起了這一臺戲。此劇不論在議題選擇、事件設定、衝突營造以及人物刻劃都有其嘗試的意圖,然而全劇觀罷,驚怖與驚喜兼而有之。只是,比起編劇的嘗試,更吸引我的,毋寧是演員的表現--尤其是這麼一齣老將新秀同臺展藝。

去年《大願千秋》的演員安排,已經呈現出一種對比:新羅組和九華山組,前者資深演員在表演及節奏的掌控已是行雲流水,而後者則兢兢業業,拼命用力。新羅組中飾演閔靜的林芳儀,此次首挑大樑,飾演恃才傲物的秦鍾,而飾演閔玉屏的曹雅嵐,則飾演秦鍾之妻美娘。林芳儀舞台形象佳,音質高亢清亮且具穿透力,音準穩定,做表節奏精準,所有表演細節似乎都在她掌控之中,隨時可以感到她全心全力投入,而呈現鞠躬盡瘁式的演出。在目前歌仔戲年輕演員當中,少見可以唱完唱作繁重的一臺戲而聲音未顯疲態者,音質與演唱可說是林芳儀的重要資產!

初挑大樑即令人印象深刻,可見具有相當的功力與實力。但是,更進一步來看,不論在唱唸咬字、表演收放、節奏與留白等方面,都還有更上層樓的空間。以咬字為例,劇中美娘在桃花林中開玩笑地要告官,秦鍾答之以「來,來,來--」,雖然已藉聲音表達情緒,但是三個「來」字都未咬完整--尤其是最後收音的「一」,不免影響觀眾對字詞的接收與瞭解,此非全場演出之單獨個例,實在可惜。至於表演收放,雖然她在舞臺上做表精確,與對手演員及音樂的配合掌控精準,這在歌仔戲劇壇新一輩之中,亦不多見。但是,若太著重把所有身段做表都清楚地表現出來,整段表演就會顯得見樹不見林--過於專注把一個一個身段做出來,反而會受制於那一個一個身段;若以「整段表演」為主體,則身段與做表就可能為表演者所用--「役法,而不役於法」,才可能舒展自如。

第三是節奏與留白,如上所述,林芳儀整場演出節奏掌控精準,此不啻演員全神貫注的明證,雖足令人印象深刻,但未免失之於「緊」。她雖然是全劇中觀眾聚焦的亮點所在,但是從頭至尾心態與身態都相當緊繃,未能緊弛有致以顯彈性,也因而使表演過於滿溢,缺乏留白空間,以致於沒有呼吸的可能,也連帶影響人物性格的刻劃與深掘。

曹雅嵐的音質雖然偏於沙啞,但柔軟有致且具聲情,所扮演的美娘不論在性格展現、情緒流轉等方面,均頗具說服力;整體表現不流於浮面,可說是具顯深度的人物詮釋,在年輕一輩中當數前茅。但是,整體表演風格過於粉雕玉琢,好像透過柔焦鏡頭看戲,恍惚之中,有一種不夠真實之感;未若同臺演出的資深演員,係由自在的舞臺感及自信的表演感而自然散發出真實感。

優秀認真而努力的新生代演員,有的是實力,缺乏的是舞臺,這一次的《碧桃花開》給了他們寬闊的天空,就看日後如何振翅翱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