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薪傳歌仔戲劇團
時間:2018/05/05 19:30
地點: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文 謝孟吟(社會人士)

你不負我,糖甘蜜甜;你負我,做鬼也要捉你赴陰司。

一齣比陳世美悲慘的劇目,桂英的不願,活捉王魁之後是否煙消雲散?

2017年張孟逸以《王魁負桂英》焦桂英一角,榮獲第28屆傳藝金曲獎「年度最佳演員獎」,今年(2018)受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邀請再現經典戲碼《王魁負桂英》。

《王魁負桂英》起源於宋朝,是今知最早的南戲作品之一。此戲經典,已在各劇種相繼改編搬演,而因應各劇種演繹之焦點亦不同,但都不脫基本〈陽告〉(告廟)及〈活捉〉兩折。

開場,由王魁向母親訴說夢中登金榜一事,再至趕考途中搭救焦桂英,後又於酒樓重逢,進而結為夫妻,焦桂英百般照顧王魁及婆婆。後王魁高中狀元,為圖平步青雲,拋棄髮妻另娶相府千金。焦桂英前往認夫,認夫不成反遭毒打傷重,最後自殺於當時與王魁盟誓的海神廟內,化為厲鬼,活捉王魁。起承轉合,絕無冷場。【1】

此劇劇情已眾所皆知,如何能夠在既定劇情下,讓觀眾耳目一新,讓戲更加精采,演員如何利用歌仔戲既有的身段、步法及唱腔演繹與角色心境上的塑造,成了此戲最大重點及亮點。

「他句句誓言我深信,信他對我用情深,多年來累積金錢為他用盡,又典當首飾給他做盤資,又替他奉養老娘親。桂英越想越不願,不願冤家你移情別戀,不願王魁你心肝短,我若死也陰魂不散,一定要活捉你報冤!!」。【2】

歌仔戲首重於身段、唱腔,劇中大量唱念及身段在在考驗演員功力,張孟逸從〈認夫〉、〈陽告〉至〈冥路〉近四十分鐘由〈都馬調〉及〈慢都馬雜碎調〉組曲之慢到快再由快到慢情緒堆疊的演繹,要顧及唱腔氣口順暢又需顧及身段優美十足不容易。〈認夫〉段當桂英知道已無法喚回王魁心時,眼神從一絲希望轉換成怒、恨,搭配〈十一字都馬〉曲調鏗鏘有力。〈陽告〉先是哭訴滿腹委屈,再利用水袖翻袖揚袖表達其不甘願勢必要向王魁討回公道,至最後吐血伏地低吟,字字鏗鏘,儘管舞臺只留一焦點燈,筆者仍被深深觸動,這樣的表演不在於任何技巧,而是演員本身由內而外表現出來欲訴無人無奈之情感。〈冥路〉魂旦鬼步及水袖運用之流暢,皆可見張孟逸對桂英一角所下的功夫及心力。新生代演員江亭瑩(飾王魁),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歌仔戲本科畢業,亦是廖瓊枝歌仔戲傳習計畫第二期藝生。由旦行轉生行的她,近年漸露頭角,擔當薪傳歌仔戲劇團當家小生,其唱腔清亮高亢,〈活捉〉一段只見其甩髮、跪步應用流暢,想必下足苦工,王魁一角演繹在近幾年不斷磨練之下可算是此年紀演員中佼佼者,指日可待。去年入圍傳藝金曲獎個人最佳表演新秀獎的古翊汎(飾焦正賢),京劇科出身的他,擁有深厚功底,其趟馬身段相當精彩,亦是一大後起之秀。

戲臺上鑼鼓聲響,牽動著戲臺下每一位觀眾情緒起伏。幕起幕落之間,文武場加上眾演員以其內蘊、細緻身段、優美唱腔帶給台下觀眾無法忘懷的表演。佇立於觀眾心間的是歌仔戲那份感動、那份美。

《王魁負桂英》這齣典型「文戲武做」的骨子老戲,由國寶藝師廖瓊枝從多本內台戲去蕪存菁,並以自身經歷整編至現今版本,主著重身段唱腔表現及戲劇張力,並由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收錄於廖瓊枝歌仔戲經典劇目-五大齣,堪稱歌仔戲劇本經典中的經典。至今交棒大弟子暨新任薪傳歌仔戲團團長張孟逸,薪傳亦傳新。薪傳人才輩出,也藉新任團長上任後進入中生代承續未來的必經之路。在大師姐帶領下,眾多青年演員齊聚完成經典好戲,期待青年演員們吸收台上經驗並內化,成為將來舞台演繹的養分,並於新任團長帶領下,欣見劇團未來可期。

註釋
1、大綱編修來源薪傳歌仔戲劇團。
2、〈陽告〉段經典唱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