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台南人劇團
時間:2013/01/03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傅裕惠

再一次,且毫無意外地,連年數度以精緻品質製作實踐創作詮釋的台南人劇團,似乎在轉移發展(台南、台北)重心的同時,默默地將創作核心過渡於新的劇場世代;不僅創作題材有別,方向相異,似乎也因此成為中小型劇場年輕觀眾最In的品牌之一。

《行車記錄》這齣戲的創作,展現了高度的士氣與企圖。一是舞台設計選擇以一處鄉間馬路的極限彎道作為虛擬敘事的固定背景,與故事女主角小小(李劭捷飾演)在劇中台詞所暗示的自殺情境謀合,似是絕境求生;二是所有場景片段──包括駕訓課路駛的那場戲,都由三位歌隊成員擔任,說而演而伴唱地隨著小小的述說,變換回憶情景。彎道內側,則權充為室內、廚房或是男主角姨丈獨白演出的湖畔。全劇雖是一則猶若輕描淡寫的女性私密心事,然而我們若仔細「傾聽」劇中各種細微的線索:包括車子疾駛的音效、一組幾乎與美國別克轎車內裝一模一樣甚至能組合分拆的正、副駕駛座椅、劇終前在motel與姨丈談判時女上男下親密的遐想體態,或是暗示姨丈想拍裸照的地下室等,女主角的詮釋始終像是緊握著方向盤,掌控著主導權,抗拒成人世界的「污染」。全劇精準變換的動作技巧,以及自信而俐落的節奏,充分展現了一種不馴的氣質。在這齣戲裡,男人似乎佔不了女人一點便宜。

原作設定的故事背景在六○年代美國馬里蘭州,顯然地,本劇劇組也花了一番心力將背景盡量地中性化;三個歌隊成員不是詮釋刻板典型的演員,而是溫暖寬和的旁觀者,又像是日本宮崎駿卡通裡亦正亦邪的自然精靈,掙脫了原劇相當深掘的美國文化脈絡。演員林子恆雖然年紀不及姨丈這個角色的設定年齡,也難十足詮釋一個退役、酗酒和曾遭長輩性侵的墮落男人,但在角色心情的幽微處,已能以內斂的技巧傳達某種溫情與猥瑣;特別是劇末衝動跪地向小小求婚的那場戲。

這批出奇制勝的創作兵團,幾乎已能靈活運用熟稔的技巧與劇場媒介,包括台詞與身體,我處處能讀出他們的耕耘和努力。這是一場猶若危險駕駛的人生寓言,在人工打造的戶外空間和出入敘事與疏離的表演下,整體呈現近乎高度自制,讓人不願吝於給予掌聲。只是,總希望期待來年時間和經驗的洗鍊,能讓年輕的表演者體會「失控」顯露的瑕疵,也是一種動人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