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WeArt表演藝術平台
時間:2013/04/20 14:30
地點:臺南市B.B.ART

文  戴君安

繼匯舞集之後,2013臺南藝術節「城市舞台」系列在B.B.ART的第二場舞蹈節目,由WeArt表演藝術平台接棒演出。這個年輕團體由董桂汝帶領南北會串的舞蹈人和音樂人共組而成,已經在南部地區發表過數場演出作品,對於帶動臺南市民眾走進特殊空間,參與或觀賞即興演出的活動,也算得上小有功勞。原以為這會是場呈現進行中作品(work in progress)的演出,但從整體架構看來,它應是個完成品。

一進入B.B.ART,樂團成員早就散聚在最後側的實驗劇場,引領觀賞者聚集的目光。他們使用的樂器包含大提琴、中國笛、電子吉他及非洲鼓,本以為會是樂團成員的劉俊德倒是成了這一場的舞者,而演奏電吉他的董書伯也加入了即興吟唱及他的創作歌曲《我們總是脆弱的》。在大提琴演奏德國作曲家帕赫貝爾(Johann Pachelbel)的《卡農》(Canon或Kanon)樂聲中,舞者一一從磚瓦外露的石牆內走進實驗劇場,開啟這40分鐘一氣呵成的結構式即興演出。雖然一開始演奏的是眾人孰悉的音樂,但這個由各種中西樂器組合的樂團,很快便破規去格,自造音籟,進入音樂與舞蹈同步進行的即興對話。

所有演出人員身著各色卡其褲,以不同顏色的T-shirt呈現彩虹的概念。舞蹈的即興結構,主要建立在動線、組合與口述話語,其餘的部分除了舞者各自的單獨即興,也有雙人及小組或不規則型態,亦或跟著音樂的變化而自行更替動向。舞者中,除了董桂汝和李佩璇是臺南的在地人外,劉俊德、陳代樾及黃于芬,都是來自台北的舞者,其中劉俊德也是卡到音即興樂團的成員,主要演奏的樂器是古箏。這樣的組合,讓臺南市的觀眾看到清新的臉孔與身體,也看到不同於其他在地舞團的表演方式。

舞蹈即興進行約20分鐘後,舞者們開始各自念出一段台詞,雖然每人說的話,並無直接相關的串聯,但是可以聽到在他們的言詞間,都透露著對環境的關懷、對人群的關心、對生命的關愛,更顯示對自然環境議題的關注,包括核能發電與東海岸的開發問題。在這段喊話似的台詞結束後,舞者們又回到一陣純然肢體即興的框架,最後再藉著音樂的引導,一個個從前廳舞回實驗劇場,再各自隱沒入石牆中。

由於這一場的觀賞動線,可自由選擇待在前廳、大廳或中庭的紅色貼布外的區塊,因此我選擇在中庭的天井下觀賞。從眼前經過的流動肢體,就像是在這午後時刻看到了移動的彩虹,這景象和無意間仰頭望見在天井外的藍天白雲,產生相互輝映的趣味意境。這驚豔的一刻是B.B.ART刻意保留的天井,為這場演出製造的意外效果,而老屋的牆面、梁柱及吧檯,也都成了舞者發力的基點。

今日的觀眾和上週相較,有些熟悉的面孔,也有些不同的族群,顯見願意走進特殊空間觀賞舞蹈演出的民眾,有持續累增的跡象。午後的古都,彷彿從休眠中甦醒,看到了人群跟著不同的彩虹行走,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