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如果兒童劇團
時間:2013/05/25 14:30
地點: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文  林君如(台南大學戲劇創作與應用學系碩士生)

鑼鼓喧天的舞獅、焚香祝禱的男女、幻化成人的狐仙、趨毒避邪的艾草、齊聚一堂的壽宴,從古至今多少的東方印象,皆在「狐說」的「八道」中一一呈現。

五年前胡小二告訴我們「小聰明不是真智慧」、馬老咬讓我們了解「武功越高、責任越大」、呆虎讓我們知道「因材施教、知人善任」,三者傳遞著「正心、正念、正義」的真諦,與孔子所說的「知、仁、勇」相互輝映著。《東方夜譚》一個個正氣凜然的鄉野傳奇,再現了傳統的俠義精神與東方傳統的價值。其中說書人這個極具東方意象的角色,穿越時空,以說故事的方式串起這三個故事,古今交錯,時而與故事中的人物對話,時而與台下孩子互動,活靈活現的表演,頗具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但爾後在劇末卻僅以「劇中人物都在生活中」的說法將整齣戲的連貫性一筆帶過,雖然值得讓孩子細細品味,但是否過於理所當然了些?,若是要服膺東方文化的精髓,是否還有哪些遺珠之憾呢?

因此,延續初衷,《東方夜譚Ⅱ─狐說八道》開宗明義就昭告天下,其「重現都市叢林遺失的俠義精神 ,給孩子最好的品格教育」的願景,事實上,細看劇中柱子的「禮」、龍將軍的「義」、李十郎的「廉」與仇偉恩的「恥」,無一不是東方思想中的核心價值。然而除了具象的文化象徵印象、教條中的文化意涵,生活中的文化不也應該包含了精神層面嗎?所以老天爺是不是也該講道理,祥子媽最後不也把祥子救活了、沒有人性也無心的仇偉恩不也放下屠刀改過向善了、甚至連原是袖手旁觀的狐仙最後也出手扭轉乾坤,或許世事不總是那麼絕對,解開命運才能真正創造圓滿結局。然而,同時「前世今生的因果緣分」與「太極陰陽的和諧圓滿」也若隱若現地貫穿全劇,儒釋道三教在劇場上默默地合一了!在這充滿東方哲思的人生寓言中,當然也有著某些對於傳統價值觀的挑戰,萬事都是天注定嗎?

為了讓孩子踏出早已習慣的西方文化思維,進入博大精深的東方世界,編劇除試圖在劇中保留中國根本的語言和習俗外,更巧妙地在中間搭起了一座名為「家」的橋梁,不管是穆老爺與月桂之間彰顯傳統父權的父女之情、龍將軍與老太爺之間以國為重的父子之情、祥子媽與祥阿子之間不向命運低頭的母女之情、還是仇偉恩與孩子久別重逢的父子之情,在在都顯示了「家」對於中國人的重要。尤其是月桂斗膽挑戰穆老爺的權威,勇敢說出下嫁桂子想法此時;老太爺在龍將軍出征前,告訴他該做去做之際;祥子媽不怕危險、鍥而不捨懇求胡大娘救救祥阿子之時;仇偉恩在找到自己失散多年的兒子後,毅然決然金盆洗手此刻,種種都顯示了家人之間的「愛」。這種「愛」並不受制於時空或文化的不同而有所改變,所以對於孩子來說,那轉轉轉、變變變的複雜情節早已不是重點,重要的是他已看見了「親情」,這個離他最近,而且是立基於中國,這個重視「家」的東方文化上的普世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