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奇巧劇團
時間:2015/01/25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張靜宜(社會人士)

熱鬧、詼諧、打破框架,是欣賞奇巧劇團演出的一貫感想,然這部以宗教為載體卻非傳道弘法的「宗教狂想曲」,以實驗劇的規格搬演,究竟會呈現出何種樣貌?

觀眾進場時已然開始播放的佛歌,仿若風景區歡迎遊客的音樂,揭櫫了這趟神佛度假之旅,在場觀眾都將被迫一起前往孤島,在Smith、阿難、Yes、苦哈哈及飲料吧老闆之外,成為隱形的第六人;觀劇「他者」在此時被巧妙納入度假成員當中,即使「被迫」聽來像是負面的形容詞,但以阿難所代表現代人難以放鬆的形象來看,有時的確必須被迫處在相對封閉的環境,方能體會假期的樂趣。

編劇開宗明義表示僅想分享一個感悟:你以為的東西,可能並不是你以為的那個樣子。劇中隨處可見闡述此意旨的符號,如炸彈(或排球)的「能指(signifier)/炸彈」與「所指(signified)/執念」,或青椒的「食物(BBQ)/佛、法象徵(救了阿難)」,反覆操作加強意象,最後再以「可能是這個東西也可能不是」打破符號所指涉的意涵。不過,這齣戲最有趣之處並非在於「創造vs.破壞」的過程,反而是劇名早已大剌剌書寫的「可能」二字:可能神佛真會度假,可能只是瘋人院的故事,可能你我都被騙了九十分鐘,也可能了悟人生;於是一百多位觀眾就有一百多種「可能」,觀眾以自身視角解構原作,創造出第二文本,專屬每一個體的度化於焉誕生。

一向在奇巧劇團作品裡舉足輕重的音樂,此番於《我可能不會度化你》劇中,扮演的角色更為吃重,循序所出現的曲式轉變及節奏快慢變化,可看出編導劉建幗在創作時已將音樂設計為劇情結構的一環,讓其擔任戲劇節奏掌控的要角,透過演員質感各異的聲音表演,不同唱腔及曲風相互交融,成果極為出色。過場時由豫劇皇后王海玲所演唱的佛歌,更是串起全劇主旨的精髓所在。該劇團一直以來擅於玩耍各種元素,有時膽大到讓人捏一把冷汗之際卻見其輕巧地跨過險境,又是一個令人驚艷的嘗試出現。這些嘗試是奇巧劇團所發展出的獨特美學形式,與其以跨界融合名之,不如說仍處於未定型的成長階段,看得出戲曲是該劇團的核心,如何演繹則為每回立下的突破界線,且不論嘗試成功與否,至少以本劇而言,劇場內的即時回饋,顯示大多數觀眾對劇團的用心仍是肯定的。

相較於燈光、音樂、服裝甚至是表演方式等元素,本劇的舞美與劇情結構反而顯得相對簡單,單純的「沙丘」與「度假行為」,散發出如公路電影般的孤立與疏離感,而這趟度假之旅,亦如一上路便猛踩油門不再煞車的駕駛過程,直至失速前唱誦「瘋言」達到劇情高潮,再歸於平靜,全劇在汽笛聲響與佛陀質問中嘎然而止,仍在孤島的觀眾,不免也跟著思考,究竟要選擇上岸?還是下海?

本劇在玩轉音樂方面實驗精神甚佳,然聽覺被滿足的同時,視覺則顯得侷促;偌大沙丘對場面調度既是助益也是阻礙,身兼編導的劉建幗首次進行實驗劇場創作,對小劇場的畫面掌握度略顯生澀,期待在經驗積累後,奇巧劇團能在未來端出更多面向且更為成熟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