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沐光實驗劇場
時間:2016/02/14 14:30
地點: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文 林貞言(臺藝大戲劇系演藝術研究所)

夢想,是個遙不可及?又或是一場美麗的人生邂逅?虛幻與真實?

超現實主義透過直覺及潛意識去挑戰人的心理層面到現實觀,能否解讀這場「夢」為核心的演出?透過舞者的動作、道具、劇情內容來去看待一種純粹心靈的自動作用,以及利用音樂及影像的串聯反應人類內心與想法,透過這些媒介告訴觀者並傳遞某種訊息符號。

沐光實驗劇場透過舞蹈結合其他素材來呈現主題,如同標題一般,以「夢與夢想」為主軸發展,先從四面八方響起長達一分多鐘的鬧鐘聲,以慣用的白底白幕,加上三台配合鬧鐘聲而跳動螢幕畫面的老舊電視,用此為第一場景揭開序幕,讓觀者進入這似夢非夢的敘事方式。接著透過聲音播放素人對於夢想的看法,又或是夢的經歷,配合影像告訴觀者他及她在夢裡所經歷的,以此表達這齣戲所要讓觀者去思考的-夢跟夢想到底有什麼關聯性。除此之外,使用四段影片(老人、小孩、病人、死亡)利用四條白色垂幕與舞蹈結合,表達人生必經路程「生老病死」的概念,呼應人生到底要追求什麼。

表演的過程中除了舞蹈者之外,有一位說書人串場,透過她串連起整場戲,並在節目單中看到這整個過程以顏色來分幕,從第一幕:「白」,如同白日夢般進入夢鄉,讓觀者在夢與真實中去交錯出自己的故事;以每幕所要表達發生的故事內容用「顏色」本身所代表的意涵來去劃分,並利用香氛營造出所要的氛圍,舉例說明就像「粉紅色」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代表戀愛,也可能是少女情懷,然而在此對於表演者而言,是朵玫瑰花,因此影像、服裝、舞蹈動作都呈現出玫瑰花盛開的樣子,去引申所要傳遞出希望的訊息,不僅如此,利用香氛讓觀者的嗅覺也聞到淡淡的玫瑰味,只為呈現出更真實的感受。

沐光實驗劇場原創《夢•想日記》透過一群有「信仰」的人,使用素人題材增添真實性,並把夢跟夢想分開,主要是在確認,這到底是否為真實,然而,在超現實主義眼中,這所謂的真實與否解答似乎已不那麼重要,然而對於一群有信仰的表演者,所要帶給觀眾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結論,是如夢一般,讓觀者進入另一個階段,還是利用夢的不真實去引發種種的因素;又或是選擇對於邏輯、有序的經驗記憶毫無基礎的現象中,去表達人的心理世界並將現實與本能、潛意識與夢的經驗去做結合傳遞一些訊號,如同說書人口中不斷出現的「祂/他/她/它/牠」,到底是神?是人?是鬼?就看觀者如何解讀。

最後,「人生如夢」這一場夢要如何演下去,單憑自己所努力的就都能達成?所追求的能否繼續下去?夢的虛無,說再多也枉然;單憑一句「有夢最美,築夢踏實」足以喚醒做夢的人,卻也給了人一絲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