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當代傳奇劇場
時間:2016/3/25 19:30
地點:國家戲劇院

文 林子惠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碩士班)

莎士比亞的劇作一直以來都是國內外劇團搬演或改編的題材,形式上例如彼得布魯克(Peter Brook)經典的簡約風格,又或者是國內台南人劇團搬演《哈姆雷》的現代科技感。而當代傳奇劇場自1986年創團以來,便展開了一系列以京劇出發的跨文化之作,尤其從創團作品《慾望城國》(改編自《馬克白》)開始,一系列改編自莎士比亞的作品陸續誕生,這段吳興國與莎士比亞相遇與相識的過程,在當代傳奇創團三十周年與莎翁冥誕四百年的今日,以《仲夏夜之夢》這齣愛情喜劇祝賀這個盛典,吳興國與林秀偉也鸞鳳和鳴攜手編導,還有創作風格多元的音樂設計王希文,同時也是指揮,演前五分鐘奏出傳統樂曲〈花好月圓〉,燈光美氣氛佳,觀眾以輕鬆的心情期待開演,但台上的各路演員們卻不能輕鬆以對,因為這次演的可是「音樂劇」!

京劇與音樂劇,兩者都是綜合藝術,京劇有唱念作打,分行當,音樂劇演員也需受各類舞蹈訓練,並且唱法也因角色而異,兩者功能幾乎相同,但京劇與音樂劇搓揉在一塊兒時,對演員來說,尤其何蜜雅(孔玥慈飾)與海倫娜(黃若琳飾),轉換唱法時差異甚大,不論是音量與詮釋方面,雖有專業老師指導,但短時間的調整與訓練,可能也敵不過長久以來的聲音記憶。帕克(張逸軍飾)也是《仲夏夜之夢》的靈魂角色,不論是綢吊、跳跳球或是直排輪,張逸軍的歷練與活潑奔放的本質,完全顯現在這個頑皮的角色中,帕克的音量在為顯神秘感之下,虛幻之感若拿捏不好,怕是成虛弱,但帕克在中場時刻帶來不少歡笑聲,似乎很遙遠的魔幻精靈,真實地與觀眾互動,不論男女老少,甚至互相不認識的觀眾,也因帕克而彼此微笑,除了劇中著了迷的愛情,帕克誤打誤撞的惡作劇,也意外將陌生的人們連結。

而吳興國(飾 王爺/仙王)與魏海敏(飾 王妃/仙后)畢竟在唱功上還是了得,但優美的音樂旋律下唱出的和聲,因唱法與音色的不同,結果就會如歌詞所說「今夜我真的孤獨了」兩人的詮釋也成為兩條平行線。整體來說,整齣劇的音樂有從傳統漸走向現代的變化,鑼鼓點與亮相,到海倫娜的清唱,中西合併的樂團編制下,沒有京胡,二胡與小提琴成為了京劇與音樂劇的橋樑,沒有鼓佬,指揮才是最大咖,演員與樂師關係因此改變。

舞台從傳統戲台的上下場門,變成魔幻般的精靈世界,變動性大卻不複雜,簍空的圓形,可以是月亮,也可成就小王子或仙后出現時的神祕感,最後戲班的戲中戲,發揮空間略小,若能更靠近下舞台,觀眾更能感受到戲班之可笑與可愛,尤其戲已接近尾聲,戲之長,累積的疲憊感恐因此而增加。

戲服之精緻,並且也有從傳統漸進現代之感,王爺王妃首次登場時京味之濃厚,在最後的婚禮上,簡約的黑與白,十分貴氣,但王妃身後的蝴蝶結卻令人擔心,也看出王妃的不安。演員脫掉戲服,喊出彼此真名,如此突然的舉動,觀眾予以笑聲回應,同時也產生「真假」之混淆,真的是假的,假的也是真的,退去戲服,台上即是「現在」。

當代傳奇劇場三十周年大戲,帶給觀眾的是一齣音樂劇《仲夏夜之夢》,各路演員集合一塊炒,色彩鮮艷端上桌,只怕分不出嚐的是什麼菜,但這個老中青三代大匯演,沒有一個是跑龍套的,主題還是愛情,可以說是年輕人的戲,現代人的劇,人皆有情,看來少了京味也無傷大雅,分類是死的,而當代傳奇不斷嘗試創新,試圖打破一切常規,期待未來,吳興國與莎士比亞這對情侶的愛情火光,能再以何種方式持續延燒?還是一覺醒來,發現只是調皮的帕克亂點鴛鴦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