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江蘇省崑劇院
時間:2012/04/21 19:30
2012/04/22 14:30
地點:台北市中山堂

文 陳彬

建國工程文化藝術基金會舉辦的「2012崑曲.青春說故事:江蘇省崑劇院精采折子戲」,四月廿一日及廿二日在臺北市中山堂演出兩場折子戲,這兩天的演出,沒有開演前製作單位負責人的致詞,也沒有演出後的演員簽名會,回歸到純粹的表演流程,倒也素樸。

兩天演出八個折子戲,七位青年演員都很賣力的演出,每個人都至少有兩折戲,足以看出他們的特長與師承。應該說這年頭還有人願意花時間學崑曲,就該為這項表演藝術深自慶幸,但仍不免想在此吹毛求疵一番。

以掌聲最多的《虎囊彈‧山門》而言,卻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一折戲。首先,根據《與眾曲譜》,本劇劇名應該是《虎囊彈‧山亭》,而不是《虎囊彈‧山門》,有人稱之為〈醉打山門〉。魯智深酒醉練拳,打壞了半山亭,寺中的和尚怕他鬧事,把山門緊閉,魯智深要回寺休息,被拒於門外,他以放火威脅,小和尚才開了門。他又看著哼哈二將不順眼,要拿山門大栓打哼哈二將,最後驚動住持,因他擾亂香火,給他書信一封、白銀十兩,要他去東京大相國寺。本折演到魯智深離寺為止,所唱的曲牌有【點絳唇】、【混江龍】、【油葫蘆】、【天下樂】、【哪叱令】、【鵲踏枝】、【寄生草】、【尾】。

現在的演法,魯智深擺完羅漢的pose還沒回到山門戲就結束了,整折戲被砍掉一半,在剩下的半折戲中還只唱三支曲子,刪去了【混江龍】。飾演魯智深的曹志威很認真也很自得其樂的在台上表演,他單腳獨立十幾分鐘模仿各個羅漢,風靡了全場,但我認為不管這個劇種被稱為崑曲或崑劇,都是以唱念為主,而不是有一半的時間是不發一聲的特技表演。其實他的音質並不適合唱花臉,演趙匡胤都嫌太尖銳,但趙匡胤可歸入「紅生」,身為觀眾也就將就了。而魯智深是花臉,曹志威的音質顯現不出魯智深那豪放、魯莽的特質。

幾位演員都是有師承的,而且從他們的「形似」可以看出他們是很認真的在模仿老師,不過,每個人的條件不同,在老師身上是優點,到了學生身上可能會變成缺點;當然,學生可能自己不知道,這就要靠「明白的」老師,避免條件不同的學生形似自己,在教完戲之後,要從客觀的立場評斷學生的表現。而老師演戲的路子更是必定要傳授的,那麼像〈山亭〉這種戲,就有可能這樣一路傳承下去,再也沒有人知道原貌了。就像現在的年輕觀眾把「『昆』曲」當「『崑』曲」,也不知「洪『升』」應該是「洪『昇』」。目前崑曲舞台上花臉戲本就不多,這一來又被砍了半齣,真是罪過啊!

另一位令我印象深刻的演員是徐思佳,他所演的趙京娘和蘇雲之妻鄭氏是截然不同的人物,我個人比較喜歡鄭氏,趙京娘則失之聒噪,還有觀眾說他像「花癡」。徐思佳兼習正旦和閨門旦,目前閨門旦多如過江之鯽,好的正旦倒不多見,如果能把一些正旦戲好好的學下來,倒不失為一條路徑。

兩天的演出有人念錯台詞,還有人麥克風已經打開竟然在後台喊起嗓來,真讓觀眾嚇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