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舞蹈空間舞團
時間:2017/06/10 14:30
地點:台北市水源劇場

文 馬沁心(台灣藝術大學表演藝術研究所碩士生

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的《反反反》(Three Times Rebel),訴說了所謂為何這世界的規則幾乎都是由男性主導和訂定、現在的社會看待女性的價值觀以及一直無法打破的父權的框架,由科索劇院、荷蘭舞蹈劇場及花舞集劇場共同製作的《反反反》,讓我們以女性的角度去看所謂的性別平等,也讓我們看到性別刻板印象其實並沒有隨著社會的開放而退去。

從開場舞台上的框架,沒有華麗的舞台,而是由舞者將框架塑造成不同的圖形,框架我覺得就有如現在社會將女性限制在一個男性為主導的父權社會,兩位男性的舞者,也更加凸顯了男性的強勢,男女舞者的雙人舞和纏綿,這些背後有很深的符號意義,加上女舞者的自語,訴說著這社會一些所謂女生好像「該有的樣子」,屬於女生的心聲,也讓身為女生的我,舞者的每一段小小的段落或故事,都讓我覺得內心酸酸的,有強大的共鳴,加上音樂雖然是由簡單的人聲和鍵盤樂器及一把大提琴,但我覺得音樂在演出中是不可或缺的。

這位作曲者及擔任現場演奏的雅蜜拉‧羅歐思(Yamila Rios),有時使用電腦音樂,有時拿起麥克風喃喃自語,加上輕微的身體擺動,短短的一句話語反覆著,一直到現在還記得那句詞,直接而不加以修飾,說出了看似社會對女生們的看法,她看似不起眼的站在劇場的角落,卻給了這部作品強大的靈魂,偶而拿起大提琴撥弦、哼唱,一個動機反覆著,藉由現場環境的還繞效果,她隨著音樂搖擺的身體,將劇情透過音樂成為緊緊的連繫。

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一位半裸女子的出現,眾人在他的身上用馬克筆圖畫著,毫無遮掩的無助和孤立,揭開了社會的不公平,和赤裸的殘酷,不是因為她的裸露而驚訝,而是對於舞者她所展現的張力,以及想要逃脫社會現實的慾望,讓女性主義的意識達到了高潮,令人驚豔。

在框架經過不斷的扭曲、組合和變形,不同的組合或許隱藏著所謂社會的變遷和和不斷的改革與堆翻,當一位舞者被架在框架上,被孤立審視著,期待女性的意識能被看到,最後舞者退離,留下了框架,問題或許一直都在,但常常被忽視或是像舞者一度鑽入舞台塑膠地板般的被埋葬,或許編舞家期待藉由藝術表演的媒介,能讓社會能看見問題其實一直都在,期待在未來男女能更尊重平等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