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臺北新劇團
時間:2018/03/11  14:30
地點:台北市政府親子劇場

文 李佳麒(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表演藝術研究所)

傳統戲曲《白蛇傳》是家喻戶曉的神話故事,在臺北新劇團的團長李寶春老師的帶領下,看著這一批優秀的青年演員們,身上練著深厚的京劇底子,走著創新的思維路線。《白蛇傳》略過了(遊湖,借傘)。從(酒變)開始,上半場飾演白素貞的余季柔他是戲曲學院京劇系的高材生,畢業後加入臺北新劇團,專攻武旦。以一個小武旦能撐起上半場的白蛇,有著挑戰的意味。但在酒變段落法海教唆許仙在端陽節用雄黃酒灌醉白素貞。許仙聽信了法海的讒言,在端陽節用藥酒將白素貞灌醉,致使白素貞現出了原形,許仙被嚇死。白蛇與許仙的新婚恩愛纏綿的身段,水袖的捲,繞,單抖袖,双抖袖,及蓋袖,的確看不出是武旦出身。他的嗓音進步的非常大,咬音吐字,字頭,字腹,字尾,須時常要求警惕自己。而在酒變的結尾唱段:「含悲忍淚托故交。為姐仙山把草盜,你護住官人莫辭勞。倘若是為姐回得早,救得官人命一條。倘若是為姐回不了,你把官人的遺體葬荒郊。墳前種上同心草,在墳邊栽上相思樹苗。為姐化作杜鵑鳥,飛到墳前也要哭幾遭」。余季柔這段的唱腔尺寸掌握的非常好。獲得滿堂彩。

為了救活許仙,白素貞冒險去仙山盜取靈芝仙草。(盜仙草)的高潑子唱段及文武場的搭配真是叫人聽了心跳加速沸騰,與二仙童的武打不慌不忙,游刃有餘。(說許)飾演法海的李青峰,將許仙收為弟子,許仙病癒之後,去到金山寺還願,白素貞與青兒為尋許仙駕舟來到金山寺,懇請法海放出許仙。法海不單不放,反召來天兵天將,以此鎮壓白素貞,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白素貞挺著七月的身孕力抗天將,水漫金山,與眾神將進行了殊死的搏鬥。台北新劇團這批青年演員是我目前覺得最有潛力,且持續進步的一群。武戲套套精彩,而急具驚險的「穿九毛」收場。

下半場(斷橋)白蛇由孔玥慈擔綱,白素貞和青兒在經過金山寺激烈的戰鬥後,因白素貞懷孕體力不支,未能取勝。她二人行至斷橋,恰與逃下山來的許仙相遇,白蛇,青蛇痛恨許仙負心,譴責了他,而在斷橋的經典唱段中:你忍心將我來傷,端陽佳節飲雄黃。白蛇對許仙是又氣又恨,在唱腔中唱出了白蛇對許仙的譴責,埋怨,教訓。許仙知錯,心中非常悔恨,最後青蛇和白素貞原諒了許仙,三人一同回家。

(合缽)白素貞由陳娟娟飾演,與許仙經過了磨難,和好如初,白素貞生下一男孩,滿月之時,法海無情,命韋馱用金缽將白素貞鎮住,壓在了雷峰塔下。青兒經過若干年的苦行修煉,約眾水仙來到西湖,推倒了雷峰塔,救出了白素貞。在合缽這一段「小乖乖」唱腔早已被旦行藝術家趙燕霞完整詮釋,兩岸稱之「趙派」。陳娟娟試圖學習模仿唱腔,而且從劇中人物性格出發,突破程式、京崑的界限,塑造了趙派鮮明的藝術形象。唱腔悠揚婉轉,節奏鮮明,她結合個人條件,大膽突破。

在李寶春老師的帶領下,看見了他對青年團員的日常排練要求與戲曲劇目傳承規畫,以及這一批青年團員的熱誠投入,期待臺北新劇團每年的新創作,新思維,新老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