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出:舞蹈空間舞團、 Iván Pérez
時間:2018/03/17 (六)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林修瑜(自由藝術工作者)

身份與關係的建立需要時間,也因著時間而轉變著。從出生到死亡、從單身到家族組織,個人到國家社會、自然環境,甚至整個宇宙的範疇,時間是唯一不變的要素。在觀看時,感受到時間扮演了舉足輕重的角色,舞台上所發生的一切都被時間承載著。或許大膽的假設,編舞家Iván Pérez沒有在作品中對「時間」進行設計,那麼在節目全長約75分鐘的最後幾分鐘,觀者們可能很難被之前表演者們所建立起的關係歷程感到深刻,因為在這段時間裡發生的事情是互相交織而成的,就好像某段生命經驗被放進劇場裡,可想而知那會有多少錯綜複雜的細節互相影響著。

在作品中使用了大量的群體行動,而這個群體建立的前提是每一個獨立個體的加入,從一開始表演者們(舞者及音樂家)走上台,各自選定加入群體的位置開始,直到最後,建立了一段不可分割的群體關係,且同時保有個人及群體意識的存在,並互相牽引著。這也同時考驗著所有表演者,必須打開所有感知,去覺察當下的自己與群體關係,也如同Iván Pérez提到:「《BECOMING》的主題圍繞在流動的身份識別,不斷針對動作與肢體進行檢視才得以成就此作」。特別值得一提的是,音樂家Rutger Zuydervelt和他的聲音在台上的存在,像是某種我們未知的力量參與著這一切。

演出前半場花了一段時間,為了建立起個體之間關係的存在與深度。有趣的是,在表演者們緩慢且單純的運行路線中,燈光與聲音的變化讓整個空間的時間感被看見。燈光由純粹舞台前端一整排的白色日光燈照明,慢慢加入冷色調為主的光線暈染著,給人一種從日常穿越時空的氛圍,而音樂家現場演奏的聲音,從發生在耳邊般清晰的聲響轉變為帶有距離感的回聲,三者之間的連結,讓時空自眼前的現實走到猶如宇宙般偌大。然而,當台上的一切進行到某種程度時,在一瞬間翻轉至另一種極端,舞者們開始改變群聚的速度、移動,燈光轉為暖色調,聲音變得有些日常,一切回到我們熟悉的時空。也許這是一種被設計過的引導,讓觀者藉由觀看,而感受到關係的建立可大可小、可深可淺,一切端看當事者如何去定義個體與群體。

在經過前面漫長的建立過程後,個體間達到了一定程度的緊密連結,當這個生物鏈的任何一環開始異動,外表看似穩固的結構將開始鬆動。在這個轉折點,舞者開始有一些脫離群聚的試探性動作發生,這段時間歷程讓後續崩解的群體回歸個體的意象有跡可循,而重新回歸獨立的狀態卻已無法如當初,藉由舞者們類似漂浮在海上搖曳、翻騰的動作,逐漸地重新連結起新的型態,只是在新的結構中,個體和個體間、個體和群體間,關係不再單純、穩定,而是浮動且不規則的維繫著,就好像某種階級制度與利益關係的抗衡,直到整場演出的最後,雖然看似得到某種制衡所產生的平靜,但現實是……只要時間在走,關係就會持續的變化著。

作品原版為三人舞,而本次由舞蹈空間的十二位舞者(包含原版表演者陳韋云)重新演繹。雖並未親眼看過原版,但藉由作品討論的核心議題,喚起觀者自身文化所帶來的身份問題,而產生共鳴,某程度上也是在提醒觀者,沒有人可以真正置身事外。